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命魂,废!婚约,毁!

听书 - 丹武至尊(无上帝尊)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为什么!”

随着一声凄厉大吼,叶星河猛的睁开眼睛。

眼中露出刻骨恨意!叶星河,青云城,叶家,家主庶子!从小展露天才之姿,八岁沟通天地灵气,十岁凝聚道宫,十三岁觉醒人级九品命魂!青云城震动!道宫有魂,是为命魂。

命魂,决定武者未来修为之高低。

命魂等级,由低到高,为:人、地、天、神!叶星河天赋,乃是青云城百年第一人!更在半年之前,进入方圆千里,规模最大的凌云宗,成为正式弟子。

他的命魂,是极为罕见的炼丹类命魂:龙纹紫金鼎。

其命魂,赋予了他强大的炼丹天赋!年仅十五,便成为最年轻的炼丹师学徒!前途不可限量!但,十日之前,却被骗回府中。

打碎道宫,剥离命魂!他的人级九品命魂,被他的亲生父亲叶泉,生生挖出!当着他的面,他的大哥,叶鸿,将命魂炼化!融入己身!武魂境界暴涨!而他,丹田破碎,身受重伤,摔倒在血泊之中,只剩一口气。

叶泉和叶鸿,看都没看他一眼!再醒来时,已是身在地牢。

与此同时,一则消息传遍青云城:叶家嫡子叶鸿,偶得大机缘,武魂境界提升,暴涨至人级九品!叶鸿,成为天才!而他,沦为废人!叶星河将被遗忘,甚至要死在阴暗地牢中!地牢大门发出一声刺耳摩擦声、“哟,还没死?

一条贱命还挺能扛?”

一道充满戏谑的声音响起。

一名华服青年走进来,二十岁上下,打量着叶星河。

在他旁边,则是一名威严中年。

身材削瘦,面容冷硬,薄薄的嘴唇带着几分刻薄。

叶泉!叶鸿!叶鸿看着叶星河,一张脸满是扭曲的兴奋!“叶星河,你不知道吧,现在我已经是人级九品武魂,被誉为青云城第一天才!”

他发出得意大笑:“而你这个贱种!就要在地牢中渡过残生!”

“为什么?”

叶星河抬起头来,他看都没看叶鸿,只是盯着叶泉,微弱问道。

叶星河自小天才,声名鹊起,但叶泉对他极为冷漠。

在府中,他的地位,甚至不如下人。

修炼资源,也是极少。

而叶鸿,锦衣玉食,大把资源倾泻。

到后来,叶星河锋芒,已经盖过叶鸿。

叶泉对他更加冷漠,叶鸿则屡次挑衅。

叶星河顾念亲情,主动离开家族,去到了凌云宗。

没想到,竟被如此对待!叶泉声音冷酷无比:“很简单,因为叶鸿是我的嫡子!是正室的儿子!”

“而你,是那个小贱人生下的卑贱庶子!”

叶鸿狂笑道:“你这贱种,你一出生开始,就注定,只是我的一块垫脚石!”

“炼化别人武魂,哪里有那么简单?”

“为了炼化你的武魂,我修炼这门功法整整十八年!”

叶泉沉默,显然是默认了这番话!叶星河浑身冰凉!“我从出生开始,就注定是垫脚石?”

下一刻,叶星河笑了。

满脸血污,笑容狰狞,但他笑的极为开怀。

大笑声中,叶星河感觉自己满心释然。

之前桎梏住他,让他不得自由,难受之极的一切枷锁,骤然间,都被打碎!笑声落下,他艰难的抬起头来:“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父亲!”

“叶泉!”

“自今日起,你我,恩断义绝!”

“我从小在家中,缺衣少食,地位还不如下人!更是受尽冷眼,未得你半点关爱!”

“这一道命魂,足以偿还这一切!”

叶星河声音铿锵,在地牢中滚荡。

叶泉看了叶星河一样,声音冷硬:“果然是养不熟的白眼狼,卑贱庶子!”

说罢,转身便走。

叶鸿并未离去叶鸿忽然嘴角露出一抹诡异:“对了,叶星河,我这儿还有一封信,你要不要听听?”

没等叶星河说话,他便抖开一封信,缓缓念着。

“叶伯父在上,侄女晴雪拜上……”叶星河浑身一震:“晴雪的信?”

