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从凡人国君到仙道人皇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天理循环?”死尸冷笑,“这世间还有天理可言?”

“弱肉强食,实力为尊!”

“谁的拳头大,谁就是天理!”

它周身怨气沸腾,奋身一跃,直逼王珊珊而去。

王珊珊毫不慌张,祭出十里河伯神力,周身顿时散发出一层青光,这青光清明至圣,对于阴邪鬼物有着极大的克制之力。

“啊!”死尸刚触碰到她的衣角,便发出痛苦的嚎叫。

它连忙退后几步,惊恐的瞪着王珊珊,不可思议的问道,“那是什么?”

它百思不得其解,眼前之人与它一样都是阴邪鬼物,同宗同源,为何对方的身上竟然散发着克制阴邪鬼物的青光?

就算是祭灵也不可能有着这种力量!

那力量神秘莫测,对于阴邪鬼物有着天然的压制,仿佛天生就处于对立面一样。

死尸想到深处,越发觉得事情严重,若是世间到处都有这种力量存在,阴邪鬼物还如何生存?

王珊珊笑吟吟的说道,“怎么?害怕了?”

死尸惊叫,“你到底怎么回事?为何会有这种力量?”

本来实力就稍弱,对方身上竟然还有一种压制阴煞之力的神秘力量,这还怎么打?

打肯定是打不过的,摆在眼前的只能是想办法遁走!

如果对方身上没有那种神秘力量,死尸自信掏出底牌也不是不能将王珊珊重伤甚至斩杀。

可是,那股神秘力量,让它知道就算放命一搏,也很可能没有效果!

而且,对方还说了,魏国大王拥有斩杀大妖的神鸟守护。

这里又是下邑城外,若是耽搁太久,魏王前来,到时想走都可能走不了了!

权衡利弊,死尸心知现在首要事情不是寻找孩子。

就算孩子已经被魏王斩杀,也不是报仇的首要时机。

而是先避其锋芒,保命要紧!

王珊珊也很吃惊,她完全没有想到拥有的十里河伯神力竟然对眼前的煞尸有着此等压制之力。

她不由在心底惊呼,“这就是地袛神灵之力吗?仅仅只是所散发出来的力量,就能压制世间一切阴煞邪祟。”

“果真神奇!”

想到这里,她又疑惑不解,“上个时代到底发生了什么?周国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竟然也会覆灭?”

见识所限,使得她下意识认为魏恒获得的这股力量来自周国传承。

无论是青鸾神鸟,还是召唤天雷,以及分封地袛神灵等等,皆是来自周国传承。

不然,为何其它国家的国君没有获得周国传承,唯有魏国与众不同便获得了周国传承?

她看向死尸,轻声道,“我先前已经说了,下辈子别作恶,或许你也能获得这股力量!”

王珊珊少说也有几百年的道行,自是能够看出魏恒册封她为十里河伯的目的。

魏国祭灵众多,各自为主,其中不乏邪恶之辈,这显然不是魏恒想要见到的。

因此,他必然会伐山破庙,改天换地。

到时,魏国祭灵不存,而百姓又需要守护,自是会分封地袛神灵以镇天下。

地袛神灵从何而来?

王珊珊看着眼前的死尸,如若这位没有作恶多端,或许魏恒因由缺少人手可能会给它一个机会。

“官人!”忽的,死尸朝着王珊珊身后惊喜大喊。

王珊珊听言,脸色一变,下意识认为来者是大妖级别的强者,只有如此才会到了近前她都没有感知到,连忙回头一看。

空无一人,什么都没有。

“不好!”王珊珊瞬间自知大意上当,迅速回头,却见那死尸似是有着不同寻常的遁术,竟然钻入了地底。

见此,心知不能再拖拉下去,不然真的给对方跑了。

她伸手一抛,一枚散发着青光的四方石块直逼死尸遁走的方向而去。

这枚石块,下盘四方,上半部乃是一只游鱼,正是那十里河伯神印。

神印迎风便涨,顷刻间已经是手掌大小。

“轰!”

印玺随着她的意念所动,小小的神印落下,如同一座大山降落,轰的一声落在死尸遁下的地方,溅起漫天尘埃。

“噗!”遭受重击,死尸顿时被震了出来,一口黑血喷出,已然遭受重创。

仅仅只是十里河伯之力,并不能将死尸怎样。

可王珊珊不只是十里河伯,她还是一只厉鬼。

厉鬼境界再持有河伯之力,不说能敌得过大妖,少说也能从大妖手下自保。

更何况,眼前的死尸只是初入平妖境界,本就不是王珊珊的对手。

双方交手,自是一边倒。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死尸盯着悬于空中将自己震出来的四方印玺,说不出的震惊。

它刚才沟壑天地阴气运转遁地神通,本可顺利逃脱,却被眼前四方印玺将阴煞之气震散,任凭它如何施展神通,也不能将散开的阴煞之气重新汇聚。

王珊珊也很惊讶,没想到河伯印玺竟然如此好用,她与水府中有过尝试,分水控水随心而欲,本以为只是在水脉中有着诸多妙用,没想到对付阴邪鬼物同样神妙万分!

她笑吟吟的说道,“是不是很惊讶?”

随后又道,“若不是看你与我同属一脉,又都是泸国人,我根本就不会与你废话。”

“现在,就请你上路吧。”

死尸眼见对方真的要下杀手,连忙大喊,“等一下!”

它紧接着说道,“我知道一处秘境宝地,其中可能藏有上古真宝,我将位置告知与你,可放我离开?”

王珊珊笑呵呵的说道,“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那么好骗?”

她看着死尸,冷声道,“上路吧。”

随即控制印玺直接向死尸砸去,两个堪比结丹期修士的阴邪鬼物斗法就是如此的朴实无华,没有花里胡哨的秘法,只有拿起一枚印玺猛砸。

“砰砰砰!”

尘土飞扬,死尸每遭河伯印玺砸一下,身上的阴气、怨气等阴煞之气就要消减几分。

王珊珊作为厉鬼,并不是没有独特的妙法。

只是她发现对付阴邪鬼物,河伯印玺远远比她的妙法更有效果,也就直接简单粗暴一点。

河伯印玺对死尸有着压制作用,任凭它拥有诸多手段也无法发挥作用,一时间惨叫连连。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