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道侣修习了替生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随后,金莲权杖中,有源源不断地紫色光柱,直奔小仙娥的头部而去。

姮姝小仙娥面上可怖的脓包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变小,有些小一点的脓包疮,则几乎快要消失了。

不过,姮姝的面色却越来越红润,连耳朵都红了。

她的身体高低起伏得厉害,眼睛依然紧紧闭着,手脚却都开始不安分起来,双手狠狠逮着自己的衣物一顿胡乱撕扯,嘴里娇喘娇吟连连。

周行试着用寒冰灵力压制住姮姝的燥热,却一点效用都没有。

花神正准备继续往金莲权杖中注入紫色炫光,却被火速赶来的雌斑蝥衡二制止了,衡二紧紧拉住花神的手,拼命劝道:“不可!娘娘!您这是打算魂飞魄散身消玉陨吗?”

这位衡二姑娘,虽是斑蝥精,却长得极为明艳动人,只见衡二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花神和金莲权杖之间。

周行听了大吃一惊。

花神的法力,竟然如此不济吗?

可是,他先前分明感受到了,花神周身强大到令他害怕的恐怖力量气息。

衡二眼里早已泪光涟涟,抽噎着哭道:“娘娘,这十万年来,您几乎耗尽了本命神元,给衡梧大神解毒,若不是小七瞒着您,费尽心思弄来了一些姑娘给衡梧大神解毒,您恐怕早就油尽灯枯了。如今,这姑娘正适合给衡梧大神解毒,您又何苦再次动用自己的本命神元呢?您不要自己的性命了吗?”

侍女雪鸢跪着流泪道:“娘娘,您的本命神元洪荒九瓣金莲,如今仅剩一瓣,若是这一瓣也凋零了,即便神界再现,洪荒泉神格水再现,怕是也回天无力。”

“请娘娘珍重!您是再次缔造神界最后的希望了,也是我等草芥的最后希望。”

花神神色黯然的望了一眼周行,轻轻叹息了一声,避开衡二和雪鸢,往权杖注入了一些紫色炫光后便收了手。

“我已遏制住了她体内毒性,不会继续蔓延下去。小二,你把本命精元拿出来,给她注入一些解毒元气,再用解毒药浴泡上一个时辰,也就无碍了。”

“娘娘!”

侍女雪鸢赶紧扶住了站立不稳的花神,见花神满脸苍白,毫无血色,便扶着她走到桌边坐下,给她倒了杯温热的百果百花茶。

周行眼瞧着姮姝已经安分下来。

那衡二姑娘已经老老实实的拿出了本命精元,正在给姮姝解毒。

而花神的侍女雪鸢,则一脸焦急。

花神喝了几口热茶,这才稳住了心神。

“不必忧心,我已无碍。”

她摆了摆手,吩咐雪鸢赶紧去给姮姝准备解毒药浴。

待姮姝彻底老实后,周行走到花神身边坐下。

“璇玑,你真的无碍?”

花神有些意外,紧盯着周行的双眸看了片刻,这才回道:“十万年枯坐,其实油尽灯枯,才是最好的解脱。”

周行赶紧说道:“如今不一样了,我回来了,你莫再胡思乱想了,把亏损了的身体赶紧调理好。”

花神掩唇一笑,面上风情,便有了万千勾人魂魄的韵味。

周行觉得他似乎被挑逗了。

花神继续咯咯笑道:“放心,死不了,我是遗祸亿年的惹祸精啊,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死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周行却从这话里听出了别样的心酸和沧桑,心脏不由自主拧巴了一下,有一种奇怪的锐痛痛感忽然传来。

难道,他这具身体竟然有心脏病?

应该不会。

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周行等锐痛消失后,继续问道:“九瓣金莲,为何仅剩下一瓣?你的另外八瓣金莲叶还可以召回来吗?”

花神平静说道:“不是不可以,只是难于登天。”

“那就是说,还是有一线希望?我可以试试替你找回另外八瓣金莲叶。”

“你真的愿意替我续补金莲?”

