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桃源极品小仙医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妈呀!好痛…田小海你坏死了!”

“秀兰婶,别叫那么大声,让人听见了不好!”

“我就要叫,你个混蛋就不能轻一点。”

田小海从秀兰的身上爬了下来,转身就跑。

这女人没大没小,趁他不注意时,伸手去掏他裤袋里摘的枣子。

田小海反应快一个抱摔,就将这女人放倒在草地上,差点就要喊非礼,吓得他转身就跑进村里。

一阵风将他头顶的草帽掀飞,吹进了老镇长家别墅大院内,挂在枣树上。

田小海翻过院墙,爬上枣树。

突然传来“哗哗”的水流声。

他往下一瞄,看到了女人白花花的身子。

“我去,这比村口两座山还要高啊!”

浴室内老镇长的孙女唐玲玲,将秀发盘起,正用花洒细心地冲洗着白花花的身子。

“不愧是村花。真美!”田小海咽了一下口水,心扑通通跳。

“突碌!”

草帽从树上掉了下来。

“谁?”

唐玲玲吓了一跳,忙用手护胸。

田小海跳下,捡起草帽就跑。

“田小海,你回来!”唐玲玲怒喊。

田小海转过身,望着窗内只露出香肩的唐玲玲,不免有些紧张。

他和唐玲玲既是发小又是高中同学。算起来还是初恋。

高中时田小海给唐玲玲写过情书,原本约好晚上操场上见面。结果,被唐玲玲当教导主任的舅舅发现,把田小海训了一顿,第二天把他调到了别的班。

再后来,田小海父母出车祸,为治病家中负债累累。他考上大学,没钱念。而唐玲玲不仅念了大学,毕业后还进了国企。两人差距天远,也就没了联系。

“你…叫我吗?”田小海望着窗内的女神,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不叫你叫谁啊!真是的!”唐玲玲白了他一眼,呶了呶嘴:“帮我把外头的衣服收一下好吗?那条白色裙子,还有粉红色的内衣。”

“啊…这…”田小海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愿意就算了。”唐玲玲准备将窗户关上。

“别!”田小海连忙道:“我愿意!”

他快步将晾衣绳上的白色裙子和粉色内衣收了下来。

旋即,小心翼翼地将衣服朝窗口递去。

“玲玲,给你!”

田小海的心像开火车一样,手都在颤抖。

“不许看!”唐玲玲娇羞地接过衣服,眨巴了一下眼睛:“先别走,我呆会儿找你有事。”

哗啦!

窗户关上。

田小海心猿意马,来回在窗下走动。

这时唐玲玲的母亲乔麦香回家,恰好看到这一幕。

她操起棍子就打:“田小海你个不要脸的,躲在屋檐下做什么?想偷看我女儿洗澡是吧,我打死你!”

“哎哟,别打,婶婶,误会了…”田小海连忙解释。

“误会?我看你压根就不像好人。我打死你,打死你…”乔麦香不知轻重地打下去。

“妈,别打了!我早洗完澡了,是我让田小海在外头等我的。”唐玲玲已穿好衣服,从屋里出来。

“你让他等你做什么?”乔麦香问。

“是这样,田小海妹妹不是快要开学吗?他过来向我借钱。我正好发了工资。”唐玲玲笑着朝田小海使了个眼色,旋即将一叠钞票递了过去:“小海这两千块钱,你拿去吧!”

田小海惊讶。他正为妹妹学费的事情犯愁,这美女咋就知道了?看来,她一直在默默地关心着自己啊!

他想拿这钱,可出于面子,却伸不出手。

乔麦香一把将钱抢了过去,朝唐玲玲吼道:“你是不是傻呀!田小海家这么穷,你把钱借给他,怕是这一辈子都还不上。”

田小海心中黯然。女神虽好,但终究自己还是太穷了。怨不得人家老妈看不起。

“玲玲,我妹的学费,已凑齐了。谢谢你的好意。先走了!”他朝唐玲玲挤出微笑,转身便朝外走去。

“小海,等等!”唐玲玲追了上来:“后天,是我和闺蜜杨芳的生日,我和几位同学在君悦酒店订了包间,你也来吧!”

她声音很小,生怕被母亲听到。

“嗯!”田小海刚点头,却听“呼”地一下,乔麦香拿起棍子,往他的腿上抽了过来。

“田小海你个穷鬼,还赖在这做什么?想我女儿可怜你,给你白白送钱,养你家几个拖油瓶是吧!”

