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从棺材中醒来

听书 - 等我无敌后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紫俞国安庆城,陆家。

幽静而昏暗的房间,四壁爬满了闪着幽幽荧光的紫灵藤。

这些藤类植物的根系非常发达,且韧性十足,向下可以钻到数十米深的岩缝中,向上可以生长至地表,将地表的草木层层缠绕,不断的吸收地下灵矿与灵河中的灵力、天地日月之精华,转化为纯净的灵气,通过花朵和枝叶释放。

无论修行者还是普通人,都非常喜欢这些花木。

夜深人静。

房间中。

负责给少年值夜的侍女昏昏欲睡,打了个哈欠拍拍嘴巴趴桌子上昏睡了过去。

紫灵藤释放的灵气无声无息的流向少年寝室床榻。

睡的跟死过去了般深沉,陆子君仿佛从冬眠中苏醒过来,习惯性抬起左臂放在额头挡光,眯着眼睛醒醒神儿,右手在枕边摸手机,突然感觉哪里不对。

“十六年来女生的嘴都没碰过,床铺哪来的香味。”

陆子君鼻子吸了吸,侧头一看顿时愣住了。

“这帅比特码谁啊!”

看着眼前镜子般明亮的“镜面”中披散着一头乌黑亮丽秀发的玉面帅哥,陆子君摸了摸自己的脸和头发,猛然清醒,一个机灵跳起,头顶传来剧痛。

“嘶!”

“我是谁?”

“我在哪儿?”

陆子君捂着头瘫坐下,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一身白色丝绸衣袍,睡前明明穿的蓝色哆啦A梦睡衣,怎么不在自己宽敞的床上,而是处在一个狭小的空间。

这个空间一端宽一端窄,形状酷似.......

棺材!

水晶棺?

“喔草!”

“爸,妈,爸,妈......”

陆子君目光快速凝聚,转而呆滞,旋即瞬间变的涣散,脑海中风暴一般的惊悚袭来,两腿奋力一蹬,身体本能的往后缩,发疯一般的嘶吼。

平生最怕死人,此时竟然身处棺材内。

“不会是被人活埋了吧?”

“可是跟谁都没有深仇大恨啊!”

陆子君脸色煞白,瞬间浑身汗水直冒,头上汗珠跟雨滴似的往下滚。

“不对。”

陆子君极力冷静下来,从混乱如麻快要爆炸的思绪之中理出一条不知道对自己眼下处境是否有利的“荒谬”线索,想起了自己面目全非的脸和奇怪的穿着打扮,他脑海中冒出一个此时依旧觉得只存在于狗作者们想象中的“词”

穿越!

陆子君艰难的咽了口唾沫,不敢去看自己的脸。

他呼了口气,脖子僵硬向右转动,提起颤抖的手把脸上如墨的长发拨开。

水晶棺壁上映照着陆子君此时的模样。

用小说中的词语形容:

清新俊秀,玉树临风。

只是此时面色煞白,灿若星辰的眼眸之中充满恐慌。

陆子君虽然本就是个俊后生,可这副面貌太帅过头了,帅气逼人了都。

“不可能。”

“这绝对不可能。”

“我一定是还没有睡醒。”

昨晚学数学学到一点多才睡,可能睡太沉了。

在苦逼的学海中,陆子君经常幻想自己穿越到一个不需要高考的世界那该多好,当真发生了这样的事却难以置信,太特码荒诞了。

“一定是没睡醒。”

陆子君嘴里重复念叨,惊恐的神情放松下来,拧着大腿使劲掐。

“嘶!”

“难道,真的穿越了?”

陆子君极力控制草泥马狂奔的情绪,尝试去接受,不让自己再度陷入恐慌。

反正学海无边令人生无可恋,穿越了未必是坏事。

“按照书中看过的,穿越之后应该有原主的记忆才是。”

陆子君再次冷静下来,在脑海中搜寻自己记忆之外的记忆。

顿时一股陌生的记忆如流光般在陆子君脑海中涌现,伴随着一幅幅光怪陆离的画面.......

