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一章 何者为正,何者为邪?

听书 - 公子世无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好大一座人间,上有九重天阙,其下自然也该有幽冥黄泉。

驻仙山六品修士吴北河的尸骨无存,似乎让孙澄音放弃了要斩杀陈无双的想法,将那柄桃木剑缓缓抬手插回头上发髻,深深看了一眼司天监的白衣少年,又在黎明暗淡的微光中将目光转向坑底默然不语的沈辞云,先是轻声念叨了一句,“其实你我不该是生死厮杀的仇敌。”而后才深呼吸两口,反问道:“在告诉你何为九幽死气前,你先说说这浑浊世间,何者为正、何者为邪?”

法善和尚闻言心中一动,立即回头紧盯着陈无双,好像他如何回答孙澄音的这个问题,比最终沈辞云能否得到那柄却邪剑的认可还重要。白衣少年只微微一怔,随即果断答道:“我在京都就听过国子监的书生们常说,为官者往往有大忠似奸、大奸似忠之人,想来跟我等修士是一样的,万事论心不论迹,论迹千古无完人。心正为正、心邪为邪。”

这回轮到孙澄音愕然楞了一下,低声重复了一遍那句万事论心不论迹,笑问道:“那,扶保大周江山一千余年,不惜镇压天下气运逆天而行的司天监,为正为邪?”陈无双没有任何迟疑地朗声道:“若为大周皇室李姓一家而大动干戈,为邪。若为芸芸众生免受涂炭之灾,为正。”

法善和尚面带微笑转回头去,托着铜钵朝其余围上来的修士逼近两步,身上气息陡然暴涨,驻仙山韩修渊以及姗姗来迟的越秀剑阁众人一看这架势,登时不敢再稍有动作,吴北河的的死状尚在眼前,在剑山中妄动真气的下场谁都承受不住。

沉默了片刻,孙澄音伸手一指彩衣,道:“那位修习九幽死气的姑娘不是邪修。司天监比起传承悠久的鹰潭山、白马禅寺甚至驻仙山,根基都还浅薄了些,这门功法我在道家典籍上见过,与先古圣贤们的浩然正气虽可视为正反两面,却不至于以此论定正邪之分,世上有昼有夜、有寒有暑,不过如此。”

墨莉倒最先点头明白过来,被陈无双拉住之后她一直在注意着坑底的动静,彩衣以那黑气接触却邪剑被震开之后就没再有下一步的动作,不仅没有趁机加害沈辞云,反而站在他前面挡住两个手持匕首的道士怒目相视。

白衣少年心中突然跳出一个念头,想要抓住那灵光一闪的想法时却又无论如何都记不起来,意兴阑珊的孙澄音朝那两个道士做了个手势,二人犹豫地对视了一眼,收起匕首手脚并用地顺着坑壁往上爬。

“天意不可违。我想阻你采剑,不是忌惮陈家观星楼主的谋划,而是···”孙澄音话还没说完,坑底就突然有了动静,沈辞云仍是闭着眼眉头紧皱,盘坐的身体竟凭空漂浮而起,从深达二十丈的坑里缓缓上升,越过陈无双等人又上升了十余丈,浑身气息鼓荡外放,黑乎乎的却邪剑陡然一震,剑身响起一连串细密咔嚓声,开始像树皮脱落般层层斑驳,露出原本的剑身来,其颜色黄中透黑,跟他一直用着的那柄沉香剑极为相像。

沈辞云气息渐渐持续攀升,墨莉惊咦一声立即伸手捂住嘴,陈无双放出的神识全部被阻隔在外,三息、五息、十息,青衫少年慢慢睁开双眼,肩头伤口处还有鲜血渗出来,他却伸直双腿凌空迈步朝陈无双走来,抬头望了眼峰顶,轻声笑道:“四境了。”

三个字一说完,峰顶就直落下一束金光将其笼罩在内,在越秀剑阁一众新收弟子以及结穗人严安闻声赶来之前,就被剑山主峰的阵法挪移了出去。严安没有御剑,而是提着他那柄出鞘长剑一步一步走来,狐疑地打量一圈场中众人,看见陈无双身上有血迹后表情微微一变,“不是你?”

