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总有弟子想害我

听书 - 食气者,神明而寿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黄虬承认他的实力,吐露野心,邀丁牛上船。

丁牛是什么感觉?

糟糕了,是心动的感觉。

丁牛知道自己中招了。

这就是跟迷人的柰子一般,令人迷醉的力量与权力啊。

来此一世,难道睡几个女修就满足了么?

自与黄虬在黄粱图内灭世一战,那样浩瀚、支配的力量,令他此时仍旧心潮澎湃,无穷陶醉。

有这样的力量,夺取几个国家,不过分吧?

不得不承认,黄虬打开他野心开关。

黄虬道:

“今日始,黄粱仙门并入斜月山,等你出师,我准你传黄粱仙门一脉。”

丁牛应承:“好。”

石榻边上,倒了一杯灵酒,丁牛一闻,便知道有活血祛瘀功效,灵气浓郁,对他修补身上内伤极为有效。

“多谢掌教。”

从前一刻打生打死,到后一刻握手言和,是什么样的体验?

为了更加远大的目标,一切恩怨都可以排在后面。

黄虬点点头,说道:

“今日是黄粱仙门千年之后,两脉再次合二为一,可喜可贺,你我师徒之间,希望不要有什么隔阂才好。”

“……这是自然,弟子使雪山童子学掌教师尊人仙境的奥秘,师尊没有拒绝,师尊从弟子处学金仙境奥秘,弟子也全力配合……正是一段师徒佳话。”

黄虬笑呵呵点头:“正是。”

丁牛道:“掌教师尊妙算弟子已领教,心服口服,以后一定指哪打哪,为师尊驱使。”

黄虬点点头,一副欣慰的表情。

呵呵……

“你做出贡献,师门不会忘记,你也是有机会成为掌教的。”

“我还有机会么?”

黄虬轻描淡写:

“自然是有的,天上斜月峰洞天,如将军帅印,由掌教掌控,有一日我退位,这一个洞天要交还门派,交给下一任掌教。”

铁打的帅印,流水的掌门么?

丁牛心思狂动,斜月峰洞天之犀利,他已见到过,乃是天上之卫星,攻洞天之**……

“你拥有黄粱图,已有资格竞争掌教之位,我一直很看好你,未来是你的。”

“……多谢掌教厚爱,我一定为师门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好,今后你可直入真龙峰,不过该有的程序还是要走,你先过真传弟子考核之后,我对你另有安排。”

“明白了!”

黄虬如今即将晋升金仙,正要大展拳脚,开创斜月山前所未有之局面。

今后唯一可虑的,便是这个便宜弟子定然时时想要谋朝篡位,夺取权力。

总有弟子想害我罢了,那也没什么。

两人各有心思,一时相对默然。

丁牛饮了灵酒,感觉身上好了一些,先道了谢,随后便告辞。

黄虬却道:“牛真子,你知我随时能踏入金仙,我却准备停留在人仙境,伱收紧口风,知道么?”

……丁牛疑问:“掌教师尊好闷声发大财?”

黄虬赞许看他一眼:也是小硬币一个,不然没有这般天赋。

他随意说道:“牛真子,你亲历黄天华被擒之事,清楚其前因后果,蛟龙峰一脉戴罪立功,已探知背后黑手的踪迹,敌人来势不小。”

“哦。”

“我仍是人仙境修为,今日斜月峰星光因为过度推演而损耗严重,十分萎靡,因此天上震荡已泄露气息,如此千载良机,想必有些人是不愿错过的。”

“不久之后此地定为外道所趁,天上斜月峰受创严重,隐遁而去,没有洞天支撑,斜月山威慑力大减,不仅是蠢蠢欲动的敌人,就连同盟之中有离心离德的,亦会趁机作乱。”

“……”

此人已在安排后续剧情,丁牛听了亦有些麻木,此人套路真是一套接连一套。

钓鱼么?

“牛真子,等他们一起跳出,一并扫之,你觉得可好?”黄虬笑眯眯征询他的意见。

他说的,好像扫地一般容易。

不过也的确如此。

斜月山平时仅有一两位人仙境的太上长老轮值坐镇,多数太上长老在外云游寻找突破契机,如果全数回来,足有三十二位,加上正当事的黄虬和王无忌两位年轻人仙,一共三十四位人仙,这一股力量即便面对金仙都有一战之力。

如今黄虬已经是半步金仙境,随时能够晋升,斜月山实力,往上翻了一番不止。

所缺的,不过是找到目标。

丁牛挪了挪屁股。

此人心是脏的,自己这個当弟子的定要小心谨慎,不要给他害了才好。

丁牛当即表态:“掌教师尊决定,弟子无不支持,可惜弟子现在力有不逮,不能为师尊做马前卒,真是可惜。”

“牛真子,你有这份心就好了,以后机会多的是。”

“不知师尊这里有什么灵丹妙药,能医我身上伤患?”丁牛道:“若是旁人知道弟子上来一趟,弄得个半身不遂,恐怕会有所怀疑,坏了掌教师尊的大计。”

黄虬叹一口气:“方才一战打完所有积蓄,我亦没有余粮,灵丹妙药就没有,不过说法有一个。”

“哦。”

“去。”

黄虬手一挥,丁牛倒飞出斜月洞,片刻落在山脚的群英林之中、翘脚喝酒的雪山童子之旁边。

“……”

雪山童子看他从天而降,再看一眼他的状态,吃了一惊:“牛真子,你怎么上去一趟,气息便变得这般萎靡?”