她并没有听清楚女儿和田小海说了什么,但在她看来,自己女儿一定是被田小海给骗了。故而操棍就打。

“小海,快走!”唐玲玲用力推了田小海一把。

她转身朝乔麦香大吼:“妈,你干嘛?小海又没要我的钱。你太过分了!”

“妈这是为你好。田小海这废物,整个桃源村也没人看得起,也就你个傻丫头被他骗,这没用货理他做什么…”乔麦香骂得非常难听。

田小海心如刀绞,却不想反击。

要赢得尊重,只有改变现状。

他要努力赚钱,改变这一切,让村里的人都高看他一眼。

捡起草帽,田小海朝院外走去。

“哟!田小海,你也来看玲玲?送啥好东西来了?”沙场老板的弟弟金小彪拎着一蓝子草莓进了院子。

他也喜欢唐玲玲,见了田小海不免吃醋。

“哼!他田小海能有啥送?这不要脸的,是来找玲玲借钱的,被我打出去了。”乔麦香厌恶地瞟了田小海一眼。

“哈哈!田小海你他妈的真丢人,找女人借钱,你还有脸来。快滚吧!别来烦玲玲,你不配!”金小彪得意大笑。

唐玲玲生气地接腔:“金小彪,小海找我借钱管你啥事?我愿意!还有,你别送东西来了。我不想看到你。”

说完,她转身进屋。

田小海心中一阵温暖,女神心里果然有他。这就够了!

他长舒一口气,学着金小彪先前的口气笑道:“金小彪,以后别来烦玲玲。你不配!”

“你等着!”金小彪气得咬牙切齿,把草莓往地上一放,朝乔麦香道了声:“婶婶,东西放这,走了!”

“彪子,别走啊!”乔麦香喊了一句,旋即又恨恨地瞪了田小海一眼:“学着点!看到没,人家彪子多好,人走了,东西却留下。这就叫大方,哪像你个穷鬼。”

“好好把你女儿留着,我发了财就来娶她。”田小海冷声应了一句,心中暗下决心。他日发财定要让这女人高看一眼。

“发个屁的财!你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滚!”乔麦香“砰”地一声将院门关上。

田小海黯然前行。

他感觉腿上粘乎乎,撸起裤腿一瞧,流血了。

邻居高秀芸正好路过,见田小海流血,立马俯下身子关心道:“咋回事?谁打你了?”

“乔麦香那女人打的。”田小海苦笑一声。

“你偷看人家洗澡了?”

“不是,是这样的……”田小海想解释。

“好了,别说了,不就看一下洗澡吗?这女人也真是。你别动!姐姐带你去上药。”高秀芸一把将田小海抱了起来,飞快地往家中跑去。

“秀芸姐,放我下来,我没事…”

“和姐姐客气啥,你的事就是我的事。”高秀芸大田小海三岁,两人是邻居,从小关系好,还真把他当弟弟看。

她一口气把田小海抱到了家中,先是给他抹了红药水,旋即又取来茶油,准备给他涂油消肿。

“来,把裤子脱了!姐给你抹点茶油。”

“这不好吧!”田小海满脸尴尬。

“有啥不好,快点。”高秀芸一把把他的皮带扯了,又将他的裤子脱了,只剩裤衩。

她俯下身子在田小海的大腿於青处,抹起茶油来。

感受着邻家姐姐的温柔,田小海心中一阵温暖。

高秀芸抹着油,笑着问道:“臭小子,告诉姐姐,你是不是想女人了?咋连乔麦香也偷看了?”

“这是一场误会,其实我…”田小海想解释。

高秀芸打断道:“好了,姐姐理解。你这年纪正是钢钉般的身子,不想女人就怪了。姐姐也想男人啊!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

“姐,你以后还嫁人吗?”田小海关心道。

高秀芸苦笑摇头:“朵朵还小,不想这些。”

她原本有个姐姐,生完孩子一年多,两公婆出车祸死了。见姐姐孩子可怜,高秀芸抱养了姐姐的孩子。于是,她成了守活寡的单亲妈妈。

“姐,对不起,我惹你不开心了。”田小海不好意思道。

“那你让我开心一下呗!”高秀芸俏皮道。

“姐,你要怎样才开心啊!”田小海问。

“和你一样,你想女人,姐姐想男人。”高秀芸妩媚一笑,掐了一下他的大腿:“你说咋办?”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