“千真万确,我可以立下天道誓约。”

花神沉吟了片刻,说道:“神界如今仅剩下涅槃海一隅,若是百年内神界未能修复,就连涅槃海也要消失了,这些情况,你大概已经知晓了吧。”

“嗯!”周行点了点头,“我曾经飞升涅槃海,那里有神谕碑,碑上神谕有提示。”

花神也点了点头,继续说道:“父神母神临终前曾经先后留下训示,神魔大战十万年后,崩坏的神界,若是能够重建,洪荒神泉神格水再现神界,可凝补任何神魂损伤,可以继补任何残损神元,届时,神界将重焕生机,而新的天道法则将订立。”

这……难度,不是只有一丁点大啊。

他,周行……实在……做不到啊。

不过,不就是重建一个神界吗,他先打个包票吹下牛,安抚一下花神,稳定好花神的情绪。

如此活色生香的美女女神,他可不能眼睁睁看着人家颓废消亡。

他是极有风度的翩翩正人君子。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想到此,周行调整了一下情绪,信心百倍地说道:“完全没问题!一切有我!”

花神展颜微笑,这一笑,足以令百花失色,足以令百果失香,足以令沧离界的所有女仙,都沦为绿叶。

周行心神随之晃了一下。

他这是英雄难过美人关的通病,又犯了。

花神凝眸望着周行,眼里并无半分深情,大半是戏谑,沉静说道:“那我就拭目以待咯!”

周行回过神来,十分敬业的虚心求教:“璇玑可有规划?我既有雄心,却缺谋划,望璇玑能指点迷津。”

花神点了点头,似乎是在表示赞许,也似乎是在表示同意。

她想了想,似乎是在回忆,随即郑重说道:“创立或者修补神界,必须用到洪荒元泥和洪荒灵元钟,这两样,你都已经获得,却无法开启其中蕴藏的力量。若要开启至宝力量,则需要找到失落已久的洪荒元幡和洪荒元壶,但是,我一直没有洪荒元幡和洪荒元壶的消息。”

“洪荒元幡和洪荒元壶?”

这两样东西,他在沧离界的确从未听说过。

不过,在另外的世界里,他却曾有所耳闻。

可惜,他目前并不具有时空穿梭的能力。

沧离界的所有修士,在飞升之前都没有碎裂虚空之能,唯有渡劫修士大圆满飞升之时,能凭借天道之力进入神界废墟涅槃海。

想他周行,历经九世,一直无法再次回归沧离界,这最后一世能侥幸回归,也是因为有诡秘薅神系统的帮忙。

传闻,洪荒大神都具有碎裂虚空,穿梭时空之神力。

不知花神,是否还拥有碎裂虚空、穿梭时空之能?

周行望着花神的绝世容颜,一时间竟然看呆了。

当然,这都是因为他正沉迷于自己的思考。

如果引起了花神的误会,那他自然也是很期待后续发展的。

不过,他其实真的是在认真思考。

创立或者修补神界,必须用到洪荒元泥和洪荒灵元钟,若要开启,则需要找到失落已久的洪荒元幡和洪荒元壶,这两样东西,他在沧离界的确从未听说过,据他九世经验发现,洪荒元幡和洪荒元壶很可能在另外两个不同的世界里,那么,就需要碎裂虚空、穿梭时空。

如果花神已不具备碎裂虚空、穿梭时空这样的神力,或者虽然具备这样的神力,却只能动用最后一瓣金莲元神之力,他是不会允许她这样做的。

因为,他创立新神界或者修补旧神界,就是为了给花神续补亏损的元神。

那么,首先就需要寻找具有碎裂虚空、穿梭时空的至宝神器。

他第一世在沧离界时,就曾听说先天至宝洪荒斧和洪荒镜,二者都具有穿越时空界的神力。

据说,洪荒斧能随意劈开空间裂痕,拥有分开天地、穿梭太虚之力。

传闻,洪荒镜拥有自由穿梭时空之力,镜中藏有破开时间空间间隙的神力。

他上一世所在的凡人世界,也流传着一些神话故事,当然,凡人是没有法术的,只有传说故事,不过,那些凡人都很聪明,能用文字和视频效果幻想演绎神仙的生活,很多影视剧的效果都做得很逼真,他曾经还以为真的看到了神界与仙界。