一道声音响彻天上:

“牛真子贪功冒进,引得浮星反噬走火入魔,诸位门人当切记这般教训,不可胡来。”

此时在林中休憩养精神的斜月山弟子和外山弟子也有好几人,看他如此狼狈,全部吃惊,关切询问:

“厉害了,我等推演不过耗费精神……怎么还能走火入魔?”

“方才星光大黯,难道是因你走火入魔引起?”

“请问是如何违规操作?”

“牛真子你是如何走火入魔,怎么功力全失,还请详细描述!”

“……”

一群人不当人子,丁牛心情放松了一些,挣扎起来:

“益气丸没用!各位给点疗伤圣药,十颗八颗的不嫌多……这位飞来峰的师兄,你为何要跑?”

雪山童子凑近,面色惊慌,小心翼翼:“方才山上浮星暗了大半,大家都觉得奇怪……丁牛,你不是偷食星光太过,被掌教老爷打成这样罢……你有没有供出我来?”

“……我没有。”

“哦。奇怪。”雪山童子深表怀疑:走火入魔,功力全消也还说的过去,你身上一块块浮肿也是走火入魔弄的?

雪山童子便把他拖到一旁安置,依依不舍掏出几粒丹丸,给他外敷内用,心疼的要命:

“只有我丁爽拿别人的东西,要我丁爽拿东西给别人你还是第一个,丁牛,以后你定要报答我啊!”

“……当然。”丁牛服下丹药开始疗伤:“阿爽,你这丹不错,不过最好再去弄点上好丹药来救救哥哥……掌教不是刚收了一颗疗伤圣药的贺礼玉肌雪蟾丸么?你想办法打听一下。”

“……”

雪山童子激烈地跳将起来:“丁牛,你不要命了……掌教的东西我哪里敢动,不去!不去!”

“阿爽,没叫你偷……”

难道要告诉他:此时我已与你的掌教老爷,乃是暗地里的盟友了么?

我现在极有面子!

丁牛此时稍微好过一些,慢慢调理,真气全消重修本就在計划之中,必要的準备都是有的,不過没想到这一趟会如此惨烈和决然,超出预计。

当务之急是先养好肉身的创伤,修补脉络。

后续的重练修为,倒是事半功倍的。

他这边疗伤,大概过小半日,养真子、浪真子等人也下来了一趟修养精神。

见到丁牛如此狼狈,居然走火入魔,功力全消,先是担心,纷纷询问。

丁牛满不在乎:“我在浮星之上推演之时,遨游神州大陆,忽然于无穷片段之中抓取了一段,从中领悟了一门绝世神功,正要重修一道独门真气,从此天下无敌。走火入魔?不存在的,乃是我自己散功,重练。”

“……居然还有此事?”

养真子点头:“浮星推演,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方才推演,我看到了许多光怪陆离之事,可惜无法全部看清……師弟好机缘啊!”

“哈哈,我运气向来不差。”

……大伙便鄙视一番,取笑一番,又给他拿了一些疗伤养气的丹药。

中间说起满山浮星星光突然黯灭的情况,虽然只有一瞬,养真子仍有些担忧:“我虽是第一次上来,亦觉得有些不对劲,别人说是此次天上之宴来人不少,推演消耗甚剧……不过我总觉得有些蹊跷的。”

浪真子也点头表示同意:“方才我看到许多长老往上去,神色严肃,可能出了不小的状况。”

丁牛知道黄虬的计划发动,就连这些弟子都察觉到了不对,若是有人想要暗中搞事,必然会注意到这个状况进行评估。

黄虬一步一算,演技逼真,有些人极可能上恶当。

此事丁牛插不上手,只能静观其变,提醒养真子等人注意。

注意之事,养真子等人本就存有留心,丁牛的提醒,起一个加强作用。

一时间,这天上之宴的气氛便有些压抑、沉闷。

所有参加天上之宴人,都有所感觉。

直到天上宴两日结束,一切的猜测都没有发生。

大伙暂时松了一口气。

然而袭击发生在天门大开,送他们下界中途之时。

彼时星光搭桥,丁牛等人乘星光而下。

一道黑气须臾间破空而来,撞断星桥,直贯天门!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