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的悠闲山村生活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洪武县,仙桃村。

村口,树荫下,几个老人正在闲聊。

郭栋走在那条通往村里的小路上,神情落寞,有些不太自然。

相亲又失败了!

想起之前的几次相亲经历,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之前相亲的时候,跟女孩聊得很投机,转头就是三个字,不同意!

委婉一些的女孩,在他离开的时候,还会主动加微信。

虽然回到家就被对方拉黑,面子却是给足了。

今天这个更直接,开口就是问他有没有房子,有没有车子。

这年头,住在农村,谁家没有房子和车子?

独立的院子,一层四间的小平房,两个轮子的小电驴。

可以说,房和车他是一样不缺!

总比在城里租个单间,每天挤地铁上班要强太多了吧?

结局跟以前一样,只是今天的打击有点大。

他现在最怕的就是经过这村口的位置。

一些老家伙,每天闲着没事做,总会家长里短,从这个村说到那个村。

十里八乡,就没有他们不知道的事情。

这不,郭栋刚刚走到村口,就有人打招呼了。

“我说果冻,这么快就回来了?今天见的那女孩咋样?壮实不?”

果冻是郭栋的外号,从小就有这么一个外号,村里人都这么称呼他,显得亲切。

听着这话,郭栋脸上硬是挤出了一丝笑容。

“挺好,就是聊不到一块去,觉得不太适合。”

好话还是要说两句的,不然面子上过不去呀。

“你小子,今年都见好几个了,这总不能一个都看不上吧?”

“也不是我看不上,主要是跟人家聊不来,人家女孩子也不同意呀。”

“聊不来是假,肯定是嫌人家不够漂亮!像今天你见那个,我就认识。

人家那长得,那叫一个壮实,而且能吃苦,是个好人家!”

老人们心知肚明,知道郭栋脸皮薄,不想拿话刺激他。

但是,等郭栋一离开,那坏话肯定一箩筐。

郭栋也是随口应付了几句,加快脚步回到了家里。

家门口停了一辆摩托车,还趴着一条瘦瘦的细犬。

看见郭栋归来,那通体黑色的细犬,眼睛眨了两下,又趴在那里睡了起来。

不用想也知道,这是有人又来家里讨债了。

人还没进院门,就听到了院里的对话。

“安叔,我真的只是顺道过来看看,顺便再给果冻介绍个工作。”

“你安叔我又不是傻子,你家什么情况我还不清楚?等果冻这次的果子卖了钱,我让他给你送去。”

“叔,我……我这也是没办法了,但凡有点办法,我也不会来找您。”

“行了,当初为了建这房子,借了你家的钱也好几年了,就算你不来要,我这心里也不好受。

东西你就带回去吧,你家里还有两个娃呢,留在这里也是浪费。”

“叔,我……”

“带回去吧,果冻工作的事情,你就帮忙,多费心了。”

听到这里,院外郭栋深吸了一口气,故意制造出了一点动静。

“爷爷,我回来了!”

声音洪亮,仿佛没事人一样,看到院中的男子时,笑着说道:“耗子叔,今天这么有空?”

那男子面色有点尴尬:“这小的时候受过安叔的大恩,有空就过来看看呗。”

“既然来了,就留下吃个饭呗!”

郭栋心里明镜似的,却也不好开口,只好说了句客套话。

欠钱的来讨债,还跟求爷爷告奶奶一样,这种情况他都替对方难受。

但是没办法,自家确实没钱。

有钱的话,他会第一个把对方的钱给还上。

耗子叔是个好人,但不是一个好老板。

换作其它人,早就来家里闹事了。

可是他每次来,还都带着礼物,死活开不了要钱的这个口。

“吃饭就不用了,我就是过来看看。

对了,我有一个表哥,在县城上班,昨天听他说,公司缺人。

如果可以,我改天带你去看看!一个月有两千多呢。”

两千块的工资,在现在这个社会,很少很少了。

可是郭栋听到这里却是心动了,点了点头。

“过两天看看吧,我先把果园里的果子收了,卖了钱,就不做了,去城里打工!”

孟浩离开了,带着那两箱小孩子喝的饮料离开的。

郭栋看着院子里摆弄着中药的爷爷,沉默了许久。

直到爷爷将那那中药摆弄完,收进了屋里。

再次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袋子。

来到郭栋面前,将手中的袋子递到了郭栋的手中。

“找个时间,拿到城里卖掉,卖的钱先给耗子家送去,其它的以后再说。”

接过那小袋子,打开看了一眼,他突然急了。

“爷爷,这葫芦可是咱们家祖传的,真的要卖?”

“什么祖传不祖传的,放在家里这么久,一点用处都没有,还不如换点钱来得实在。”

拿着那葫芦,郭栋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总觉得这东西不该卖。

“行,我改天有空了去城里问问。”

说着,他提着桶,扛着锄头,朝外走去。

“黑子,走喽,去果园!”

爷爷站在院子里,看着对方的模样,没好气地说道:“去果园也换身衣服呀,你这个样子,以后衣服还穿不?”

这套衣服可是郭栋相亲专用。

平时舍不得穿,只有去相亲的时候才会穿上半天。

郭栋却是一点都不在意,笑着说道:“没事,脏了再洗一下还能穿。”

说话间,一人一狗已经朝着山上跑去。

至于郭栋今天相亲的事,爷爷不问,郭栋也不主动提起。

二人心照不宣。

黄了呗!

没有爹娘,外面还欠了一屁股债,但凡是个正常的女孩都不愿意跟郭栋过一辈子。

但是郭栋没办法,明知不成,还是要去。

如果有一次不去,下次就不一定有人到他家来说媒了。

穷人家的孩子,就是这样,被逼无奈!

“汪汪!”

人还没到山上呢,黑子突然冲着郭栋叫了起来。

那模样,颇为着急,一个劲地在提醒着郭栋。

“发啥疯呢?”郭栋没好气地回头看了一眼。

这一看不要紧,只见地上有一串血迹,一直顺着山路,来到了他的脚下。

几乎是下意识地朝着自己的身上找去。

只见,心口的位置,衣服红了一片。

没有伤口,唯有那一摊血迹!

砰!

失血过多的郭栋,在看到血的那一刻,就这么昏了过去。

口袋里的葫芦也滚落在地,仿佛活了一般,突然竖立起来。

吸食起了郭栋身上所流下来的鲜血!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