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从凡人国君到仙道人皇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大王,三日前石中县刘家村遭遇妖魔袭击,全村一百二十三人无一活口。”

“这已经是这个月来第五次有村庄遭遇妖魔袭击,共死亡六百三十四人。”

魏国王宫大殿,群臣正在向国君魏恒上奏。

魏恒虽贵为一国君主,但这里却是一个人族势弱,妖魔鬼怪食人的世界,国君也不顶用。

忽的,一阵妖风卷过,一名鸟头妖怪出现在王宫大殿上,吓的群臣惊恐大叫。

“有妖怪!”

“快!有妖怪!”

殿外甲士听到喊声,连忙进入殿中护卫。

“聒噪!”只见鸟头妖怪冷哼一声,冲进来的甲士尽数被不知名的力量击飞出去。

有的摔在墙上,口吐鲜血倒地不起。

有的摔在窗户上,撞出一个大洞飞了出去。

此情此景,吓的满堂群臣全部颤抖跪地,不停的求饶道:“大仙饶命!大仙饶命!”

鸟头妖怪见坐在王座上的魏国国君并没有像他的臣子们这般,饶有兴致的问道,“你便是魏国国君?”

魏恒默然无声,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因为,这是废话。

“呵呵。”鸟头妖怪见此,轻笑了两声,自顾自的说道,“吾乃落山山君座下护法,此次前来是要通知你们一件事情。”

“三个月后,山君大人大寿,魏国需献上一千对童男童女送到落山脚下。”

“这是国君献给山君的贺礼,可明白?”

“如果你们办的够好,大人或可考虑让你们在国内修建山君庙宇,将魏国纳入大人守护的国度。”

说完,扫了一眼大殿中伏地颤抖的群臣,大笑两声,又化作一阵妖风,只听离去的妖风中传出它的声音,“如果三个月后山君没在落山脚下看到一千对童男童女,那么山君会前来自取,到时可不会像今日这般客气。”

声音渐远,却能清晰的听到对方的狂妄与不屑,

“所谓王侯,蝼蚁而已!”

“北域人族,食粮罢了。”

魏恒闻言双拳紧握,面黑如墨,又一次感受到命运皆在他人之手的无力。

他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蓝星。

在蓝星,他于有着资本主义最后的堡垒之称的深市的一家工厂打螺丝。

每天工作十四个小时,半年没有休息,一日夜班下班回到宿舍睡下,醒来便来成了魏国王后腹中的婴儿。

从出生到现在十五年过去,他对这个世界有着了解。

简而言之,这是一个光怪陆离,妖魔吃人的世界。

七日前,魏国上代君主和王后,也就是魏恒的父王母后双双殒命。

起因,是王城外的漯河在晴天碧日下忽然决堤,水淹了下游的百姓。

官员将此事上报给上代魏王,上代魏王下令抢修河堤。

次日,宫女发现上代魏王与王后于寝宫中已成两具干尸。

魏恒大受打击,恨不得将那些嗜血残暴的妖魔鬼怪挫骨扬灰。

却,无能为力。

“大王,我们是否要准备一千对童男童女?”之前吓倒伏地的大臣们已经起身,其中一人连忙出声询问。

一千童男童女能买个平安,不然不仅是王座上的那位,在场的所有人都得遭殃!

“你觉得呢?”魏恒沉声反问。

大臣周子轩支支吾吾了一会,“如果我们能够获得山君的认可在国内兴建山君庙宇,那么咱们魏国百姓便可祭祀山君获得庇护,再也不用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

“再也不用?”另一边大臣胡之亮冷笑,“谁都知道,落山山君喜食人,最喜食童男童女。”

“若我魏国祭祀它,那么我们魏国从此以后就是它的菜园!”

“何来不用担惊受怕?”

周子轩反驳,“我们魏国人口有百万之众,一千对童男童女不过两千人,不费吹灰之力便能从成千上万黎庶中挑选完成。”

“用这一千对童男童女换来全国更多人的安定,不好吗?”

“就算山君日后还要,再从黎庶的子嗣中挑选不就是了?”

“有道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若是若怒了山君一切皆休。”

周子轩话音刚落,不少大臣齐声应喝,“大王,周大人所说甚是,总归只是献上一些黎庶的子嗣,却能保证国祚延续,只要我等还在,或可能有改变这般境地的方法。”

“呵呵,一个个道貌岸然恶心至极。”胡之亮呸了一声,“这次应了落山山君,日后它三天两头就要献上几千童男童女,尔等是不是觉得以我魏国百万之众,就算如此也没有关系?”

“胡之亮,你才道貌岸然。如今的情况是应了山君,国祚延续。恶了山君,难道要想像洛国那般几十万人口尽被打了牙祭?你是何居心?要陷大王于不利?”

魏恒被大殿的众臣吵的头疼,怒喝一声,“够了!”

“大王恕罪。”众臣惶恐归位。

“来人啊。”魏恒向殿外喊了一声。

“大王。”殿外众甲士闻声进殿单膝抱拳跪地。

“将刚才应和向山君献吾魏国幼儿的大臣尽数打入大牢。”魏恒冷声。

“喏!”众甲士齐声。

“大王。”周子轩等人惊叫,不明白魏恒为何如此。

魏恒冷笑,“你们子嗣的命就是命,黎庶子嗣的命就不是命?”

“亏你们还是我魏国大臣,竟说出如此言语!”

“吾都感到羞耻!”

周子轩等人连忙辩解,“大王,并不是我等自私自利,而是为了保证魏国国祚啊,只要国祚还在,一切都有可能。”

“若是山君震怒,伏尸百万,就什么都没有了啊!”

魏恒愤怒的摆了摆手,懒得多言,“拖下去。”紧接着又冷声道,“如吾魏国需要这般苟且偷生,亡了也就亡了。”

“在这里,不仅公卿贵族是魏国子民,黎庶同样也是。”

“要吾用两千童男童女甚至更多换取魏国一时安定,吾做不到,也不会做。”

“而且,就算这次献上童男童女,以落山山君的性格必会再要。”

“下一次,或可是两万之数。”

“再下一次,或可二十万之数。”

“再几次,吾魏国百万之众或可都进了山君的肚子。”

“胡国、梁国双双灭国这般活生生的例子就在眼前,竟还有人心存侥幸?”

“落山山君此次看上吾之魏国,已是将吾之国土当做狩猎场。”

“献上与不献,区别只是怎么样死而已!”

吐出心中的怒意,随即大喊一声,“李仁强。”

“臣在。”一名中年男子连忙出列。

“拟吾王令,将落山山君大寿贺礼的事情通告全国。”

魏恒说到这里,神情黯然,“是走是留,让百姓们自己决定吧。”

“吾是魏国国君,护持不了百姓,却也不想他们到最后还蒙在鼓子里等死。”

接着,看向大殿中的群臣,“做完这件事情之后,尔等是走是留也随意吧。”

“大王!”群臣顿时痛哭流涕。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