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人鬼殊途

听书 - 巡天妖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深夜,天空中飘着小雨。

在梁城外,出城的小路上,拉车的老马正哼哧哼哧着步履蹒跚。

月光透过树叶,洒落在赶着马车的老汉脸上,映照出了几分溢于言表的慌乱。

车内,一盏烛光透过窗帘,时不时伴随着马车的颠簸晃动几下,隐约之间,能看见一道人影在车内秉烛夜读。

小路的两旁,虫鸣声不绝于耳。

唯独车轮碾过泥土的声音,打破了这份林中的和谐。

赶车的老汉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探出脑袋看向马车的后方,仅仅是糊弄般的扫了一眼,他就吓得连忙收回目光。

“还..还在。”老汉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上面早已是细汗密布。

老汉所说的,是跟在马车后面的书生打扮的年轻人。

那年轻人约莫二十出头的年纪,身上穿着已经有些褪色的青墨色长衫,手中拿着一柄折扇。

折扇分明没有打开,可那年轻人却装模作样的摆动着,还时不时左顾右盼。

这幅作态,不似赶夜路的书生,反而像是出来踏青的文人骚客。

他身后背着一个布包裹,腰间挎着一柄朴实无华的长剑。红色的剑穗在行走间一晃一晃的,颇有些灵动之感。

老汉不敢再想那年轻人的模样,转头看向身后的车厢,低声问道:“小姐,那人已经跟了一路了。”

片刻之后,车厢里响起平静的女声。

“兴许是同路吧。”

“小姐,从白天你我进城的时候,那人便跟了上来。”老汉声音很低,语气中却带着焦急,“我们赶了一天的路了!这荒山野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若是那人起了歹意...”

“那便停下稍待片刻,若只是同路,不妨捎他一段。”

“若不是呢?”

小姐没有再回应,似是懒得理会车夫的询问,又或是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马车停下了。

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后方的年轻人就来到了马车旁边。

他顿住脚步,先是扫了一眼浑身紧绷的车夫,随后才将目光落在了马车的小窗户上。

年轻人的眼睛映照出透过车窗的烛火,显得熠熠生辉。

他嘴角噙着若有若无的笑容,开口问道:

“怎么不走了?”

“这位公子,还未请教...”

“在下青阳县林季。”

“林公子。”

又是片刻的沉默。

马车中的小姐道:“林公子跟了一路了,请问公子去往何处?若是同路的话,不妨与我主仆二人同行,路上寂寞,也好多个说话的伴。”

“并非同路。”林季摇头。

“那公子为何一直跟在后面?莫不是起了歹意?”小姐的语气变得严厉了些,“大秦王朝律法严明,公子仪表堂堂,不该如此不智的。”

听到小姐的这番话,林季明显有些意外,脸上的笑容浓郁了几分,但是又很快收敛。

“小姐贵姓?”

“免贵,姓洛。”

“洛小姐是去往京城的吧?姓洛...该是当朝宰相洛玄一的后代,洛府的大小姐?”

林季看向马车上的‘洛’字,轻笑道:“洛小姐不必担忧,我并非歹人,只是恰巧也要去一趟京城罢了。”

车厢里,洛小姐轻轻皱眉,放下了手中卷起的书籍。

“那先前问公子是否同路,公子为何否认?”

林季却没有回答,而是伸出手说道:“小姐是否有什么贴身的信物要带回京城?”

“信物?”洛小姐不明所以,只觉得林季颇有些莫名其妙。

可心中这般想着,她却下意识的解下了腰间的一个小香囊,从车窗中递了出去。

“这是我母亲给我做的香囊,我从小到大,这香囊从未离身。”

递过香囊之后,洛小姐才回过神来,她怎么把贴身的物件给了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林季接过香囊之后,又展开了手中的折扇,有一搭没一搭的晃动着,却没有再理会洛小姐,而是直接越过了马车,顺着小路继续向前。

早已吓得浑身汗毛竖起的车夫,直至此时才瞪着眼睛,道:“小姐,那..那人的扇子...”

“扇子怎么了?”洛小姐不解。

“白扇,当中一个‘斩’字!”

洛小姐神情一滞。

“监天司?”

监天司的名头,在民间还要胜过官府衙门。

妖魔鬼怪作祟,可比那打家劫舍的歹人要可怖千百倍。

远处已经没了林季的身影。

可就在洛小姐准备吩咐启程的时候,一道飘忽不定的声音却又在主仆二人耳旁响起。

“虽然都是去京城,可人鬼殊途,又怎算的上是同路呢?”