心里此时很是畅快的白衣少年语气轻松而坚定,道:“不是我。”身穿云纹道袍的孙澄音也笑道:“更不是我。”严安皱眉沉默了片刻,转身就走,“却邪出土,剑山阵法最多还能再撑一年时间,陈无双,好自为之。”

陈无双叹了口气,他当然知道严安进山阻拦任何人采却邪剑,就是为了能让挡住南疆凶兽的阵法多撑些日子,可该来的总归要来,常半仙说万般都是命、半点不由人,这道理结穗人不是不懂,只是不愿意就此认命而已。

其实越秀剑阁新收归门下的这些三境修士里,没几个人知道却邪剑能左右天下局势的说法,不过是为了争一争那绝顶御剑术一气化三清的法门,才想着来碰碰运气,保不齐自己就是那个被埋没了多年的天选之子,眼见沈辞云采剑成功还修为暴涨晋升四境离去,自知错失良机的众人顿时作鸟兽散,能在剑山停留的时间只剩下一半,不如自行去找一柄适合自己的长剑。

驻仙山那边的修士也差不多是这么个想法,孙清河叹息一声走到韩修渊身后,“韩师兄,咱们也走吧,刘师弟已得了一柄地品,时间不多了,空手回去怎么跟门中长辈交代啊。”韩修渊点点头,扬声道:“孙澄音,我跟你那笔买卖算是做完了,是赚是赔都得就此揭过。”

孙澄音不屑地笑了声,“那是自然。”

剑山未开启时,鹰潭山的道士就找到了驻仙山这位在弟子一辈里分量极重的韩修渊,给了不少好处并许下一个承诺,要他想办法在采剑时暗中动手杀了陈无双。可能被掌门看重收为亲传弟子,他城府、天资都是上上之选,当然不愿意冒着得罪司天监的风险替旁人做事,赵灵琦就是前车之鉴,陈仲平的青冥剑气毕竟不是拿来讲道理用的。

被拒绝之后,那道士退而求其次,只要求驻仙山等人能在陈无双采却邪剑的时候出手阻拦,这个倒是不难,剑山上所有藏剑都是有缘者能得之的无主之物,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便是面对司天监唯一的嫡传弟子,也决计没有拱手相让的道理。

韩修渊打得算盘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若是他自己得了那柄传言中了不得的却邪剑,也算完成了跟鹰潭山达成的生意约定,一举两得的事,傻子才不动心。眼下虽没能如愿,但毕竟却邪剑没有落入陈无双手中,那道士已经送来的好处就算白得了,而且并没有跟司天监和白马禅寺真撕破脸,这个结果还算让人满意。

驻仙山等人离开之后,还在坑边站着的就只剩下三个道士、十来个和尚以及墨莉跟谷雨,陈无双心里有些疑惑,刚想着再问孙澄音几句,众人就看见峰顶又一束金光落下,直直落入深坑底部,却是彩衣随手从坑里捡了把带着吴北河血迹的地品长剑,一句招呼都不打就挪移出了剑山。

孙澄音见状挑眉大笑两声,留下一句“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后,一手一个抓住两个道士御剑而起,竟朝峰顶疾速而去。陈无双恨恨吐了口唾沫,“狗日的牛鼻子,话没说完急着去奔丧啊?”话一说完就重重叹了口气,“可惜了吴北河···”

墨莉轻声安慰道:“他也算死而无憾了。”白衣少年怅然抬头,“他是死而无憾了,我怎么办?刘铁头的命能算在黑铁山崖头上,冤有头债有主,总有能替他报仇的一天,可吴北河···”谷雨面色一黯低声道:“公子···命是天定,路却是自己选的,怪不得旁人。”

剑修死在剑山上。

陈无双想要亲手把吴北河埋了都无能为力,近千柄长剑穿身而过,尸身被剑气分裂成无数块,上哪里找去?默然在晨光中站了一炷香时间权当哀悼,突然想到进山之前常半仙算过的一卦,云水小筑十二个三境修士中只有五人能顺利采到剑,如今林霜凝得了大雪、沈辞云得了却邪,彩衣急匆匆随意寻了一柄出山,先不管她想要去做什么,已然有三人得了长剑,如果自己再找到逢春公的焦骨牡丹,那么剩下的人里只有一个还能如愿以偿。

陈无双是想着抓紧时间去寻剑,可抬了抬腿总觉得心里沉得迈不动步,索性在坑边坐了下来,穿着带血的衣裳低声念叨:“吴兄,其实你不该回驻仙山的。怎么过不是一辈子啊,跟着许家侯爷吃穿不愁,你们兄弟三人闲时喝酒练剑,多快活···好在这里清静,也比驻仙山干净,我来得匆忙,身上连一壶酒送送你都拿不出来,也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再来这里跟你说说话。”

“你兴许想不到,在你松风剑诀手底下吃了大亏的薛山,没有怨恨过你。他说你平日对他很好,是真正把他当自家兄弟看待的,如今薛大哥跟康乐侯辞别去了北境杀妖族,你们二人一南一北再也见不着面啦,后不后悔当日抢夺凶兽蛋的时候没跟他多说几句话?”

“我是想给你立一座坟的,可你连衣冠都没剩下,就留了这么一地长剑,还被孙澄音那王八蛋的天雷劈断不少,剑修剑修,到最后连自己的随身佩剑都没带走,难怪你十年都进不了四境···那笔生意我赚的太大了,不知道该怎么补偿你些,不如这样吧,我把你名字刻个牌位放在新建成的百花山庄里,别嫌我写的字丑···”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