听书 - 从镇魂卷开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加入隐部是老爷子在来之前就交代过的事情。

不单是为了获取猎妖师凭证,也是想以此辅助修行,锻炼能力。

要知道再过半个月就是岚阳城内的童生试,陆靖过关后不出意外将留在岚阳城,进入学院进修,学习更多知识的同时准备秀才的考试。

在这样的前提下,陆靖不可能再经常回去跟老爷子一同出任务,而后者早前就说过,陆靖修行的一切支出都将由自己负责。

因此陆靖势必得有正当的收入来源以及锻炼自身,精进修行的途径。

隐部无疑满足了所有条件。

璟部每次征召隐部的人员参与任务,不论结果成败,隐部都会给出相应的酬劳,而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遭遇到的各种情况,无疑也是对自身修行成果的一种锤炼。

“档案建立完毕,陆靖,恭喜你成为隐部的成员之一,请起身向前一步。”

前方灰雾中传来的声音打断陆靖的思考。

按照对方的要求站起身,迈开步子向前。

这一瞬间,陆靖只觉得越过了一层无形的壁障,还没来得及反应,周围原本有些昏沉的环境突然发生改变,刚才所处的狭窄厅堂化作灰雾消散的一干二净。

陆靖这才发现自己刚迈入门槛,而身前才是真正的隐部衙门!

不同于岚阳城的官府,隐部衙门的内部情况显然更接地气一些......说白了,就是简陋。

正门进去的一层便是接待处,厅堂左右靠窗的位置摆放着不少桌椅,此时正有穿着隐部官服的人同修行者相对而坐,谈论着一些事情。

中央位置是一个半月形的柜台,看着像是陆靖之前在幻境中看到的放大版,上边摆放着不少物件,连接着一台打字机的机械鹰隼,不断有写着某些信息的长条铜牌刷新出来的木匣......

大部分都是些陆靖这个乡下土包子从没见过的科技造物。

之前在巷道口看见的那名璟部成员正站在柜台前说着些什么,看上去情绪不太好,动作幅度不小。

柜台后方的情形则是被一堵墙遮掩,只留出两侧的房门和往更高层的阶梯。

很显然,那后边才是隐部衙门的精华所在,只不过不对外展示就是了,这边的正堂只是用来接待民间修行者的,而这些人停留的时间往往只有一小会儿,自然不用装修的太过豪奢。

观察衙门内部景象的同时,陆靖注意到一个端着托盘,直奔自己过来的青年,应该是隐部安排在这的接待员。

“阁下请往这边走,您做为新入职的隐部成员,需要配备一些物件,由我来为您讲解它们的作用。”

走到旁边的空处落座,陆靖看了眼托盘上的东西。

一块令牌,一本小册子,一只站在寻常月饼大小的机械托盘上,栩栩如生的机械雀鸟。

“这是您做为隐部成员的身份令牌,非必要情况下,请勿随意示人。”

青年将有些分量的黄铜令牌交到陆靖手中,紧接着又拿起册子说道,

“这是隐部成员需要遵守的一些条令,您得空记得翻一翻,尤其是最前面的两页,若是触犯上边的条令,您的身份会被立刻剥夺,同时会遭到玄明司的全力追杀。“

陆靖注意到对面这明显只是普通人的青年面对自己说话时脸上不见丝毫畏惧,即便是在谈及这种容易引起反感的条例时也是不卑不亢。

单是这一点,足以证明玄明司的威势,即便是其中的普通职员,依旧敢于直面修行者,完全不用担心自己的态度会不会招来后者的报复。

拇指摩挲着令牌正面与衙门外的异兽一模一样的图案,陆靖的视线转向托盘内的最后一件物品,

“这是什么,总不至于是纪念品吧?”

“信雀,专用于隐部人员间的传讯,由隐部衙门配发给每一位成员,要是出现损坏,我们负责修理,前提是您支付修理费用,现在由我来给您讲解它的用法。”

青年将信雀连同其底部的托盘递给陆靖,开口介绍其功能。

陆靖虽然知道这个时代有些黑科技,但他怎么都没想到隐部衙门居然能开发出这种通讯方式。

信雀分为两部分。

其主体,也就是那只机械雀鸟信用于传讯,它的腹部可以存储特制的纸笔,背部装在的焕汽机以妖油能源驱动,可以支撑信雀快速长途飞行,覆盖整座岚阳府城没有任何问题。

底部的托盘则是承接信雀的装置,其内部可以储存五个不同的信标,每次发送信息前可以先将信标放入信雀头部,那么它就会自动去寻找同信标的托盘。

说的直白些,信标等于电话号码,托盘在内置自身信标的前提下,顶多只能存五个别人的信标,信雀就是信息的收发装置......

别小看这种通讯装置,听着兴许有些繁琐,但它可以应用在城外的荒野,丛林乃至各种野外环境。

对于绝大多数都是民间修行者,没有固定停留区域的隐部成员而言,信雀可以帮他们解决与隐部衙门之间的通讯问题,在执行任务过程中的重要性更是不必多说。

更别提陆靖这种明面上还有正经身份的人。

做为一名即将参加童生试的读书人,陆靖之后肯定得进学院进修。

到时候总不能一有任务隐部就派官差去通知他。

天知道上课上一半,有人突然冲进课堂让陆靖跑去捉妖会引发怎么样的“轰动”。

陆靖也是问了才知道这种信雀目前在市场上根本就没有出售,必须得走官方渠道才能获得。

每一只的制作成本都超过20枚银元,出售价至少得翻三倍,就这还是有价无市,只有他们这些隶属于玄明司的人才能够免费配备信雀。

不过也仅限于使用罢了,这些信雀不仅不属于他们,要是在任务过程中损坏,还得由他们出钱修理,以后若是离职,也得将信雀交还。

不论如何,陆靖对这信雀还是颇为满意的,在青年示范了几次后迅速掌握用法。

只可惜他刚来岚阳城,根本不认识隐部的其他成员,否则今天晚上说不定就可以尝试下在古代给人发短信是种什么感觉,说不得还有机会想想前世的那些表情包轰炸。

“初期的东西只有这么多,您刚加入隐部衙门,需要时间去适应这个身份和相应的设备,手册上的条令也得花时间去记忆,所以隐部在接下来的一周时间内不会给您指派任务......”

青年见陆靖饶有兴致的摆弄着信雀,不由得笑道,只是他话还没说完,表情忽地一滞,看向旁边正朝他们走过来的男人。

“猎妖师?”

浑厚的嗓音在陆靖的身后响起。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