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没错就是我了!

听书 - 殿下别这样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看着那位坐在椅子上,正换着贵族长筒袜的漂亮女士,陆易揉了揉脸。

自己是不是应该从床底下爬出去,然后与这位小姐打一声招呼?

这似乎并不是一个好主意,他决定呆在床底下看故事书。

这是一本名为‘奇幻旅行故事’的书,背景是17-18世纪,有魔法、有巫师、有麻瓜、有龙。

书里面讲了许多奇奇怪怪的童话故事。适合当做睡前故事给小孩子们讲一讲。但如果某些无聊的大人,在收拾屋子的时候突然找到了这本书,可能也会带着好奇翻一翻。

然后便穿越进了书中。

陆易便是后者。

他将书翻到了最新的一页。

在这一页中,讲述的东西是‘奥西克丽丝’公主为了摆脱继母巫后的魔爪,躲避到了‘圣橡树皇家魔法学院’寻求庇护,并成为了这里的一名魔法教授。

但巫后的势力依然纠缠不休,绝望的公主在某一天夜里,拿出了她母亲遗留给她的‘命运之书’开始了祈祷,希望有一名王子能够来帮帮她。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后面全是空白,最后的一段话是:

[冥冥之中有人听到了奥西克丽丝的呼唤,他决定...]

[A.进入故事之中成为王子,与公主展开一段不会被国王和巫后认可的爱恨纠葛,然后眼睁睁看着她被嫁到龙族。完成奖励:公主的身子*1、‘悲情绿帽子王子’头衔*1、一本写满可歌可泣的故事的书*1]

[B.吐槽:“什么鬼东西?”完成奖励:???]

看到这里,陆易的脸色有些古怪。

他绝对没有选A。原本这里也没有B选项。

当时他看完这书后,就把书扔到了一边,骂了一句‘什么鬼东西’,然后就上床睡觉了。

醒来之后,他就抱着这本书出现在了这个床底下。

而现在书中多出来的这个B选项,就是自己说的那句‘什么鬼东西’。

‘所以说,我被强行拉入了这个狗血的故事里?我被这本书拉到了故事主角‘奥西克丽丝’的床底下?’

[陆易觉得也许自己再翻翻书就能回去——显然不可能。]

书中突然多了一行旁白,但陆易已经见惯不怪了。

事实上,他发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会被写在这本书里。自己好像已经成为了故事中的一个人物。

[陆易错失了‘公主的身子’,这个世界开始朝着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了...]

[一段新的故事开始了...]

在这段旁白结束之后,眼前的书突然化实为虚,漂浮在了他的身边,又浮现出了新的旁白。

【目前陆易没有身份和名字,所以毫无存在感,他必须尽快寻找到一个身份,让‘命运之书’将他安插到这个世界。否则他将消失。】

【在他眼前,就摆放着最后的一次机会,他决定...】

【A.爬出床来大喊:“没错了就是我了!我是被你召唤而来的王子!吸溜~别换了,我喜欢黑色,快点开始吧!”

完成奖励:奥西克丽丝的大耳瓜子*1、学院守夜人的痛殴*N、暗域黑牢的地铺*1、囚徒们的爱抚*1】

【B.“殿下,床底下我已经打扫完了,还有什么吩咐?”

完成奖励:斯蒂亚嬷嬷的身份证(妖精)*1、妖精的学识*1、随机基础属性+1】

这两个选项都让陆易感到一阵恶寒,尤其是看到第二个的时候,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下面,这才松了一口气。

陆易有些明白了,并不是说他现在就成为了斯蒂亚嬷嬷,而是要看他以何种方式将自己插入这个‘故事’中。一旦选择后,便会获得相应的身份与知识。

看起来好像只能二选一。

陆易狠狠地揉了揉脸。

选了A后他穿越者的身份必定会在牢狱中暴露,结果就是被囚徒们收拾之后,再被送上巫师的试验台。

选择B的话,就相当于练了葵花宝典。

他怀疑这个系统是不是在故意搞他。

这两个选项,一个是没前面,一个是没后面。

他都不想选。

‘世界已经朝着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了...’陆易心中呢喃了一会,思考了起来:‘之前能突然多出来一个B选项,那么现在为什么不能多出来一个C呢?’

