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〇四章:057 - 保险推销员

听书 - 地狱众生见闻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在末刚凉子离开事务所之后,我点上一炷香,打了会儿盹。

等睁开眼睛的时候,事务所里安静如初,炀蚵没有回来。我隐隐担心了起来,走出事务所打算去找他。就在我打开门的时候,炀蚵从天窗飞了进来。

“执笔大人,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炀蚵看起来不太一样了——他原本紫色的鳞片好像变得更厚了一些,发着一层黄色光晕。身躯更为粗壮,连爪子都锋利的反着光。

“炀蚵,发生什么了?你还好吗?”

炀蚵的声音也和之前完全不同了,像是过了青春期的男孩儿,声音一下子变得厚重了起来。

“执笔大人,我想我的功法提升了。”

“是因为天劫之火?”

“其实在我吸入火焰的时候,我并不确定自己的功力是否能转化,如果不能转化的话,大概龙身也会被彻底烧毁……所以我留了一手。”

炀蚵张开龙爪,一颗金色的珠子安稳地置于他的掌中。

“我怕我毁了灵体,功力退转,所以在从桌后冲向桌前的时候,顺爪拿走了我跟您的那颗龙珠。当时情况紧急,我也不便问询申请,还请执笔大人宽恕。”

“本来就是你送我的珠子,没事的,拿回去用就用呗。”

“可这珠子的功效只有一次,我已经用掉了,”炀蚵看起来有些沮丧,“天劫之火的确比我想象中的要更为猛烈。我盘踞于树杈间尝试用功法消化,但我的功法远远达不到化解这火。无奈之下,只好用了龙珠。”

“后来发生了什么?”

“天劫之火与龙珠中的乾坤之气融合在了一起,化为一股强大的功力,几乎要冲散我全身的脉轮。”

“但你最后还是驾驭了这股气。”

“是的执笔大人,”炀蚵张开嘴,一股热气随着龙息冒出,他往自己的爪上吐了一口火苗,天劫之火的火苗稳稳地在他的掌中燃动着,“我依靠龙珠的气掌握了使用天劫之火的方法,我自身的功力也得到了不可思议的进化。”

“恭喜你啊!好事好事!”

“是的,执笔大人。自从成为您的护法以来,我经历曾经未有的冒险,功力也在飞速升级,此恩情炀蚵我感激不尽。”

“重点是你自己熬过来了不是吗?三界中也不是谁都能驾驭天劫之火的吧,所以了不起的是你自己哦。”

炀蚵顿了顿,继续说:“但只有一事,我有些担心。”

“你说。”

炀蚵瞄了书柜后:“我现在体型变大了,那个小房间恐怕……”

“这个没事呀,你想待在哪里都可以,只要不吓跑客人们就可以了。”

炀蚵思考了一下:“执笔大人,我给您的龙鳞,您还带着吗。”

我从衣袖中摸出那块紫色的鳞片,此时鳞片也随着炀蚵的功法进升而变厚实了。

“龙鳞因为是我的身物,其作用是方便随时随地都能与我产生链接。只要对着龙鳞说话,我无论在哪里都能听得见。执笔大人……”

炀蚵的语气放缓了,好像在犹豫着些什么。

“你想去别处看看?”

“是……是的,执笔大人。我想去人间看看现在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我也依旧想做您的护法。”

“可以,我有需要的时候,唤你下来就是。”

“我知道执笔大人您不喜欢求助,所以……”

我打断了他:“你若还是我的护法,那么保护我就是你的工作不是吗?如果是你的工作的话,大可不必担心我会对发出求救信号有任何顾虑。放心放心,我会好好用你这位护法的。”

炀蚵松了口气,笑了:“那就好,执笔大人。”

“还有一事。”

“大人您说。”

“此次你去往人间,是以你个人的名义去的。若是遇到别的妖魔鬼怪,或是人类仙家的询问,不可说明你是我的护法,也不可说明你在为地狱工作。”

炀蚵低头思考了一下:“我明白。”

“好,那你去吧,玩得开心啊!”

炀蚵笑着点了点头,一声龙啸,从天窗冲了出去。

我关上天窗,点起了门口的莲花灯,迎来了第五十七号客人。

“执笔您好,请问现在方便吗?”年轻男性的声音从门口响起。

“请进吧。”

一位戴着黑框眼镜,穿着白衬衫和西装裤的白领模样的年轻人走了进来。他有一头浓密的中长黑发,被发胶服服帖帖地往后梳着,在脑后扎着一个小马尾。年轻人左边胳膊的腋下夹着一个棕色的牛皮公文包,看起来十分严谨。

“请问我该如何称呼你呢?”我问道。

“王子凯。”

“好的王子凯,”我在宣纸上写下他的名字,“请问今日找我是为了何事?”

“我想详细和执笔大人谈谈您在地狱中工作的危险指数,以及什么样的保险服务最适合您这样的文职官员。”

我抬了一下眉毛:“现在是我的工作时间,不是你的工作时间,王子凯。”

王子凯从公文包中掏出几份文档,放在我的木桌上。我观察着他,独属于人类的气味飘到桌后,他中午应该吃了蒜苔炒肉和紫菜蛋花汤。

“这是我们公司专门给地狱官员提供的最新的保险服务,在今天会面结束之后,您可以看一看。”王子凯的眼神在尽量避免与我接触,他好像对推销保险这份工作很紧张。

“行,我知道了,”我把文档放置到一边,“说说你吧,王子凯,你是人类?”

