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人如蝼蚁,命如草芥

听书 - 我用摇钱树精通武道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大商定鼎天下,开内九州外四州,十三州盛世繁华。

然,钱康末世,地震、洪水、雪灾、蝗灾……

天下崩坏,群雄割据,门派林立,邪教横行,群魔乱舞,匪患处处,民不聊生。

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

灰沉沉的天空见不到几缕阳光,空气浑浊沉闷连一丝风也无。

大商·兖州·荣江郡·莱芜城。

厚重的城墙古旧斑驳,一些地方砖石脱落露出里面的土坯,城墙上,巡逻的士卒没精打采地抱着长枪,头靠在枪杆上打盹。

城门口直道上聚集了不少穿着破汗衫手里提着镐头的人,在这里等着城门开启。

人群中,一个身材明显比周围人高上一头的男人微微弓着腰,矿稿立在身边,人正聚精会神地跟手里黑面饼撕扯,战斗。

黑面饼又艮又硬,咽下去的时候会扎的嗓子有些疼,若是换做三个月前,王善肯定是咽不下去的。

但事实证明,人的潜力是无穷的,不逼一逼你永远不知道自己的下限有多低。

济源山距离莱芜城大约半个时辰的路程,这里常年驻扎着三支百人队看护这座矿山,是莱芜城的重要财源。

一走进矿洞,立刻感觉一股阴冷袭来,矿洞不见天日,哪怕是盛夏时节依旧阴冷潮湿,常年在这里工作的矿工各个身躯佝偻,骨结粗大,这可不是强壮,这是风湿性关节炎。

冷风一吹,王善就感觉浑身骨结都开始发酸。

呼~呼~呼,王善一下下轮着手里的矿镐对着石壁用力,钉钉当当声中,一块块矿石落下。

将矿稿放下,弯腰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赤铁矿石丢进竹筐,这既给自己喘口气恢复下体力,又不浪费一丝时间。

穿越的第一夜,王善横竖睡不着,仔细回忆了半夜,从记忆的缝隙里仔细翻看,整个世界都写着两个字‘吃人’!

老父母很是重男轻女,但姐姐妹妹却没有一丝怨言反而对他很好,哪怕自己饿着也要让王善吃饱。

特别是大姐在车马行上班,在家里少吃几口留给王善,自己在车马行里从大牲口嘴里抠点吃的填肚子。

正是因为家人这份刻骨铭心的感情,王善才能很快接受来到这个人命贱如草的乱世的。

当然,支撑他的最重要因素是他并非空手来的,而是脑子里的那一颗‘摇钱树’。

一株小树,通体金黄色,上面看不清楚,最下面一层的树杈上没有任何树叶,有的是一枚枚铜钱,只是颜色十分暗淡。

根据王善脑海里那莫名多出来是信息显示,这分明就是‘新款’第一神器‘摇钱树’!

而且激活方式也很‘要钱’,每一枚铜钱的激活都需要大量的‘铜钱’!

王善之前测试了一下,仅有的100枚铜钱被‘摇钱树’吸收掉也只点亮了那么一丝丝进度条罢了,如果不是进度条上显示了个0.1%,他怕不是都看不出来有任何变化!

按照这吸收法,要100000铜钱,也就是100两的银子才能点亮一枚铜钱。

王善不知道钱是不是万能的,反正目前看到的‘铜钱’让他满是憧憬。

氪金修炼,‘悟性’绝伦,快速领悟功法秘籍。

买命钱,买命不死!

卖命钱,乾坤一掷!

所以,这是真真正正的‘金手指’!

只是,在这么个家无隔夜粮的世道,全家人敲骨吸髓了也不值10两银子的世界,100两……

简直了!

最终,王善才想了这么个办法,来矿洞上工,虽然挖出来的只是铜矿矿石,但那也是铜不是,虽非锻造好的铜钱,但也是可以吸收,就是效率很慢罢了。

一手抓着一块矿石,眼见矿石的颜色都暗淡了几分,王善这才将矿石扔进筐内。

这是矿石内的五金精华被吸收了一部分的原因,当然,不能做的太过分,会被人看出来。

等矿石差不多装满了,这蹲下身子将筐背好,深吸一口气,弓腰用力,双腿上青筋暴起,慢慢站了起来。

背着矿石到了外面,将矿石交给掌秤。

掌秤伸手抓起十几块矿石丢到旁边,看着秤平了,这才高声喊道:“150斤!”

王善只是撇了旁边那堆成小山般的矿石一眼便转身走了,在段长杜开济那里领了三个铁牌。

180斤等于150,150就等于100,这叫四舍五入!

