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顾小白传奇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入夜,永靖城里却异常明亮,熊熊大火蔓延大半城池,惨叫声和哭嚎声接连不断,让人听了毛骨悚然。街上到处游窜着三五成群身着甲衣的士兵,时不时狂笑着,大骂着,手中的刀随着挥动,一颗颗绝望的人头死不瞑目。惊惶的百姓不断的在火光下乱跑。

唯有城东漆黑一片,只因此处是道观所在。在破旧道观某处,一个身着蓝衣的十岁孩子正守在一名老者旁边,看着枯瘦老人悄悄抹着眼泪。幽暗的月光挥洒在老人面上,老者双目微闭,脸色幽青!

不一会儿,老者睁开双眼,一丝精光露出,看了看坐在身边的小孩儿,抬起手来摸摸他的头,

“顾……咳咳,小白……”老人气息起伏不定,剧烈咳嗽一声。

小孩儿忙扑到他的面前,急声叫道:“师父?”哽咽着说不出话。

“傻孩子!”老人面露欣慰之色,看着他:“城都破了,为师寿数已尽,不能带你离开,接下来的路你得自己走了。”

“我、我……”小孩低语,脸上满是倔强之色,说道:“师父,我不怕,这儿就是我的家,徒儿还能去哪儿。”

“小白,你不肯听为师的话了”,老人严肃起来,一下站了起来。小孩儿赶紧过去扶他,却被他一掌推开,只听的几声:“快些离开吧!晚些难以出城。”

小孩儿强忍着眼泪,跪在地上,说什么也不肯离开。

老人叹了口气,用尽最后一丝气力把道观神像推开,只见下面有一个暗格,一个四方形古檀香木盒子,颤颤巍巍地打开盒子,摸出一卷经书:“拿……拿好!这是我师父留下的神书,你切记不可让外人知晓。”

小孩儿双手接过经书,塞进自己怀里,着急道:“师父,快坐下调息一下!别多说话,免得伤了气。”

老者轻轻地摇了摇头:“再不说就没机会了!你一定要把经书收好了,这本经书是我师父传下来的,照着书里修炼后可以得道长生,拥有神秘莫测之威。本想自己参悟,可是为师资质有限,几十年也只是悟得一些皮毛,本来你再过几年就可以修行,然而变数众多,来不及了,至于你能悟出多少,就看你的造化了。……你记着,此经书上的内容你去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背下来,然后就焚毁此书。否则,难逃杀身之祸!”说完,又从盒子中拿出一块玉佩,“你不是常问我你为什么姓顾吗?”小孩接过精美的玉佩,上面携刻着一个“顾”字。“或许,你的身世你需要去探寻,孩子,我辈修行之人虽说生死看淡,但是死了你又如何能修得大道。”声音渐渐微弱,老者缓缓垂下双手,双目望向远方,那里战火不断。

小孩儿点了点头,轻唤一声:“师父?”

老者的气息在快速地消散,逐渐微弱下去,道观内一片冰冷。

小孩儿呆呆地望着老者,脸上泪痕满面,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那种无声的悲痛更加催人断肠。

过了一会儿,小孩儿擦干眼泪,脸上浮现坚定的神情,在老人身前,三拜九叩过后,轻轻起身,关上大门,转身离去。小小的身影不一会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小孩儿,大名顾小白,从出生就被遗弃,被老者捡到,从小就在永靖城的道观中讨生活。如今长到十岁,身量却瘦弱得像个六七岁的孩子。

如今永靖城被蜀国攻破了,老者又仙逝,他在此地再无牵挂,得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

他专捡屋檐下的暗处走,因为从小便在城中走街串巷的卖些香火,他对永靖城里的大小道路都十分熟悉,数次躲过迎面而来的杀戮危机。

转过一个街角,顾小白时刻注意着周围的动静,正准备穿过大街,突然快速缩了回来,将小小的身形全部没在了墙角的阴影里。

就听街那头传来了女子凄厉的哭喊声和男人兴奋的吼叫,不一会声音渐渐消失,那群人已经离去,顾小白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去,便见一家大户人家的大门半掩着,微微望去,院内横七竖八躺着许多尸体,数名女子衣衫褴褛,显然生前遭受凌辱。连圈养的一只大狗此刻也是身首异处。

顾小白不忍再看下去,叹了口气,他人小力微自身难保,便绕到另一条街,又七拐八拐地穿过数条巷子,只要再转过这个街角,东城门便到了。

只是往城门处一看,黑压压的士兵严密的守在这里,心中暗叫,绝望!想逃出去根本不可能!

正不知如何是好时,便见街那头一大群骑着高头大马的护卫拥着**辆马车出现。

“什么人!”城门口的领队大喝一声,拔出长刀,大喊一声,“戒备”,众士兵齐齐亮出长枪对着渐渐接近的队伍。

只见车队不紧不慢地直走到城门口停下,护卫中一名锦衣老者走出,从怀中摸出一块玉牌,大声道:“我家主人为玄山林家家主林清河,与你军王莽将军为至交好友,现有急事需出城去,尔等快快放行!”