苏晴雪。

正是叶星河的未婚妻!苏家,乃是凌云宗望门,之前叶星河以天才之姿进入凌云宗,被苏家家主看重。

苏晴雪亦是时时照顾,温柔款款,相处年余。

两者定下婚约,感情深厚。

叶鸿嘴角露出一抹戏谑,继续念道:“近日,听闻叶星河遭逢大变,沦为废人。

自古婚嫁,门当户对,今叶星河已至此,定无颜高攀。”

“故今日来信,婚约就此作罢!”

退婚!苏家,退婚!一封信里面,半分问候叶星河都没有!得知叶星河沦为废人,生死不知,他们不关心,不在意,反而!背叛他!人都不来,只送了一封信来,就如同,把叶星河如一只狗一样。

赶出家门!叶鸿抖了抖手中信,戏谑笑道:“叶星河,听到了么?”

“苏晴雪,悔婚了。”

他打量着叶星河,啧啧两声:“本来你这个废物,如果这次有幸不死,还可以去苏家当一个上门赘婿。”

“纵然地位卑微,也可以苟延残喘,渡过残生。”

“但现在,连这最后一条退路都没有了!”

他哈哈狂笑。

但是他没有看到,叶星河眼中,略微的黯然之后,接着涌起的坚毅光芒!坚毅背后,是滔天的怒火!但唯独没有恐惧,和绝望!叶鸿走到门口,忽然想到了什么,转身道:“至于你那爱若至宝的妹妹,我也不会忘记的。”

叶鸿搓了搓手,满脸淫笑:“过几日,我就让人把她接回来,到时候,会好好照顾她的!”

一口带血的唾沫直接吐在叶鸿脸上。

叶鸿先是一怔,而后瞬间暴怒。

一脚将叶星河踩在烂泥地上,脚在他的脸上碾来碾去!“叶星河,我废了你!”

此时,一道谄媚声音忽然响起:“大少爷,您这样的身份,打他,那是脏了您的手!”

“不如让小人代劳。”

一黑衣中年走进来,面色阴沉,颇为精干。

张桐,外来武者,十年前身受重伤,在青云城门口大雪之中,差点冻饿而死。

叶星河出外碰到,心生怜悯,将他带回疗伤。

后来,实力提升至淬体境三重,在叶家成为管事,手下有着十几名护卫。

叶星河对他有大恩。

张桐瞥了叶星河一眼,目光淡漠,毫无感情。

说话之人,正是张桐,他满脸谄媚,看向叶鸿。

叶鸿一愣,而后大笑:“有道理,这个机会,赏你了!”

叶鸿点头哈腰,而后转身一声狞笑,手中铁棍砸在叶星河右臂!咔的一声脆响,右臂直接断折!骨头粉碎!然后是左臂!无比的剧痛传来剧痛,叶星河双臂软软垂下!叶鸿大笑离去:“叶星河,以后每天,我都来收拾你一次!”

叶星河深深看了张桐一眼:“好,张桐,你很好!”

张桐低低一笑:“叶星河,你当年的救命之恩,我不会忘。”

“但,我犯不着为了你这个废物,得罪家主!”

砰地一声,铁门关闭。

武魂被夺!沦为废人!双臂尽碎!未婚妻背叛!妹妹危在旦夕!叶星河仰天大吼:“我不甘心!我叶星河,天才之姿,怎能沦为别人垫脚石?”

“天要亡我,我便逆天!”

“人要亡我,我便杀人!”

“今日欺我,辱我,害我之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哇的一声,一口心头热血喷在胸口。

他胸前,挂着一个玉佛,透着亘古荒凉气息。

玉佛手指,乃是十根小小玉髓雕就,每一根小小玉髓里面萦绕着云雾状的血气。

看上去神秘莫测。

乃是叶星河母亲当日留下。

也是她的唯一遗物。

热血渗入,玉佛轻轻嗡鸣起来。

各位亲爱的读者。

新书《丹武至尊》发布,我准备做一次大规模的感恩回馈活动。

在群里,各种周边、现金红包、精美礼品,应有尽有!请加我的官方书友QQ群吧:书友群1号:801656238书友群2号:878882173书友群3号:200909412书友群4号:471247581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