几乎和他曾经修炼奋斗过的沧离界相差无几。

他其实有过这样的猜测,既然他能来到凡人的世界,是否真的有凡人也曾到过神界仙界呢,那些文字描述和影视剧场景,效果也太逼真了。

那些神话故事中,关于洪荒斧的故事尤其逼真,他们塑造了一个盘古大神,缔造了一把盘古斧,故事里,说是天地浑沌之初,盘古由睡梦醒来,见天地晦黯,遂拿一巨大之斧劈开天与地……后来,又给这把盘古斧,想出了许多精彩的后续故事,二郎劈桃山救母,沉香劈华山救母,陈靖仇封印天之痕,皇甫暮云劈开空间裂痕从轩辕界进入山海界拯救天女……

上一世的他,几乎以为那就是真实的仙神世界。

细想之下,也许,真有一个名为盘古的世俗界凡人,机缘巧合之下获得了洪荒斧,从此拥有惊世骇俗之神力,便劈开虚空,缔造了一个新的时空界,但他毕竟是凡人之躯,没过多久便身消魂灭,这洪荒斧,便被后来获得之人命名为盘古斧,但也许是盘古自己刻上了自己的名字,这也是说得通的。

花神没有先天至宝洪荒元幡和洪荒元壶的消息,说不定有洪荒斧和洪荒镜的消息呢。

于是,周行酝酿好了情绪,诚恳地问道:“璇玑,你可知道洪荒斧和洪荒镜的下落?”

花神显然被震到了,用一种很复杂很诡异的眼神,盯着周行看了许久,一直沉默着,并没有应答。

花神的神色,令周行觉得很不自在,她那种神色,有一丁点像在看一个傻子,但是又不像是在看傻子,倒有点像在讥诮,可是细看之下又不是讥诮,竟有点像在遗憾叹息,透着一股莫名的寂寥与沉静。

花神这次静默的时间有点长,这期间,衡二姑娘收了斑蝥本命精元,默默离去。

而后,侍女雪鸢招呼另外两名小仙娥,将姮姝扶进了内室隔间泡药浴。

又过了一会儿,花神终于含笑开口:“洪荒斧,原本是你亲自提取了洪荒元泥中的元铁,亲手锻造的本命法宝,无论你成了何等模样,神魂寄托在何处,它都应该感应得到,尾随你而来,或许,它已经在路途中了……”

周行听了,心中并没有受到多大震撼,却开始暗自质疑花神的话。他的记忆中,却从来没有见过洪荒斧。

如果花神的话是真的,那么,那把斧子,要么已经彻底消亡,要么,已经被禁锢住了。

要么,它真的还在赶来的路上。

那把斧子赶过来的这条路,可真漫长啊,他已经历经九世,度过了一千多年的岁月,可它依然还在赶来的路上。

花神再次淡然一笑,那笑容却令周行觉得异常疏离,就如初见那般,她美轮美奂,却高邈而不可攀。

“你一定很奇怪吧,为什么那斧子一直没来找你?因为你的神魂神魄,并不是最强的那一部分魂魄,如今有了这具法身的加持,你应该算是最强神魂了,据我估计,洪荒斧很可能已经在赶来寻你的路上了……”

“但是,也许会被其他比较强的神魂神魄中途截胡。因为你没有神祇记忆,也没有接收神祇传承,所以,你还得自己战胜自己……”

花神继续说了一些,周行只关注了一点,那就是他假装有了记忆的云腾上神回归,却筐瓢了,所以,花神才有那些复杂而诡异的神色。

在女神面前,实在有点丢份儿。

不过,他内心强大,继续镇定自若地与花神聊洪荒镜的消息。

花神突然又笑了一下,是很明显的自嘲的笑。

笑里噙着晶莹的泪,只溢出一只眼角半寸,就突然消逝了。

“洪荒镜,是我的本命法宝,也是你亲手锻造的……”

这个,周行倒是没有想到,真的很意外。

这么说,他有可能是一位锻造大神,因为喜爱做饭,也就成了厨神。

如此大有来头的他,生来就是自带光环的主角啊。

那,这一世,他岂不是有可能咸鱼翻身?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