他有一个想法,决定赌一把,从床底下爬了出来。

奥西克丽丝此时正衣柜前,看着那满满的衣服皱着眉头,似乎在纠结今天该穿什么衣服——那柜子里的衣服各式各样的,都非常的时尚。女巫服也都花样繁多。似乎这并不是欧洲的古代,而是一个与欧洲相似的平行世界。

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东西,奥西克丽丝有些疑惑的回头看了一眼,紧张的叫到:“是谁?!”

但她看了半天却没有发现人,似乎是发现床上有些灰尘,奥西克丽丝皱了皱眉头,走了过去,整理了一下床单。

陆易让开了身子,眼睁睁的看到奥西克丽丝就在他面前整理起了床单,完事之后,还掸了掸刚刚被陆易坐着的地方。

这一幕,让陆易脸色古怪了起来。

‘看来我的确没有存在感。我就站在她眼前,但她却视而不见。’

看着那个撅着屁股整理床铺的漂亮女士,陆易摸着下巴思考了起来。

刚刚在奥西克丽丝问‘是谁’的时候,陆易眼前出现了选项——还是那个一定会进监狱的‘王子’。

这肯定是不能选的。陆易进行起了更多的尝试,想要触发一个C选项。

他最开始来回走动,后来甚至故意触摸一些东西,但奥西克丽丝一直没有反应。直到陆易打算走出房间的时候,才突然听到了身后的一段低声的哭泣。

“是斯蒂亚嬷嬷吗?你是真实存在的对吗?我知道,你就在房间,不要离开我好吗?”

斯蒂亚嬷嬷的选项出现在了陆易的眼前,陆易摇了摇头,停下了脚步。

他没法离开这个房间。

叹了一口气,陆易找了一个椅子坐了下来,翻起了故事书。

也许是因为陆易没有回答,也许是因为陆易没有离开房间,奥西克丽丝在哭了一会后,摇了摇头自言自语了起来:

“我真傻,还在相信妈妈在小时候为我讲得童话故事...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守护小精灵...也没有‘他’会来帮我...”

平复了一下情绪后,奥西克丽丝擦干了眼泪,重新打起精神。

她来到了柜之前换起了衣服,今天是自己决定未来命运的重要的日子,‘母后’一定会想尽办法让自己出丑。她不能再像一个小女孩那样哭了。她要以最完美的姿态,来迎接今天的这场‘演出’。

哪怕是失败了,要嫁给那些龙,她也是索伦多王国的公主。

另外一边,陆易在皱着眉头翻了翻故事书后,也发现了一些问题了。

‘故事书’真实的名字为‘命运之书’,被奥西克丽丝召唤而出——在那绝望之中,她心中衍生出了最后一份希望,希望改变自己的命运,由此与命运之书产生了共鸣。

而外乡人陆易,便是由这本书召唤而来。他是最符合奥西克丽丝想象的人——条件有很多,比如某年某月出生、什么星座之类的等等小姑娘的各种幻想。

当然,不同的世界的纪年、黄道、星座都是不一样的,因此这些条件最终只变成了一个——高大英俊。

于是陆易便被选中了。

现在,因为陆易拒绝了那个‘悲情绿帽子王子’的身份,选择了一个不存在的B选项,所以他以一个未知的身份,出现在了这个世界。

而故事书现在认为,当前有理由出现在这个房间的,除了小偷就是那个不存在的斯蒂亚嬷嬷,因此故事书就一直尝试将陆易定义为这两个角色。

‘该怎样打破旁白给我安排的身份?被系统摆布命运可没什么意思。’陆易皱着眉头思考起了书中此前提到的两个词:

1.‘找一个身份’;2.‘安插到这个世界’。

外面突然下起了小雨,奥西克丽丝跑到了阳台,拿进来了几件衣服。

那些衣服都是奥西克丽丝自己洗的,而且好像还有几件略小一些的巫师服装,看起来好像是学院的女生校服。

叠了叠校服后,奥西克丽丝坐回了梳妆台前梳起了她的长发。

此时,一个十六七岁,女巫打扮的漂亮女孩推门走进了卧室,从奥西克丽丝的背后抱住了她。

“别闹,海伦。”奥西克丽丝掰开了海伦的手,转过头来:“复习好功课了吗?如果你今天通不过巫师考核,我一定会打你板子!”

