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福缘深厚小师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神州地界有仙山,仙山深处有仙门。

青玄宗是正统修仙宗门,山门钟灵毓秀,门内良师高徒,气氛一片祥和……

“大师姐,您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

“大师姐,小师弟太不像话了!”

“大师姐,小师弟又偷我仙草!”

“大师姐,已经过去半年了,该让小师弟下山去了!”

若不是新一代年轻弟子口中的小师弟姜小白平日为祸宗门,惹得众弟子齐聚大师姐曲云溪屋前声讨,宗门气氛还算是祥和的……

“大师姐,小师弟偷看我洗澡!”

青玄宗一女弟子此话一出,众弟子全部噤了声,齐齐看向她。

修仙门派弟子多是容貌清秀,身材窈窕,这个女弟子身材样貌皆一流,但若说小师弟姜小白会偷看洗澡,在场众弟子是不信的。

姜小白平时偷鸡摸狗但无伤大雅的事常做,却绝不会触犯宗门清规。

如果真的偷看了坏了她的清白,依门规小师弟姜小白或是与该女弟子结成道侣双修,或是会被逐出宗门。

大师姐曲云溪勃然大怒:“唤姜小白来对质!”

其中一女弟子排众而出,飘然飞去寻找姜小白。心中犹自暗恼:“小师弟咋就如此无眼光,要看也看我啊。”

没过多久,众弟子却见那去寻小师弟的女弟子嘤嘤泣泣地跑来,口中哭诉:“兔兔,小师弟偷抓了我的灵兔,在后山烤了吃掉了!”

又是一场大哭。

曲云溪脸若寒冰:“姜小白人呢?”

“哎,人在呢,人在呢!”

人未至,清脆的声音先在众人耳边响起。

姜小白虽然长得眉清目秀,却喜欢躬着身子走路,原本身材就不高,以至于给人很猥琐的感觉。

光听声音很难把他的形象结合起来。

曲云溪看着姜小白佝身偻背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把身板挺直了,像什么样子!”

“哎,哎!”说话间姜小白挺直了腰,整个人的气质焕然一新,众弟子心中赞叹不已,好一个翩翩佳公子。

曲云溪神色肃穆,指着刚才那名女弟子问姜小白:“你可曾偷看她洗澡?”

“没!”姜小白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昨日后山山涧,我看四周无人本想脱了衣服在水中嬉戏。你,你突然从水中窜了出来……”女弟子又羞又恼,脸色都绯红了。

姜小白一脸委屈:“诸位师兄师姐都知道我偏喜五行遁术,昨日我先于后山山涧修炼水遁之术,没想到师姐会来水中嬉戏啊。”

一众弟子思索:对啊,此事有个先后顺序,若是姜小白先在水中,不存在故意偷看她洗澡一说。

更有女弟子心想:“莫不是她瞧见了小白师弟在修水遁之术,故意入水栽赃,好与小白师弟结成道侣?呸,真无耻!”

曲云溪原本入寒冰一般的脸也缓和了下来,看来是认同了小师弟姜小白的话。

唯有那女弟子掩面遮羞,飞身离去。

“前日我修习御剑之术,你突然从半空之中显出身来与我撞在一起,若不是二师兄出手相救,我必坠崖而伤!”有一男弟子悲愤怒责。

“凑巧在练习风遁术,被你撞出了身形。”

风从木,姜小白修的还是五行遁术。

男弟子一想,这么说来错的是我?

“昨晚我的炼丹炉突然炸裂,你从火中窜出,总不能说是我的丹炉影响了你吧?”一个被火烧焦了半边头发,形象狼狈的师兄指着姜小白问。

“练习火遁术岔了方向,毁了师兄的炼丹炉,实在抱歉。师弟愿赔一个五十年火候的炼丹炉给师兄。”姜小白心中愧疚,非常诚恳地握着师兄的手。

那师兄心中计算,损了一个二十年火候的炼丹炉,得到个五十年火候的,这笔算是大赚。

可是他从不想这五十年火候的炼丹炉,放在别处宗门都是个稀罕物,小师弟能不能拿得出来。

反正只要小师弟答应了,就一定会有。

至于身上被火烧焦的形象修仙之人随时可恢复,故意留着这个样子本就是来讨债时卖惨的。

又有一人挺身而出:“昨日深夜我正在打坐练气,你突然从我影子中坐起……”

“影遁之术,愿赔凝神丹十枚。”

凝神丹?好东西啊!

姜小白又看着旁边一个绑着胳膊的师兄:“金遁术,愿赔凝神丹十五枚。”

好嘛,五行遁术全有了。

旁边失了灵兔的小师姐止了抽泣,用衣袖抹着眼泪:“兔兔,我的兔兔呢?”

“祭炼五脏庙……”

小师姐仔细想了好一会终于想明白了祭炼五脏庙不是祭炼什么法宝之后,又嘤嘤泣泣开始掉眼泪。

姜小白无奈只好宽慰:“你那灵兔只是普通的没有灵智的兔子,等我下山给你去捉一只开了灵智的。”

下山?

还围在周围的众弟子听到这个词,纷纷点头,对啊,我们围在大师姐这里,不就是要让小师弟下山吗!

“大师姐,小师弟该下山了!”

“大师姐,三日后的下山历练名额,必须留一个给小师弟!”

曲云溪摆起了大师姐的威严一锤定音:“好,我一定向师尊禀明,三日后下山名额必留一个给小师弟。”

青玄宗众弟子终于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志得意满地离开了。

姜小白的这些师兄师姐们,如此执着地想要他们的小师弟下山,并不单单因为姜小白平日在宗门之内胡搞瞎搞。

更重要的原因,是姜小白有一个宗门几乎所有人都认同的评价:福缘深厚小师弟。

他们的小师弟眼光忒毒辣了!

姜小白每次下山历练,总能“捡”回一些好东西。

什么飞剑啊,法宝啊,仙草啊……

半年前下山历练,姜小白居然骑了头风生兽回来。

这种神兽,就是青玄宗当代宗主,姜小白的师父玉清子遇见,也得好好计较一番才能降服。

现在这风生兽,已经成了玉清子最引以为豪的坐骑了。

每次会友少不得骑出去炫耀一番。

而姜小白每次捡回好东西也不藏私,大多分给了宗门的师兄师姐们。

所以尽管姜小白在宗门内惹是生非,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他瞎搞。

姜小白吧唧着嘴巴,看着离去的一众师兄师姐,估摸着他们最近一段时间应该是修为涨了,飞剑、法宝要更新换代,或者炼丹少了一些山门内没有的仙草了。

或者是上次带回来的平板,上面的电视剧都看完了。

总之一个个催着自己下山,肯定不是因为自己不受欢迎,而是自己太受欢迎了。

等到所有同门离去后,曲云溪一把揪住了姜小白的耳朵。

“啊啊啊,痛痛痛!”

曲云溪怒气冲冲:“胆子不小啊,居然敢偷看师姐洗澡了?”

“没看,没看!”

曲云溪手上再使劲:“到底看没看到?”

姜小白哭丧着脸:“说没看到你信吗……啊啊啊,看到了,看到了!”

“好看吗?”

“没有大师姐好看!”姜小白一本正经。

曲云溪羞红了脸,松开揪着姜小白耳朵的手:“讨厌,人家哪里好看了。”

低头一思索,不对啊,又揪住姜小白的耳朵:“你什么时候偷看我了?”

“啊啊啊!”

姜小白惨叫之声响彻山门,又让一众女弟子为之揪心的疼。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