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谁是凶手

听书 - 大周不良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所谓贴加官就是在犯人脸上贴浸湿的纸张。

一层层的加上去,犯人会呼吸越来越困难,直到近乎窒息。

这种时候犯人一般都会招供。

不良人衙门的狱卒都是老手,操作起来信手拈来。

那四名东越剑客一开始还抵死不愿招供,可随着贴到第三层,这些修行者也有些扛不住了。

顶级修行者可以闭息很久,但他们毕竟只是九品武修,在气息控制上并不很出色。

随着贴到第五层,窒息的感觉袭来。

求生的本能使得其中四名剑客心理防线溃散,相继招供。

“我说,我都说。”

冯昊遂抬手示意狱卒揭开润湿的纸张。

“我们是东越国人,此番来到长安是奉命制造混乱,影响曲江诗会的举办。”

曲江诗会?

赵洵愣了一刻。

之前他听妙音楼的姑娘可是提到天子祭天的事宜。

这和曲江诗会有没有关系?

他转向冯昊,发现这位冷酷无情的不良帅也是一脸疑惑。

东越国一直是大周帝国的眼中钉。

历朝天子都想要推平这个弹丸小国,但无奈东越国总能孕育出绝世修行者。

显隆年间更是出现了魏无忌这样的不世出的天才。

显隆帝有所顾忌,这才会将“平越大计”一推再推。

如果说大周帝国要在长安举办武修大会,东越剑客想来搞破坏还可以理解。

但似乎东越国并没有什么出名的文坛圣人啊。

大周帝国在长安城举办曲江诗会关他们什么事?

“你们为何要影响曲江诗会的举办?”

“因为这届曲江诗会有以往不同,据说背后有浩然书院的影子。”

一名剑客说道。

“夺魁者据说可以被收入浩然书院,成为书院入室弟子。”

另一名剑客补充道。

“剑圣说了,大周已经有了一个夫子,不能再出现第二个了。”

闻听此言,不论是冯昊、赵洵亦或是贾兴文都感到震惊不已。

要知道大周帝国虽然文风兴盛,但总体来说是以国子监为首的官学占据主流地位。

浩然书院虽然江湖地位很高,但因为规模小,招收弟子没有规律,全凭夫子个人喜好,故而一直淡在主流文坛圈子外。

但这并不是说浩然书院不重要。

大周帝国的文人都知道夫子乃是文圣,也是世间唯一的一品之上清玄境的强者。

儒家的清玄境,佛陀的金刚境,道家的无为境,武者的破军境,魔教的寂灭境是五大超越品级的存在,也是最接近天的存在。

这种品级的高手对决,往往可以改变一国气运。

所以身为武者破军境的大剑神才会对夫子重新招收弟子感到恐惧的吧?

因为在魏无忌的心底,他这个“天下无敌”也没有对夫子必胜的把握。

要知道,浩然书院已经十年没有向世俗之人打开大门了,夫子也已经十年没有招收新徒了,坊间传闻读书人资质平平,夫子已经不打算再招收门徒。

能够让夫子突然做出改变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有文曲星出现。

文曲星是天生文采过人之辈,若被夫子发现收为弟子再加以点拨,很可能修为急剧提升,最终成为不亚于夫子的强者。

如果说魏无忌忌惮浩然书院,忌惮夫子,自然不愿意看到将来自己会面对两个夫子。

所以才会派人来长安阻止曲江诗会的举办。

“可是这和何御史被杀有什么关系?”

虽然这其中有一些道理,但还是有说不通的地方。

何御史被杀就是最说不通的地方。

“何御史被杀了?”

一名东越剑客愕然。

“这怎么会?”

赵洵见状冷笑道:“事到如今还装什么,你不要跟我说你们跟何御史的死没有关系。”

“当然没有,我们跟何御史是合作关系。”

一名剑客有些无奈的说道:“剑圣说过,何御史可以向朝廷上书,直陈曲江诗会空谈误国,弊端良多。且大周皇帝即将祭天,这个节骨眼上举办曲江诗会,浩然书院一定会出面抢风头。大周朝廷素来对浩然书院不喜,我们希望可以通过此举影响大周朝廷对待曲江诗会的态度。”

赵洵仔细想了想,觉得似乎有些道理。

天子祭天是头等大事,这种时候浩然书院想通过曲江诗会抢风头,皇帝肯定不会答应。可以预见的是只要何御史上书,显隆帝多半会顺水推舟的同意,取消曲江诗会。

只要诗会取消,夫子自然无法公开收徒。夫子虽然是文圣,修为极其强大,但应该也是无法直接从茫茫人海中辨别出文曲星的位置,只能感受到有文曲星的气息在近期出现。

术业有专攻,这玩意是钦天监的神棍们最在行。

夫子如此高傲的人自然不可能低头去求钦天监帮忙,这才会退而求其次从曲江诗会中遴选人才。科举考试的状元未必一定会受到夫子青睐,成为浩然书院的学生,但作出绝世诗词者一定可以被夫子高看一眼。

所以只要影响了曲江诗会的举办,对剑圣魏无忌的威胁就暂时消除了。

可如果这一切推断都成立的话,就是说杀死何御史的另有其人。

一开始贾兴文断定何御史暴毙是妖物所为。后来被赵洵用合理的推断加探访揪出了东越剑客。

但后来证明东越剑客是何御史的盟友,杀死何御史的另有其人。

这案情也太过扑朔迷离了吧?

再这么反转下去,赵洵的心脏可有些受不了。

“我好像听何御史在酒肆提到过魔教…”

另一名东越剑客嘟嘟囔囔道。

“当时大伙儿都喝醉了,我以为何御史说的是醉话。但如果是真的话,此案会不会和魔教有关?”

魔教?

冯昊听到这两个字,眼睛微微眯起。

在长安城最不能提起的就是这两个字。

魔教不同于正统修行方式,乃是强行吸纳天地元气进入体内。

这种修行方式可以大幅减少修行时间,突破品级的速度也会变得很快,但是问题也很明显,修行者的精神很可能会失常。

莫不是何御史跟魔教有什么瓜葛?

朝廷,浩然书院,魔教,东越剑阁…

这么多势力纠葛在一起,赵洵直是觉得有些懵逼。

“好了今天就审到这里。”

冯昊摆了摆手道:“把他们都押下去。”

说罢他转身拂袖而去。

赵洵和贾兴文见状快步跟在身后。

离开大牢回到衙署,冯昊冷冷道:“今日有关魔教之事一个字也不许说出去。”

赵洵与贾兴文一齐抱拳应道。

曲江诗会一月之后就会举办,看样子长安城不会安生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