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五十七章 对峙!

听书 - 丹武至尊(无上帝尊)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那本尊身为天魂使,要教训你这个地魂使,你当无异议了?”

很显然,忘波这是准备强来了!“你若是敢反抗,就是以下犯上!”

“你若是不反抗,本尊一定会好好查清真相!”

无论叶星河采取什么态度,最终都会落在忘波的手中。

看着忘波咄咄逼人的眼神,叶星河心中微叹。

“只能这样了!”

就在他准备亮出底牌的时候,半空中突然浮现一道身影。

如山般的威压,又一次笼罩在了所有人的身上。

“林丰天魂使!”

巫田南幽等人心中一动,连忙对着来人行礼。

叶星河好奇的望去,只见一袭白衣凌空而立,仿佛带着超脱凡俗的淡然气息。

在一众黑袍勾魂使的映衬下,那袭白衣显得如此亮眼!忘波微微皱眉看着来人:“怎么?

你要多管闲事?”

林丰俊秀的脸庞上毫无表情,云淡风轻的看了他一眼。

“你要教训一位地魂使,难道我不能在场?”

忘波一时语塞,脸色都变得有些涨红!同为天魂使,对方的实力甚至还在自己之上。

林丰要参与进来,他是拒绝不了的!见到忘波不说话,林丰转头看向叶星河。

“待会审判之时,我会在场,若你当真无罪,那便无需担心任何事情!”

很显然,这是在给叶星河撑场子啊!“多谢大人!”

叶星河连忙道谢,忘波却恨恨的一挥手飞到林丰面前。

无形的屏障出现,两人的对话立刻被屏蔽掉了。

趁着两个天魂使对峙的功夫,他转头看向孙名臣。

“这位大人是什么身份?”

孙名臣压低声音,悄悄的贴在他耳边说道:“林丰天魂使,是人族!”

原来如此!早就听闻,第七魂殿有一位天魂使是人族强者!没想到,就是眼前这位白衣中年!他和叶星河乃是同族,自然需要相互照应。

否则的话,在这第七魂殿内,怕是很难生存下去!众人抬头望向两位天魂使对峙的区域,忘波已经怒吼连连。

虽然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但是他涨红的脸已经说明了一切。

与之相反的是,林丰始终保持着一脸的淡然神色。

良久,屏障被撤除。

忘波咬牙看着下方的叶星河,不甘的冷哼一声。

“既然林丰天魂使坚持,那本尊便与他一起参与审判!”

“叶星河,跟我来!”

两人率先飞去,叶星河等人起身跟上。

穿过层层殿宇之后,他们来到了一座大殿之前。

“天魂殿!”

看着那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叶星河忍不住眉心微跳。

“这里,是我们几位天魂使议事之地。”

林丰的突然开口,让叶星河吓了一跳。

看到忘波已经自顾自的走了进去,叶星河再次向林丰行礼。

“这一次,要麻烦大人了。”

林丰摆摆手,上下打量了一眼叶星河。

“你……很好!”

这种没头没脑的话,让叶星河一时有些摸不着头绪。

林丰看着他的表情,补充解释了一句。

“人族式微,我不愿再有天骄陨落。”

“今日,我会保你!”

直截了当的话语,却让叶星河的心中多了一丝温度。

还未等他致谢,林丰已经带着他走进了大殿。

大殿内十分空旷,地面上铺着不知名的毛毯。

两排粗大的铁柱,支撑着大殿的穹顶。

在最中央的高台之上,有四个宽大的座椅。

此刻的忘波,已然坐在了其中之一。

林丰带着叶星河进来后,也飞身坐到了另一把椅子上。

等到叶星河带着孙名臣他们到台下站定,立刻有十几个气势深沉之人从外面走进来。

这群人一言不发,只是默默的站在了台下两侧。

他们带着青面獠牙的面具,浑身都是泛着黑光的战恺。

“魂卫!”

孙名臣颤抖着说出这两个字,忍不住低下了自己的头。

叶星河听到他的话,也想起了先前看过的介绍。

所谓“魂卫”,可以说是殿主的亲军!魂卫一出,生死难求!他们在第七魂殿内,充当的就是执法者的身份。

虽然勾魂堂内也有执法队存在,但那只能处理小人物。

真正让第七魂殿秩序井然的,还是这神秘的魂卫!他们数量不明,实力不明。

算得上真正的神秘莫测!等到他们到场之后,忘波的眼中突然闪过一道寒光。

“叶星河,你可知罪!”

他的声音带上了一丝威压,无形中让人感到畏惧和恐慌。

但是这种伎俩,叶星河根本不在乎!“属下不知!”

啪!忘波猛然一拍扶手,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杀害华阳地魂使之事,可是你做的?”

“是!”

“你与他同为地魂使,竟然无故加以残害!这是藐视圣殿,死罪!”

好大的帽子啊!叶星河冷冷一笑,从怀中掏出一个卷轴。

“大人既如此说,且容属下问一句。”

“任务卷轴上记载的轻轻楚楚,由我带人探查那片区域,不知华阳地魂使为何会去?”

此言一出,忘波一时有些语塞。

按照殿内的规定,两位地魂使,是不会接同一个常规任务的。

忘波之所以到那里去,自然是受了他的指派!林丰伸手一抬,叶星河手中的卷轴飞到了他的面前。

粗略的扫了一下以后,他转身看向忘波。

“给个解释吧?

你的属下,为何会到那里去?”

看着叶星河有些戏谑的眼神,忘波双拳握紧。

失算了!忘波从未想过,林丰会参与到审判之中。

若是他不在的话,自己随便就可以给叶星河安插一个罪名。

小小的地魂使,不过是任他拿捏罢了。

可是现在,难了!“华阳为何会去那里,本尊事后会去调查。”

“现在的重点,是你击杀了他!”

看到忘波如此厚颜无耻,叶星河当场气笑了。

“我之所以会杀了他,是因为他想对我出手。”

“当时他以血阳珠,准备将我与夔牛共同炼化!我自然不会束手就擒!”

林丰听到此处,不由微微皱眉:“夔牛?

上古神兽夔牛?”

“正是!”

“一派胡言!”

忘波冷喝一声。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