陆子君,九州东州紫俞帝国庆安城陆家家主陆远山的干儿子,自幼被陆远山收养,虽然被陆远山视为亲儿子、被不是亲姐姐的姐姐视为亲弟弟,依旧没少受家族其他少爷小姐的冷落。

他也是命途多舛,好不容易熬到成人,今天白天成人礼入祖塔受祖宗圣灵洗礼,以为从此要翻身逆袭了,谁料晚上便一命呜呼。

那祖塔中的祖宗圣灵一定有毒。

还是因为陆子君不是陆家血缘,被圣灵反噬了?

这是一个灵气丰饶的世界.......

自由,危险。

原主从小受恶梦折磨,而且每次做的是同一个梦,无论白天晚上,只要一睡着便梦见自己躺在一副水晶棺材中,动不了醒不来,换床换房间都不好使,懂得棺材是死人睡的后没睡过一个好觉,不过习惯了后不舒服倒也不会大惊小怪。

不知道是不是被诅咒了。

“就是这个水晶棺吗?”

“看样子不是梦境,而是真实存在的。”

陆子君眉头轻轻皱起,这也太诡异了,原主到底是被恶梦折磨至死还是祖塔圣灵反噬。

后者还好,陆子君穿越应该化解了,如果是前者,难道要在棺材中睡一辈子。

在此时的陆子君看来,这个世界有太多难以理解的事情和现象。

如果以“存在即合理”的心态看待,那么即便不合理也无需较真,地球上也有些事情和现象难以理解,比如找不到真实场景的海市蜃楼,比如三星堆。

“我特么要怎么才能出去,只能再棺材内等死吗?”

“穿越后被困在棺材中算什么模式的开局?”

“还有......出去后会不会变成粽子?”

一个个问题在陆子君脑海中乱窜。

“这?”

陆子君抓起身体下的布料,不是裹尸布,而是衣服,浅绿色的古装裙子,显然女子的衣服。

“不会是被女鬼抓进来吧!”

陆子君心头一紧,皮肤都要裂开了。

铛!

有什么东西从衣裙中掉落。

清脆的声音吓的紧绷神经的陆子君差点昏过去。

陆子君捡起,是一颗花生米形状和大小的东西,乳白色,很有质感,温润如玉,晶莹剔透,里面隐约可见一个流光溢彩的光团,星云般绚美而神秘。

应该是一块琥珀玉石之类的。

姑且称之为七彩宝玉。

宝玉散发着淡淡的幽香,令人迷醉,水晶棺中香味应该就是这东西散发的。

只是为什么只有女人的衣服没有人,准确说是尸体或尸骨。

陆子君此刻有太多的疑惑,根本无从推测,但他庆幸棺材里只有衣服没有死人,不然刚穿越又要被吓过去。

可话说回来,为什么只有女人的衣服没有人呢?

陆子君里外翻了翻女子衣裙,有外裙有内衫,最里面是一件红色肚兜。

“好香。”

陆子君把肚兜凑鼻子边闻了闻。

幽香的气息竟然让陆子君渐渐忘记了恐惧,默默的捡起掉落的白色丝绸袜子。

难道单身久了真的见了女鬼也不怕吗?

陆子君心里吐槽自己没救了。

“怎么从这个鬼地方出去啊。”

好不容易穿越,一直被控在棺材中出不去不是太惨了吗?

回过神来陆子君敲了敲棺材壁,弯着腰站起肩膀使劲顶棺材盖。

纹丝不动。

“严丝合缝啊。”

陆子君换个位置继续。

折腾了半宿,陆子君汗流浃背了棺材盖动都没动一下,按道理这么小密闭空间氧气早应该耗尽了,陆子君却没有丝毫窒息的感觉,可一直出不去咋整。

不知道是不是氧气不足了,一阵倦意上头,陆子君昏昏沉沉闭上了眼睛。

“少爷,该起床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