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射雕之长戟当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金国,京兆府。

是夜,沿途闹市亮光四起,不一会就见无数金兵或持刀剑或持长枪拦在通往城门的方向。

由于动静过大,沿途街道的老百姓也有人透过窗户缝隙偷看着外面的动静。

要说起来这京兆府已有十数年功夫没动过刀兵了,就连守备在此地的金兵也大多变得懈怠起来,当然比起北宋之时东京汴梁城中的禁军,他们还算有些战力。

起码其中有些人还能披得起甲,挥得动兵刃。

要知道自从金宋两国以淮水为界后,纵然两国偶起刀兵,也大多局限在边境一代,京兆府一代早已是承平已久,附近的百姓也不知道多少年未曾见过这般阵仗了!

就在沿途百姓心中暗暗猜测之际,长街之上却有一人跃马奔驰而来,只见其右手握着一把长戟,身形高大,具体样貌虽然由于夜色限制看不清楚。

但通过其身形来看,沿途百姓们都自己脑补出一个燕赵之地慷慨悲歌的大汉形象。

“休走!”

伴随着一声怒吼响起,数名女真人打扮的身影便从后方策马追了上来。

“找死!”

持戟的男子余光扫了一眼身后不知死活的身影,左手刻意发力拉紧了手中缰绳,随即忽然回头,手中长戟好似长枪一般横扫过来。

眼见恶风袭来,身后紧追不止的女真人就脸色随即大变。

或许未曾预料到对手竟有如此好的御马手段,身后紧追不舍一众女真人有数人都猝不及防,瞬间就被这长戟径直给了拍飞出去。

其力道之大,简直骇人听闻,甚至隔着老远都有人听到那令人牙酸骨骼断裂声。

不仅如此,莫说是人,就连这数人脚下骑乘的马儿也打起了踉跄差点双蹄一软瘫倒下来。

不过这群追来的女真人到不全是酒囊饭袋,其中也有人及时抽出兵器挡在身前,只是奈何这长戟上的力道过于强大。

不仅双臂骨骼被震碎不说,整个人还是被拍飞到了半空中。

一击之威竟然如此强横至极,简直是前所未见,闻所未闻!

“好一条汉子!”

只有沿途民居的老百姓看到这一幕,或许是同处于汉家身份,亦是或许被男子手段所折服,皆同时在心中赞道。

“痛快!”

一击就解决了数个难缠的女真人后,骑在黑色大马上的持戟男子忽然仰天大笑起来,随即催动脚下马儿,直接朝着远处城门方向。

围堵在路上的金兵们可是目睹了男子宛如天神下凡一幕,心中纷纷有了畏惧的他们,眼见这一人一马径直冲了过来,皆是纷纷避让不愿送死。

当然这群金兵中倒也不是没有勇武之士,只是刚有人站出来,就感到脖颈一凉,整个人就感觉凉飕飕的,随即视线天旋地转,最后的视线就定格满是惊惧的同僚身上。

有了面前活生生的例子,自然无人愿意上前送死。

看着面前空荡荡的前路,持戟男子不由得哑然失笑,目光扫过在场金兵,在场百人竟无人刚与其对视。

“女真勇士也不过如此!”

很是不屑留下了这句话,面对眼前紧闭的城门,男子纵马向前,手中同时长戟飞出。

就听“嘭”一声巨响,就见这重达上百斤的城门竟然剧烈抖动起来,厚约两指粗的城门竟然贯个透穿,只留下一个长柄留在门后,实在是鬼神之力。

经此一击,城门上早已遍布蜘纹裂痕,守门金兵看到这儿,早已是被惊骇掉心中胆气,只得眼睁睁看着那人纵马疾驰而来。

他中途只是抬手一抓,紧紧握住长戟尾柄微微发力,这早已布满细裂的城门便传来不堪重负的声音,紧接着就见这重达上百斤的城门竟然顿时炸裂开来,紧接着那一人一马就冲出了城门。

身后一众金兵目睹这诡异所思的一幕,无不瞠目结舌,视其为天神降临!

明明马蹄声早已远去,忽然城头上却忽然传来一声巨响,伴随着尘埃抖动,竟然有一只短戟牢牢钉在城门之上。

而在短戟的尾部,则挂有一个头颅。

偶有眼尖者,很快就从头颅上所扎的小辫子就认出他的身份,正是留守此地的女真贵族。

相传此人性格暴虐,又极为好色,常常被其盯上的女子无论老少,一旦感觉觉得腻味了便会将其丢给自己林园中所饲养的虎豹。

在这京兆府一代,此人的恶名可谓是众所周知。

只是奈何于此人女真人的身份,城中百姓和军士大多都敢恨而不敢言。

没想到今日居然死在这里……

“痛快!”

趁着酒意奔袭上百里,趁夜闯进京兆府为民除害的感觉,好似在三伏天痛饮一瓶冰镇的美酒一般让人沉醉。

行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月色笼罩下的男子不由得高声呼喊痛快,手中长戟迎着月光反射出阵阵寒光。

确认身后没有追兵后,男子这才刻意减缓马力,并随手从马鞍中掏出了豆饼递给身下马儿。

看着马儿虽然喘着粗气,但还是贪婪咀嚼着递来的豆饼,男子这才放心来。

“这次可是辛苦你了,老朋友!”