主仆二人怔在了原地。

“人鬼...殊途?”洛小姐喃喃念叨了两句,似是明白了什么。

再回头,疲惫的老马,赶车的车夫都已经不见了踪影。

她拿起车厢内的铜镜,却在镜中看不到自己的模样。

“我...难道...死了吗?”

...

“一个月前,京城洛家的大小姐来梁城探亲,却不想在路上遇到了劫道的歹人。”

“洛家车队的护卫为了护住尽皆惨死,但也硬生生护送着洛小姐到了梁城外不足一里的地方...可惜了,抽不出人手去梁城求援,最终还是功亏一篑,被歹人追上。”

“根据衙门的仵作所说,洛小姐是走投无路之后,不想落在歹人手中,于是自尽而死。”

林季独自一人走在林间的小道上,手中的折扇打开后置于头顶,阻挡着雨水的侵袭,脸上却见不到刚刚的笑意了。

“死后的鬼魂,以为自己还活着,竟然还想回京城。”林季暗暗摇头,“若是没人点破,去到京城之后,区区鬼物不等进城,便要被那滔天的龙气震得魂飞魄散,连转世投胎的机会都没了。”

如今的大秦皇朝,正是新王刚刚登基,龙脉翻腾的时候。

而京城则更是国家龙气汇聚之地,寻常的妖魔鬼怪,魑魅魍魉别说进城,连靠近都做不到。

林季摩挲着手中的香囊。

“若是往常,似这般不曾害人的小鬼,放过也就放过了...可如今这世道,没有丁点修为的孤魂野鬼,哪怕被山中的妖怪拿了去做伥鬼,都算得上运气不错了。”

林季又想到了不久前才在梁城监天司里看到的案卷。

妖道杀人炼魂,需将还未失去意识的鬼魂,用灵火灼烧七七四十九日,才能获得那聊胜于无的些许魂元。

这般痛苦,即便是心智最坚韧的苦行高僧,也未必承受的下来。

除此之外,这梁城外还有鬼王城,常有鬼王手下的喽啰鬼怪在夜间游荡,要么抓捕孤魂野鬼,要么弄死行人,再抓捕孤魂野鬼。

至于抓回去做什么,林季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但总归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还是转世投胎了好,至少不用在死后再受苦难。人生不过几十秋,可若成了鬼还被人拿住,那才是真正的折磨。”

林季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小本子,本子的封面上写着‘因果簿’三个大字。

翻到空白的一页,用指尖随意比划了两下。

一行小字顿时浮现。

‘京城洛家小姐香囊’

刹那间,林季就感到隐约之间,有什么东西缠上了自己。

他很清楚,这就是洛小姐的因果,将香囊交还之后,这份因果才能了结。

记载在因果簿上的因果了结之后,林季会得到一些玄之又玄的加持。

是天道的眷顾,又或者是其他?

林季也搞不清楚,兴许是功德之类的东西吧。

反正他自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这因果簿就一直在他的身边。

而且当他用因果簿完成自己接下的因果之后,他的修炼就没有了瓶颈,并且一路顺风顺水,进境极快。

年仅二十出头,便有了第三境开灵境的实力,这可不是天赋可以解释的速度。

除此之外,每次他替旁人完成因果,都会在第二天获得好运。

上到修炼顿悟、捡到天材地宝;下到偶遇难得的珍馐美味,或者干脆路上捡钱。

虽然大多数时候,来自于因果的馈赠,对于林季来说都只能算是聊胜于无。

但这份替他人完成因果的馈赠却从未缺席过。

“等去京城述职之后,离开的时候,再去洛家走一趟,把这香囊还回去吧。”

将这件事暂且放下,林季看到了前方有一处山神庙。

正好林中的雨势越来越大,这倒是个躲雨的好地方。

脚步快了几分,近乎小跑着来到庙前,庙中有火光闪烁,还有交谈的声音响起。

“是和我一般赶夜路,在此躲雨的行人吧。”

心中想着,林季在庙门口拱了拱手。

“林中雨大,烦请各位腾个地方让在下栖身片刻,雨停便走。”

说着话的功夫,林季一只脚已经迈进了山神庙。

可当他看到庙中情景时,脸上却不由泛起苦笑。

“这倒是赶巧了。”

“诸位,当我未曾来过,可好?”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