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跟前夫的新欢同航班

听书 - 她是时间的嘉许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郑纯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回国的第一天,就在机场遇到了前夫。

顾十殊也是来接人的,眼神从她脸上一扫而过,跟不认识她似的。

“顾~”身后有发嗲的声音传来,而后便是高跟鞋的声音。

郑纯眼角的余光瞥到一高挑美女径直走向顾十殊,然后两人就抱在了一起。

真有缘,刚才飞机上坐在自己前面的人,竟是前夫的新女友。

郑纯不着痕迹地收回视线,四下看了看,终于在人群中看到了正在找她的裴音音。

她抬手挥了挥,裴音音眼中顿时一亮,然后就跟个小炮弹似的冲了过来。

“我靠!你出国一趟怎么变得这么土里土气,难怪我刚才都找不到你!”裴音音一边上下打量着她,一边精准吐槽。

郑纯:“……”

自己今天走的舒适风,怎么就成了土里土气?

再说了,前夫还带着新女友站旁边呢,能不能给自己留点面子?

裴音音见她神色不对,顺着她的视线转头看了眼,然后就跟被雷劈了似的,僵硬了好几秒。

好在郑纯反应快,若无其事地挽起她的手,先一步往出口走去。

裴音音又惊又怒:“他故意的是不是?顾十殊故意的?”

连问两遍是不是故意的,足以见得闺蜜心里到底有多愤怒。

但郑纯只是笑了笑,没有作答。

她也无话可说。

毕竟两人早就离婚了,自由之身,谈恋爱什么的,再正常不过。

全京市都知道,她跟顾十殊有过一段轰轰烈烈的恋情,却无人知晓,他们曾有过一段三年的婚姻。

就连裴音音也是在郑纯跟顾十殊离婚两年后才知道他们领过证,气得要带刀去顾家砍了顾十殊。

“他知道你今天回国吗?”

郑纯:“应该……不知道吧。”

自己回国的确切时间,只跟裴音音说了,家里人都不知道,顾十殊又怎么会知道?

离婚后的这三年,他跟自己也毫无联系,以他对自己的厌恶,不至于偷偷关注自己的行程。

但裴音音还是一口咬定顾十殊就是故意的,顺便吐槽了一下这三年里顾十殊换了五六七八个女朋友,京市第一渣男当之无愧。

郑纯对这些事兴致缺缺,听一听也就过了,连深入八卦的欲望都没有。

有些人,是不能太过关注的。

同一个坑里栽一次就够了,第二次如果还要栽进去,那就是自己活该。

……

另一边,苏安娜从见到顾十殊的那一秒,就察觉到他今天的心情似乎不太好。

但这种不好,又被顾十殊隐藏得很深很深。

如果不是跟他相熟的人,很难第一时间发现。

苏安娜小心翼翼地问:“顾,你怎么了?是工作上遇到什么事了吗?”

顾十殊看着车外的夜色,沉默不语。

她果真是走得干脆,忘得彻底。

所以再见面的时候,亲眼看到自己跟别的女人拥抱,也能波澜不惊地当一个合格的吃瓜群众,满眼都是看好戏。

可她欠下的,总要还。

既然回来了,那么——

郑纯,我们来日方长。

……

两天后,郑家举办了一个小型宴会,邀请了很多青年才俊。

表面上说是为郑纯接风洗尘,实际上就是在给郑纯相亲。

这一点,郑纯心里清楚,受邀而来的青年才俊们,心里也清楚。

在这些人当中,郑家最看重的,是顾十殊的堂弟——顾十堰。

倒不是此人的能力多么出众,反倒恰恰是因为此人只知道吃喝玩乐,名声烂臭得一塌糊涂,郑家人便觉得,也只有这样的人,才不会嫌弃郑纯。

宴会进行到一半,顾十堰就把手搭在了郑纯的腰上,明目张胆地占便宜。

郑纯借着跟人敬酒的机会,往前一步,拉开了跟顾十堰的距离。

然……顾十堰居然跟了上来,紧贴着她。

郑纯暗暗有些恼,笑着回头,只用两人听得到的声音说:“顾二少,适可而止。”

“止什么?”顾十堰满眼色欲,藏都藏不住,语气也很下流:“你爸都帮我们在楼上开好房间了。”

郑纯:“……”

从她答应回国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逃不过这一关。

就算不是顾十堰,也会有别人。

郑家需要她出卖自己拯救整个家族于水火,如果不答应,就把她偷偷生下孩子的事告诉顾十殊。

那么,顾十殊会把她和孩子一起挫骨扬灰。

当年顾十殊就说过:一个被抓奸在床的贱人不配生下顾家的孩子,就算有了也弄死,否则孩子会因为自己的母亲被取笑一辈子,顾家丢不起这个脸!

往事一涌上来,郑纯的思绪就飘得有点远。

神游之际,顾十堰从她手里拿走了空酒杯,又递了杯新的酒给她。

正好有人上前来敬酒,郑纯猛一回神,也没多想,仰头就喝了一口。

酒刚入喉,她就觉察到了不对劲。

这杯是好几种酒混合在一起的,后劲肯定很大,而她本身酒量不好。

果然,不到半个小时,郑纯就觉得脑袋开始犯晕。

一眼望去,每个人都有好几个影子。

顾十堰这个狗东西!居然耍奸计!

郑纯立刻往洗手间走,同时拿出手机想要给裴音音打电话。

可手机才刚拿出来,就被尾随而来的顾十堰给夺走了。

“想找救兵?”顾十堰笑得猥琐,将她整个人困在自己怀里。

郑纯挣扎了两下没效果,反倒觉得头更晕了。

顾十堰见状,干脆弯腰把她打横抱了起来。

“放我下来!”郑纯不敢大声,只能低喝。

毕竟外面还有很多宾客,真把事情闹大了,就等于是得罪了顾家。

顾十堰虽然名声臭,但架不住他有一个给力的爹。

放眼整个顾家,能跟顾十殊分庭抗礼的,也只有顾十堰的父亲。

得罪顾十殊是死,得罪顾十堰的父亲,那也是死。

郑纯又急又怒,被顾十堰抱进电梯都还没想出脱身之策。

期间顾十堰还一个劲地往她脸上凑,想要亲她,但被她用手给挡了。

电梯到达二十二楼,‘叮’一声后,金属门打开。

顾十堰正要迈步出去,一抬眼看清外面的人,愣了,“哥……你怎么在这?”

能让顾十堰叫哥的人,只有顾十殊。

郑纯也看了过去,也不知是视线模糊的缘故还是怎么的,只觉得外面站着的男人比平时都要更高大。

顾十殊声色淡漠地问:“开房做爱?”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