话落,男子便从马背上跳下,缓缓拍了拍了拍马儿的脑袋。

以他今时的能力,自然完全有能力换上一匹好马,只是一时有了感情,不舍得而已。

为了体恤马力,手中的长戟明明重量已对他显得过于轻巧了,但由于如此,他还是不愿意再换。

就连身上所配的短戟,也只是配了两把而已。

可纵然如此,加上他,马儿所要脱负重量少说也已超过了二百斤。

对于一匹购自西夏的良马来说,也已快接近它的极限。

眼见没了追兵,男子直接找个避风地,升起篝火短暂休息起来。

看着站在身旁的大黑马,男子手中紧握长戟,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说起来他的来历,也是极为有趣。

本来他的前世不过是一个普通至极的人,重复大多数人都可代替的重复的工作,本来自己的一生也就这样了。

没想到老天爷却给开了一个天大的笑话,让他来到这个时代,并且顶替已经快要饿死这具身体。

这具身体原本主人,姓吕名义,乃是昔年北宋之时梁山泊好汉地佐星“小温侯”吕方的后人,只因当年宋公明执意招安,连累一众好汉接连身陨。

就连吕义的祖先,“小温侯”吕方也因征讨方腊,和方腊大将白钦酣战一同失足坠落乌龙岭而亡。

作为梁山贼寇的后人,吕家在老家自然不容当地官吏待见,再加上吕义的父辈嗜酒好赌,到了他这一代时,家道中落之下,也只得外出乞讨生活。

他虽然天生神力,却不愿恃强凌弱,故而连番卖艺无果后,又讨不到饭食,又遭遇了一场大雪,这个堂堂八尺男儿就自此倒下不起。

正因如此,这才给了他重来的机会。

……

半月之后,河北张家口。

南来北方的行商四处可见,热闹异常,不仅有南方的蜀锦和茶叶,也有其他精妙的小玩意,更有来自北方的牛羊生畜。

别看这个地方名字不起眼,却是连同草原与中土要塞,故而无论是来自西域的胡人,还是南方的宋人,每年几乎是络绎不绝。

然而就今天,这张家口的集市中却是多出了不少金兵,从其紧张神情来看,分明是在追捕什么人。

这些金兵是在找什么人吗?

眼见于此,周遭行商无不暗自嘀咕了起来。

要知道金人之恶,南方的宋人可是体验过了,故而南来的行商无不退到两侧,以免惹来无妄之灾。

而从西方来的胡人,倒是显得大大咧咧,反而异常好奇,也正是因此和前来搜查的金兵倒是起了摩擦。

伴随几声惨叫,就见有几个倒霉鬼已经刀鞘拍到在地,顿时就头破血流。

距离闹市不远处的酒楼中,深谙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南方行商早已躲进这里,看着那些胡人遭了无妄之灾,顿时一片摇头。

“小二,你可知这群金人在寻找什么人吗?”

看着周遭依旧不肯离去金人士卒,一位南方来的宋人客商顿时有些紧张问道。

看着并不开口只是一个劲抹着桌子的店小二,这客商仿佛明白了什么,连忙将一把碎银放在了桌子上。

“这位客官您就有所不知了,前些日子京兆府发生了一件大事……”

有了银子开路,店小二这才眉开眼笑的解释起来,提起那一日场景,更是手舞足蹈仿佛亲眼见证一般。

听到了金人遭殃,这些南来行商这才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

无他,汉人苦女真已久,只奈何南宋君臣上下面对金人卑躬屈膝,就连自家长城岳爷爷为了讨得金人欢笑也给暗害掉了。

如此局面,心中岂不恨急了这群饮毛茹血的蛮子。

“长戟破门?”

酒楼二楼的,端坐在一起数人自然也听到楼下小二的声音,不由得耳朵一动。

他们数人这一生可谓是走南闯北,见识颇广,而京兆府乃是金人重镇之一,其城门少说也有百斤之重,莫说一戟就是十戟,百戟也奈何不了分毫。

“市井传闻而已,不必当真!”

数人中,一名手持铁杖的眼瞎老人听到此处,则是微微摇头。

莫说他,就算是昔日岳元帅麾下杨再兴将军复生,恐怕也做不到!

这一传闻,自然也被他视为了市井传闻。

不过有好汉,倘若遇到了自然要好好和他喝上一杯。

其间倒是有人登上二楼,只是看到这数人有男有女,而且都手持兵刃,生怕他们不好相处,又退了下去

“靖儿,你可记得我临行前和你说过什么吗?”

察觉到周遭没有他人碍事,数人中为首的瞎眼老汉手持铁杖顿时看向了一旁的浓眉大眼的青年。

眼见面前的大师傅表情严肃,自称靖儿的青年也连忙挺直身子答道。

“靖儿记得,大师傅您告诉过我,大丈夫要言而有信,不得出尔反尔!”

“你记得就好,这次三月的嘉兴之约,你务必不得错过!”

听到依旧铭记自己所言的靖儿,面前的瞎眼老汉脸上这才流露出一丝满意。

他们兄妹七人历尽千辛万苦,才找到这个孩子,更是在大漠折掉了自己情同手足的张阿生。

十八年啊,人生又有几个十八年?

不仅他变老了,就连七人年龄最小的小妹也早已韶华不再。

想当初他们七人为了当初一个诺言,历尽千辛万苦,自然不能在最后关头功亏一篑!

故而才有了他询问郭靖的刚才一幕!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