海伦吐了吐舌头,她接过了奥西克丽丝的梳子,为姐姐梳理起了头发:“放心吧,姐姐。我准备得可好了,这一次的巫师考核,我肯定能过的。”

“但愿吧。”奥西克丽丝看着镜子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这一次‘黛尔菲尼娅’陛下会不会用这个机会故意为难我...”

听到这话,海伦的手微微一僵:“她,她不是说允许你在学院教书的吗?”

“这场考核是你们的巫师考核,也是我的教学考核。”奥西克丽丝摇了摇头。

如果这次学生们考核,成绩不够优秀,那么奥西克丽丝就必须结束自己的教授生涯,按照父亲和继母的安排,嫁给某位外族,成为政治的牺牲品。

也许是兽人,也许是龙族...都一样。

奥西克丽丝面色有些哀愁的说道:“往常来说,只要考核者表现的还算可以,我的教学成绩就可以拿到‘合格’,但今年我的教学成绩,必须是‘优’,所以我的学生中必须有两人拿到80分以上,又或者有一个人击败‘镜中人’拿到满分。”

这话让海伦也有些哀愁,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海伦,咱们这次参与考核的人太少了。”奥西克丽丝皱着眉头问了起来:“超过6年的学者,还有谁能升格‘大学士’?能请来吗?只要表现得差不多就好,咱们现在才12个人,太少了”

“姐姐,不是12个人了,许多人都请假了...”海伦小声说道。

“又有人请假了?”奥西克丽丝抿了抿嘴:“现在还剩多少人?”

“算上我,三、三...不是四个啊,别拉我啊。”海伦甩了甩肩膀。

“你在和谁说话?”奥西克丽丝奇怪的说道。

“路易,奥西克丽丝殿下。我叫路易。海伦小姐在和我说话。她把我忘了,这次咱们是4个人考核。”

猛然之间,海伦与奥西克丽丝都回过了头,隐约间看到了一个人,但那人却是模模糊糊的。

“路易?”奥西克丽丝疑惑的皱起了眉头。

路易猛然抬起了头,他已经在屋子里说了好多话,做了好多事了。他现在正在做着最后的尝试——穿上海伦的校服,遮挡住自己现代人的衣服,扮演一名学生。这一次,在他拍海伦的时候终于有反应了。

“对,路易!我是路易,人类男性!海伦的好朋友,总被奥西克丽丝老师忘掉的那个学生!”路易看着旁白大声的说道,而随着他的话语,一个名为‘路易’的人正在故事书渐渐被描述出来。

此时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尝试:“我在圣橡树深造的时间已经超过6年,我精通世界上所有的魔咒与所有语言,并有着能一眼学会任何魔咒的本领,我是一名强大的且年轻的巫师...”

在这刹那之间,许许多多的旁白填补了此前书中空白的区域,渐渐将‘路易’这个人描述了出来。

猛然之间,房间中海伦两人的脑中恍然想起了一些记忆。

路易脑中,也突然多了许许多多的知识!

【获得头衔——禁断大学士】

此时海伦与奥西克丽丝浑身一抖,诧然回过了头来,看向了那个毫无存在感的学徒。

这个原本分不清男女甚至面容的人,在她们眼中突然变成了一位英俊高大、二十岁出头的男子。不过发色与面相,不像是索伦多人。而且还穿着海伦的巫师服...

对了,他叫路易。

是个书呆子,爱吹牛,还喜欢进别人的房间、穿别人的衣服...

海伦脸色怪异的看了看眼前的路易,又看了看正在梳妆打扮的表姐,一脸通红的吐了吐舌头:“抱歉姐姐。我进来后忘关门了,他又偷偷进来了...”

路易一脸懵逼。

奥西克丽丝惊呆在了当场,她看着镜中自己的样子,呀的一声拿起衣服捂住了上身,嗔怒的说道:“路易!你太没有礼貌了!怎么能在一位女士梳妆时进入她的房间!”

...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