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是自己不好

听书 - 她是时间的嘉许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顾十殊满腔的怒火以及后怕,都被郑纯的眼泪给浇灭了。

他怔怔地看着怀里的人,除了心疼,再无第二种感觉。

郑纯无声地哭着,没有抽泣,只任由眼泪默默地往下流淌,如断了线的珠子,不停地砸在她自己的衣服上。

“别哭了。”顾十殊的声音也有点发哑。

是自己不好。

自己想事情太主观了。

在陈家的事情上,自己认为郑纯有薛自行的帮忙,能撑得起来。

在女儿的事情上,自己又认为郑纯心里太脆弱,万一先告诉了她,最后却没能让女儿平安回来,她会撑不住。

其实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在想当然,从来没有问过郑纯一句,她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顾十殊被她哭得心烦意乱,又不知道怎么哄,除了一遍遍地让她‘别哭了’,再也搜罗不出第二句话。

可不知怎么的,他越是让郑纯‘别哭了’,郑纯就越是哭得厉害。

最后干脆哭出了声音,活像是被顾十殊欺负惨了。

顾十殊:“……”

一旁的秦时照憋笑都快憋出内伤来了,但又不敢随便插话,只能背对着他们,笑得肩膀都一抖一抖的。

可他耳朵还是竖着的,想听听顾十殊接下来怎么哄。

然而——

身后除了郑纯的哭声,其他什么都没有。

秦时照觉得奇怪,就回过头去看了眼,正好对上顾十殊焦躁抓狂的视线。

很显然,顾大总裁在跟他求救!

秦时照:“……”

虽然自己哄女孩子很有一套,可那是你老婆,我为什么要帮你啊?

秦时照假装没看懂顾十殊眼神里的求救,正准备继续吹风的时候,顾十殊忽然给他比了个手势。

这、这是要给自己送钱?!

天降馅饼啊!

秦时照眼睛里都亮了,立刻上前一步,情真意切地对郑纯说:“嫂子,这里风大,我们先下去吧,薛自行也快急死了。”

一提到薛自行,郑纯就反应过来了。

她坐在这里吹风是因为心情不好,而心情不好的原因多半在顾十殊和顾庭茂身上,跟薛自行没有半点关系。

让人家着急上火的,属实不应该。

郑纯连忙推开顾十殊站了起来。

顾十殊:“……”

靠!这叫什么事!一听到别的男人的名字,居然立马就推开自己跑了!

秦时照也没想到郑纯会是这种反应,脸上的笑瞬间风干了一样,他也跟着郑纯转头就跑,还冲顾十殊喊:“那什么……我去帮忙开门!”

顾十殊:我想把你的脑子敲开!

……

薛自行的确着急,他甚至觉得,这种事情再来一次,自己怕是要急出心脏病了。

可他一句都没有怪郑纯,表示只要郑纯没事,其他的都不重要。

然后,他又让郑纯先回去休息,公司的事情他会处理。

顾十殊和秦时照本来是要送郑纯回去的,但江穆打来电话,说京市那边出事了。

原本今天有个合同,需要顾十殊亲自去签。

详细条件是一早就谈好了的,但对方一看出现的人不是顾十殊,立刻就翻脸不认了。

江穆很惶恐、很自责:“抱歉顾总,是我没有把事情做好。”

顾十殊:“不关你的事。”

对方跟他第一次合作,本来就是冲着他的面子和顾氏集团的名声。

自己失约在先,也不怪对方翻脸。

只是……

秦时照见顾十殊眉头紧皱,就猜到事情不简单,问他:“怎么了?有猫腻?”

顾十殊点点头。

谈好的项目涉及上百亿,对方翻脸如此之快,除了因为他失约,很有可能已经找好下家了。

秦时照哂笑,“疯了吧?在京市除了你们家,还有谁能吃得下……”

说到这里,秦时照忽然停住了。

顾十殊的眼神也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是啊,你们家。

顾家现在还不是顾十殊一个人的。

秦时照吃惊:“真的是你小叔?”

除了顾庭茂,也没别人了啊!

所有人都以为顾庭茂这两年修身养性,结果养出了几百亿?!

……

顾十殊在跟秦时照说话的时候,郑纯就站在门外。

她原本是上厕所去了,所以顾十殊和秦时照的言语之间没有遮掩。

等到两人发现门口有人,郑纯已经把该听到的不该听到的,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秦时照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连忙退了出去。

办公室里就剩下顾十殊和郑纯,前者看着后者,眸光深深。

郑纯这会儿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了,她淡淡说道:“你有事的话,就先去忙吧。”

顾十殊:“我不忙。”

郑纯:“但是我有点忙。”

顾十殊:“……”

她忙什么?薛自行不是让她先回家休息么?

郑纯:“我去半山那边看看爷爷,晚上还有个饭局。”

“跟谁吃饭?”

“丁罕。”

顾十殊直接笑了,上前一步,沉声问她:“上了个厕所,就跟丁罕约好了吃饭?”

“是啊。”郑纯毫不避讳,刚哭过的眼睛还有点红,眸光流转间却格外地勾人,“丁罕温柔体贴,丁家在岭南也有钱有势,这么好的对象,我当然要抓紧好好发展。”

自己刚回国的时候,他一会儿陪苏安娜吃饭,一会儿陪李飒逛街,后面还跟郑心妍也吃过饭。

他做这些事的时候,可从来没考虑过自己的感受。

郑纯继续道:“顾总别忘了在天台答应我的事,我明天就会让人去把小叙接过来。”

顾十殊:“我要是现在反悔呢?”

他语气很淡,又似真似假,让人捉摸不透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郑纯也没精力去揣摩,直接就怒了,“顾十殊,你出尔反尔!”

“我没有。”顾十殊仍旧淡定,眉眼之间藏了一点淡淡的笑意,“我只是假设。”

“我不管你是不是假设,反正我明天就去接小叙!”

顾十殊点点头,却又朝着她逼近。

郑纯下意识地往后退,直至退到沙发那里,后面没路了。

顾十殊倒也没有对她做什么,只是双手撑在沙发的靠背上,将她完全笼罩于自己的胸膛:“担心我?”

她听到了自己跟秦时照说的那些话,想让自己早点回去处理京市那边的事。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