“啊我,是,我是。”

“并且你应该还活在人间,只是神识下到了地狱中,对吧。”

“是的,不愧是地狱官员啊!好厉害!”

“你在地狱中做什么呢?”

“如您所见,我是个卖保险的。”

“为什么要在地狱中卖保险?”

“因为地狱中没有这项服务,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空缺。而地狱又那么凶险,我相信很多官员和鬼怪都需要保险。事实上,有不少在地狱海关工作的人类已经买了我的保险。”

“所以你今天来找我的目的,是卖保险?”

“我听说执笔大人您之前也是人类,是在地狱工作的时候丢了小命。如果那时您买了我们公司的保险的话,您的妻子和孩子就能获得大额意外险的赔偿!”

“我没有妻子或小孩。”

“父母也可以。”

“我现在已经不需要了。”

“是啊是啊,您现在是已经彻底成为了地狱官员,不需要人类的保险。但我们还有其他保险选项供您选择!比如如果您在地狱中出意外的话,您可以指定一位您的亲信来接替您的官职,继续完成您的工作,同时我们公司也会派专人来负责安抚和交接。

您也可以帮别人买。我知道你们地狱官员大多都有护法,如果护法出了意外的话,我们会帮助护法转移法术到主人身上,并给予特殊法器的赔偿,是不是十分划算!”

“有神职官员买了你的保险吗?海关办事处的人类除外。”

“目前……目前有些鬼很感兴趣。神职官员,如果不算牛头马面的话,还没有。”

“那你知道为什么吗?”

王子凯双手放在膝盖上,大声说道:“请执笔大人赐教!”

“其他神职官员的工作方式是什么样的,我不了解。我只能就执笔一职而言,就算我魂飞魄散消散在地狱中,我也不会指定任何亲信继续这份工作。”

“为什么!完成工作对于你们神职人员来说难道不是最重要的事吗!”

“因为每位官员在自己岗位上的不可替代性。就尘世执笔一职,我现在做这份工作,带到人间的文字就是这个样子。若是别人做,那接待这些鬼怪的态度也会彻底不同,所看到的故事的面也不同,写下的字也会因此彻底改变。

如果我提前丧失了工作能力,把剩下的客人交给别人接待,那也就是对此工作的失职了。若是失职的话,还不如不做。

不做任何事倒不会为轮回法则中添加更多的业力。

如果只是我是为了完成而完成,那么这份工作也就失去了它本身的意义。”

“那您的护法呢?我刚刚还看到一条龙飞出去了。”

“我不需要护法的法术,也不需要什么法器赔偿。不该属于我的东西都是多余的。”

“我不明白,不就是写写字的工作吗?应该有很多人都能做吧,怎么就不可替代了!”

“那为什么是你来地狱中卖保险,而不是其他人?”

“因为能下到地狱中的人类少之又少!我又发现了这一商机!天时地利人和啊!”

“嗯,那好,看来你适合这份工作,但是我不适合你的保险。你若是要继续推销的话,我们今天的谈话也可以到此结束了。”

“别啊,别啊执笔大人。我还没说完!我就想问问,你们地狱官员工作环境这么凶险,难道就没想过会发生意外吗?”

“想过。”

“那难道不会给自己安排后事吗?”

“我们已经死到不能再死了,有什么后事需要安排的?”

“可是……可是……”

“人类需要保险,是因为人类除了自己,还有家人,爱人,孩子需要考虑和照顾。在物质世界中,保险的确是一个可以依靠的好方法。

但是在地狱里,我们大部分都在独自工作着,无所依无所挂。你的千万赔款我们用不上,你承诺的法器在我们手中若不合适,便毫无价值。你有没有想过有的时候市场空缺不是因为好的商机,而是因为这个市场从来就不需要这个产品?”

“这个市场一定是需要的,我已经做过调查了,也问过了大量的鬼怪。你一个地狱官员,对市场调查什么都不懂!还和我扯产品,做好你的本职工作吧!”王子凯听起来有些生气。

“嗯好,你为什么想要赚地狱的钱?或者说,你想靠卖保险换取什么?”

“换取你们的法术啊!你们的能力!你们的宝物!这些在人间都是稀奇玩意儿,随便一件法器,只要操作得当都能拍卖个好几百万!这难道不是极好的生意吗!”

“你很喜欢做生意。”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们生意人都是这样的。”

“嗯好,那加油在人间赚大钱。”

“执笔大人真的不考虑?”

“不考虑。”

“我们还有人身伤害保险,若是断胳膊断腿的话……”

我打断了他:“我说了,再推销保险我就要送客了。”

王子凯有些气馁:“虽然您这么打击我,但我是不会放掉这块肥肉的。”

“如果你喜欢肥肉,那就喜欢肥肉吧。”

王子凯站起身来,把桌上的文档重新收回自己的文件包中:“反正碰壁也不是一两天了。”

“加油,下一位打算去找谁?”

“打算去和孟婆聊聊的。”

“哦,祝你好运。”

王子凯叹了一大口气,离开了事务所。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