那守城的领队原本因落了个没啥油水的守门任务,正郁闷之极,见到对方马队里那几辆马车,全装满了物资,已经馋得都快流口水了。又掂量了一下双方的实力,对方最多不过三四十人,而他在此处的兵士有近三百,所以也不看那玉牌,大喝道:“大将军令我等看守城门,以防有人假冒我蜀国名义出城,你家主人的名号我等未曾听说,但是我需要留下车马,至于你们抓起来严格审查身份。”

此话一出,那老者脸色一变,眼神一冷,厉声道:“这位小兄弟,我劝你最好还是去问问!王将军现正在城内整顿兵马,跑一趟也耗费不了多少时间,免得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领队眼珠子滴溜溜转动,看着那些马车实在是舍不得,心想就算是真的,王将军要怪罪也是以后的事,到时把得来的财物与那些手下平分,大家一起来个死不认账,再把这些人灭口,还能怎地!便耍横道:“看来你们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兄弟们,上”

“刷刷刷”两方齐齐抽出长刀,气氛瞬间剑拔弩张,只听一声大喝,便战在了一起。

顾小白悄悄地看着,兵士那边人数虽多,但林家这边个个身手矫健,几乎以一敌十,打得那些兵士节节败退。

他一转眼,发现一直守在马车旁边的护卫只剩下十来个,还都目不转睛地关注着前方的战况,准备随时出手,后面几辆运货的马车露了出来。

他心中一动,看准时机,便伏低身子一声不响地向马车靠近。直到走到马车尾部,似乎依旧没有被人发现,瞬间滑到车底,依附在车厢下面。

只听外面乱哄哄又打了一炷香时间,便听有人大叫“王将军来了,还不快快停手!”刀枪声渐渐停止,有人在低声交谈,离得太远他也听不清。不大一会儿,马车重新开始往前开动。

直到出了城门,顾小白才悄悄松了一口气,想找个合适的时机就离开这辆马车。只是这些车都被护卫团团围在中间,他根本没有任何机会。

车队直走了大约一个时辰,突然停住。顾小白心中疑惑,却突然听有人说道:“你小子好本事啊,浑水摸鱼啊,还不下来?”

那人说完,不一会,一个身着蓝衣的孩子从车底滑了出来,清澈的大眼睛瞅着他。

“道童”大汉瞅了他一眼,“原本心中的警惕之心慢慢放了下去,手中的长刀也被收回鞘中,“滚”喝斥道。

顾小白恭敬地行了个礼,连忙跑远。

离开车队后,他在路边找了棵大树,爬了上去。此时正值六月中旬,天气炎热,便是露天睡觉也不怕着凉,顾小白便将就在树上凑合一晚,直到夜间,趁着月光,起身赶路。

因永靖城破,如今也只能先去北海城。一路上全是逃难的人,他混进人群之中,跟着往前走。饿了就去山上挖野菜吃,渴了便去畅饮山泉。一个人,无所依靠。

那林家不知何种原因,没有走官道,反而跟着流民混在一起,走的是山路。山路崎岖,带的东西又多,所以即使有马车也走的不快,在这路上和流民的队伍慢慢前行,他家家主是一黑脸大汉,常骑着马跟在车边,面色冷峻,身上带着肃杀之气。

这一年似有大旱的征兆,先前靠近永靖城还好,因永靖城临着水脉,比别处都要好一些。可是越往北走,离得水脉越远,越旱得厉害,连野菜也见少了。而且逃难的人也越来越多,一路上遇上的村庄,地里庄稼颗粒无收,原住户饿死的饿死,离开的离开,几乎荒无人烟。

好在再走半月,就能到北海城了。北海城是雪岳国的一个大城,常年有军队驻扎,所以到北海城应该就安全了吧。

午时,阳光毒辣辣地烘烤着大地,晒到皮肤上竟有刺痛之感。往北海城的山路道上尘土飞扬,难民们一个个都灰头土脸,疲惫不堪。身上汗水如雨,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渐渐发出一股难闻的味道。

由于天气炎热,难民们改了赶路的时辰,现在他们每天亥时趁着月夜出行,卯时休息,颠倒作息规律。

此时众人都躲在树下或草丛里小憩。顾小白靠着一株枯死的树勉强避暑,一名花白须发的老者歇在他不远处,一直在念叨什么“天下大旱,战乱纷起,这世道要乱了……”,听得顾小白也心浮气躁,睡不安稳。

突听得天上传来呼啸声,狂风四起,大风袭来,众人一阵清爽。他抬起眼帘,看到一幅奇异的画面。

只见从极远的天边出现三个人影,一前两后,脚踏火云,飞在空中,风驰电掣般朝这边奔来,又不时有五彩霞光在三人之间迸发,看得顾小白眼花瞭乱。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