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炼气有成和新邻居

听书 - 我有一枚两界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笼统一点来说,阴幽冥土的存在,就是人死之后如果或有意或无意的变成了鬼,就有了可以存在和生活的土地,再加上幽冥之气的存在,鬼物也可以开始修炼。

于是随着时间推移,阴幽冥土中的鬼物就越来越多,各路鬼王争雄,甚至慢慢将各路阴幽冥土开出了联系通道,号称幽冥界。

幽冥界中,各路鬼王林立,有强有弱,或争斗,或合作,纷争不休,甚至已经开始影响阳间生人。

而且,这些鬼物生活在幽冥界中,不受阳间管束,时不时就来阳间吸点阳气打打牙祭,令阳间朝廷焦头烂额。

于是,为了应对这一影响自己统治和稳定的力量,历朝历代的朝廷,都会册封死亡的官员和兵将,以香火神道养魂成灵,驻守各地城隍庙,成立阴司,应对各地阴幽冥土中的鬼物,保证阳间生活。

然后……

招讨百年,待新朝成立,上一家朝廷的城隍,就又变成幽冥界中的鬼王雄主……

“这……无限循环吗?”

明章道长摇了摇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幸好大景朝国力强盛,当年以武立国,兵多将广,如今六百年过去,据说很多城隍都已经攻入了幽冥界。”

陆征摇了摇头,心道这又能怎么样,除非能像华夏传说那样建立十殿阎罗体系,否则……

好吧,陆征反应过来,历朝历代的朝廷当然都想这样做,只不过是实力办不到而已。

即便是华夏传说,也有地藏王菩萨和酆都大帝坐镇幽冥,也有各种为恶害人的鬼物频频出没。

无论在哪个世界,真理都建立在拳头之上。

“夜阑王就是幽冥界中靠近桐林县的一个鬼王。”

明章道长解释道,“不过说是鬼王,其实实力一般,和桐林县城隍也就在伯仲之间。”

“额,鬼物是可以随时从幽冥界中出来吗?”

“哪有那么容易,大能之士的确可以随时出入,不过对于普通的鬼物,还是要走固定通道,而且这些鬼物一般也不会出现在阳间。

毕竟阳间除了城隍专门针对他们,还有各种修行者,他们出来也是很危险的。”

“那这个尸鬼……”

“画皮之术,可以收敛气息,非大能难以察觉。”

“哦。”陆征点点头,大概了解了,“那个,妖呢?”

他可还记得,明章道长刚刚还说了桐林县周边有妖!

“妖……”明章道长想了想,“等你碰上了就知道了。”

陆征,“……”

说了半天,天色也渐渐晚了,陆征将那尸鬼的所有东西都留在了白云观,然后恭敬的告辞离开。

虽然今日之事看起来像一场交易,其实是陆征受了极大的好处。

没了后患,又以两件自己不能用的法门换了一门吐纳法,还知道了城隍和幽冥界的事。

所以陆征很是承情,已经准备好去现代采购一些白云观能用得上的礼物了。

……

这次返归桐林县更晚,不过却没有碰上事故。

打发李伯去休息,陆征就转回了卧室。

“提升!”

然后玉印中的气运之光倏忽之间就消失了三缕,陆征的丹田中蓦然腾起一股微若游丝的气感,开始循着明章道长给他指点的路线,在他体内循环游走。

“啧啧,其实感应气机也不是这么困难的嘛。”

陆征嘿嘿笑道,“再提升!”

“嗡!”

一缕气运消失,体内的气机又增长了一分。

“再提升!”

直到第四缕气运之光消耗,陆征才达到了适应期。

这个时候,他体内的气机,已经壮大了一圈。

爽!

陆征站起身来,让真气在体内绕周天循环。

他能感觉到,这真气在缓慢改变自己的身体,缓慢增长着自己的精气神,让自己身体更健康,让自己精神更好,让自己头脑更清明。

而且这还是附带作用,陆征能感觉到,那真气明显还有更神异的作用,只是他如今还不会而已。

怪不得人人都想修炼!

于是陆征也没穿回现代,而是就在古代这边洗漱了一番,然后倒头就睡。

……

获得呼吸法后,陆征在两个世界都进行了修炼,最后得出的理论可喜也不可喜。

现代竟然也可以修炼,但是进展缓慢到近乎可以忽略不计,修炼出来的那点真气,都是从自己体内凝练出来的。

所以,陆征一是证明了古代这边的天地中存在某种可以加速修炼的气体物质,二是证明了现代也能修炼,只是效果太差。

……

接下来的几天,陆征都在考察桐林县的药铺和糖铺,并无其他事情发生,生活难得进入了平静期。

后来听说县里一个书生报官说自己家里失踪了一个姑娘,不过后面无果而终了。

“嗯,从安坊中有一个铺子挂了牌子,只不过竟然要价两百贯。”

“开药铺,确实是只需要一家店面,只不过得请一个懂行的老人。”

“开糖铺,却还得同步收购一家制糖坊,以作伪装,嗯,倒也不一定,假装从制糖坊收购也行。”

“没钱啊……没人啊……”

陆征两边考察,只感觉事情很是为难。

怪不得都说创业是毒鸡汤,我都是有外挂的人了,竟然还是觉得创业麻烦,由此可见一斑。

又在县里转了一天,陆征手里拿着从店里买来的饴糖,一边走着一边往嘴里扔。

刚刚走进巷子,陆征就看到几辆大车停在自己院落的隔壁,有脚夫进进出出的,一箱一箱的搬着东西往进送。

“咦,隔壁院子被买下来了?”

陆征住着的这条街道里,既有独门独院的,也有几家合住一个院子里面的,当然也有空着的院落。

他初来乍到,又独来独往,和街道左近的邻居只是点头之交,并没有深入交往。

而且他选择的这处院子虽然靠近街口,不过隔壁两间院落却一直空置荒废,并无人住。

如今看来,他隔壁的这处院子是卖出去了。

路过门口,陆征往里一看,就看到有泥瓦匠和木工在干活,一个看起来五六十岁的老者,正在指挥脚夫放置东西。

眼睛一瞥,就看到了陆征,于是那老者满脸堆笑的出门,一边拱手一边笑道,“小老儿姓柳,公子可就是隔壁的陆公子吗?小老儿刚刚登门拜访,下人说您出门了。”

“见过柳先生。”陆征也拱手回礼。

“当不得公子先生之称,叫声柳老丈即可。”老者笑呵呵的说道。

陆征闻言笑道,“您也别叫我公子了,叫我陆征就行,老丈从何而来?”

“我本姚州人士,如今一家落户桐林县,准备在县里开家医馆,还要请陆郎以后多多关照。”

“您客气了,我也才来不到一个月,咱们互相照应。”

随意聊了两句,陆征这才告辞离开,回家吃饭。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