至于多的,那就跟王善无关了,那叫油水。

这处铁矿有一个矿长,三个段长,六个掌秤,正常的产量是要上报的,多的油水是这些管理者吃的。

别想反抗,不说那三支驻扎这里的百人队,矿长可是正经的武师,三个段长也是练武的。

具体的境界,王善是搞不清楚的,但他听说,即便是掌秤,普通七八个大汉也进不了身的。

重新背上竹筐,王善迈步又朝矿洞走去,迎面就看到两个士卒拖着一具尸体走了出来。

这是又有人累死在矿洞里了,尸体就被随意扔到一边,如果有家人就自己背走,没有的话晚上直接扔到后山。

自然有野兽会去‘清理’尸体。

人如蝼蚁,命如草芥。

王善背着筐在矿洞内走着,干重体力活就会出汗,再被矿洞里的阴冷湿气一吹,那带走的不是体温,是生命力!

矿工这活真不是人干的。

只是金手指在身,王善无论如何也要尽快激活它!

至于用现代技术白手起家……不说有没有这个技术,王善敢拿脑袋担保,他今天弄出来,明天,全家人就会被抓起来严刑拷打!

默默无言……王善心情乱七八蕉的走回刚刚挖掘的位置,放下背筐,一屁股坐在地上。

每当疲惫到要放弃的时候,王善就会静坐闭目,注意力集中在摇钱树上,在这里挖了三个月了,那枚铜钱已经点亮了48%,按照这个进度,再有三个月这枚铜钱就能点亮!

就是看着每天增长的0.5%进度给了王善动力,才让他在这个吃人一样的矿洞中坚持下来!

当然,矿工这活虽然废人,但赚钱也相对其他工作多,干的越多,赚的越多,王善急需攒钱。

现钱!

这世道没有法律,只有强权!

有钱都是假的,唯有一身足以自保的武力才是真实不虚的。

只要有一身把式就饿不着,哪怕加入帮派也能混口饭吃,若是步入段长杜开济这样的,也会有人上门来花大价钱请你出山。

像矿长这种武师,是站在莱芜城上面的大人物,跺跺脚整个莱芜城都要颤三颤。

“1500斤。”杜开济从抽屉里数出150枚铜钱丢过来。

“谢谢大人。”王善笑着点点头,双手接过铜钱揣进怀里,这才提着镐头朝着外面走去。

一路到家,伸手刚要敲门,门便自己开了,这让王善眉头就是一皱。

莱芜城外城可不太平,应该说特别的混乱,家里有人房门也肯定用顶门杠顶死的,绝对不会这么大敞四开。

快步走进屋内,便看到屋内很是凌乱,王父蹲坐上地上一言不发,王母在一旁弯腰默默做着饭,里屋还隐隐传来压抑的哭泣声,听声音是小妹的。

“怎么了这是?”王善连忙出声问道。

王父抬头看了王善一眼,叹了口气又低下头,王母身子僵硬了下也没回头。

见状,王善这个急啊,跺了跺脚朝里屋走去,小妹王雪在床上抱着被子哭,大姐王来弟在一旁安抚着。

“到底怎么回事?”王善语带心疼地急且问道。

“刘家人又来催婚了。”大姐哼了一声咬牙说道。

“这帮狗娘养的王八蛋,也他妈的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猪尿泡样的东西,操!”一股股火拱的王善这小暴脾气又上来了,咬着后槽牙,这会儿刘家兄弟要是没走,他敢跟他们拼命。

“阿善,人家有三个兄弟,不行的,打不过的,忍一忍,忍一忍!”门口王父的沙哑的声音传来,话语里透露着颓然,老迈的身体越发佝偻了。

在屋内转了几个圈,王父说的对,王善有火都没处发。

这刘家不单单兄弟三人,而且三兄弟都加入了血手帮,虽然只是底层的小喽啰,可也不是王家能招惹的起的。

莱芜城分内外两城,王家这种贫民都生活在外城,而在外城生活,最绕不开的一个问题就是帮派。

别指望衙门!

几年前动乱后,整个大商就彻底失去了秩序,各城基本就是自治状态,莱芜城现在掌权的是原本城守备张镇山,张家。

而张家虽然是守备家族,可对外震慑山匪和流寇,对内还要震慑那些盘踞在莱芜的百年家族,为了保持震慑力不但无法裁军反而还要扩军,在失去国家供养后就只能加大剥削底层百姓。

现在的莱芜,就内城还算秩序不错,外城的话已经完全是帮派说的算了。

不同区域,有不同的帮派管理,偌大的莱芜外城,大大小小的帮派有几十个。

所以,王善他们这种底层居民,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绕不开那么帮派。

这就是之前王善根本不敢想办法给家里赚钱的原因。

这世道,底层百姓要是有赚钱的门路,那简直就是找死。

因为你——不配!

现在的王善也不配!

……

……

萌新作者,24K纯萌的!

在这个白雪皑皑的寒冬,无比苛求一丝来自读者的温暖,让萌新慰藉。

推荐竟然需要PK追读……

求推荐,求月票,求收藏,最重要的,求追读!

发布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