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鱼的报恩(上)

听书 -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周拯,你这种症状持续多久啦?”

铺满阳光的会诊室,身形发福成了一个‘福’字的福大夫,温声询问着眼前这个年轻人。

福伯与眼前这个名叫周拯的年轻人很熟悉。

他不仅知晓周拯的工作环境与家庭住址,偶尔还会关心周拯的感情生活,给周拯一些超市的打折券。

“有几天了。”

周拯的嗓音沙哑、双眼昏沉,缺觉的症状十分明显。

“小周你不要紧张,”福大夫温声说着,“先描述下自己所看到的幻觉。”

“嗯,好。”

周拯端起纸杯,喝了口里面的温水,又下意识地扭头看了眼门口,确定外面没人,才身体前倾、几乎趴在桌子上,小声说:

“福伯,我觉得我可能不是幻觉。

“最开始是三天前的晚上,我下班回来,进屋的时候看到了……看到了桌子上摆着做好的饭菜,三菜一汤。”

周拯那张偏瘦的脸上挤出了一点苦笑。

“还是热的。”

“哦?”

福伯那臃肿的身体努力后仰,挤成一条缝的双眼闪过了锐利的光亮:“你吃了吗?是真的饭菜吗?”

“除了味道略微有点咸,其他都不错。”

周拯给出了中肯的评价。

福伯沉吟几声,关切地问:“小周啊,你最近是不是工作压力比较大?”

“我是考上的铁饭碗,每周做五休二,怎么会有工作压力。”

周拯苦笑道:“我最开始还以为是邻居帮我做的,也没敢去问,所以我第二天偷偷地换了把锁,然后……”

“然后?”

“前天,我回家是下午六点半。”

周拯皱眉抿嘴,面色越发苍白:

“桌子上依然放着做好的饭菜,还是用我冰箱里的菜做的。

“连续三天都是这样,甚至,三天就足足用了我小半瓶植物油!”

福伯也纳闷道:“你看门口的监控了吗?”

“看了,房门没被打开过,”周拯缓缓吐了口气,“我现在其实有一个怀疑。”

福伯温声道:“你说。”

周拯面色变得有些苍白,微微抿着嘴唇,两只手也配合地比划着。

“可能我这是、这是精神分裂了,搞了个照顾主人格的副人格出来……呃,福伯您干嘛用这样的眼神看我?”

福伯哑然失笑,缓声道:

“你没听过这句话吗?喝醉酒的人通常喜欢说自己没醉,真正的精神病总会觉得自己是正常人。

“我看你啊,就是没事胡思乱想!

“最近交女朋友了吗?”

周拯老老实实地解释着:“我在攒结婚用的钱,准备明年够年龄了就开始官方渠道相亲,那个不是说最靠谱吗?现在谈恋爱只会平白增加无谓的花销。”

“看,这不就有压力了?”

福医生清清嗓子,笑呵呵地说着:

“自己一个人住的久了,心理上多多少少会出现点问题。

“有时候,压力都是无形的。

“你这问题其实不算大,不用太紧张,该吃啥吃啥,该喝啥喝啥,临睡前少做针线活,但也不要压抑自己,顺其自然、遵从本心,方知何为真性。

“这样,小周,我这边给你排上号做深入检查。

“不过你也知道,现在医疗资源比较紧张,你这个大概要排到半个月后了。”

周拯皱眉问着:“我真没事?”

“好着呢,去吧去吧!回头福伯得了空,带你去增点见识、愉悦身心,啥问题都没了!”

……

几分钟后。

周拯捏着那一小包没收钱的药片,神情恍惚地走出了这幢独栋小楼。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福伯这两年越发不正经了。

三层高的独栋建筑淹没在密集的高楼大厦中,反倒让这家诊所显得更加扎眼。

周拯顺着大厦的轮廓朝着天空眺望,城市上空的那一层丝薄润滑的能量罩,让蔚蓝的天空显得有些模糊。

他低头叹了口气,拿出手机上网搜索,想知道自己这种症状到底符合什么病症。

‘回家去睡一觉吧,今天反正请了半天假。’

周拯裹了裹单褂,朝着不远处的那几座公寓楼晃荡,一直盯着手机中的那本《精神分裂患者的自我护理》。

没有因快餐车散发的炒饭香味而驻足;

也不为书摊上新上的漫画期刊而停步。

周拯出门时,特意把一台旧手机连接充电器,打开了录像模式,对准了餐厅厨房的位置。

一想到这,周拯的步子便更急切了些。

“帅哥!”

耳朵中钻入了一声酥酥软软的嗓音,像是要把人的魂儿勾过去。

周拯略微迟疑,虽然不确定对方喊的是不是自己,但自己并没有任何女性朋友,应该跟自己没关系。

他脚下没停,继续前行,步子更疾了些。

一道曼妙的身影闪出巷口,朝着周拯快走两步,那只雪白纤细的手掌,很自然地拉住了周拯的手肘。

“哎!帅哥!你跑什么!”

周拯只觉得一股浓郁的花香袭来,下意识扭头看了眼。

这是一个陌生的女人,修身旗袍包裹着她前凸后翘的身段,脖颈下的沟壑雪白吸睛,柔顺的长发中掺杂了两缕渐变浅蓝的秀发。

周拯保持自己的战略定力,将目光定格在对方那张艳丽柔媚的脸蛋上,试探性地小声问:

“在喊我吗?”

“帅哥,你是这附近的住户吗?”

女人的笑容十分自然,自然且热络。

“算是吧,”周拯朝着一旁迈步,顺势挣开了她那只纤手,与对方保持三胸的间隔。

女人眨了下眼,嘴角的笑容说不出的妩媚动人,她抬手撩了下耳旁的一缕秀发,笑道:“我只是想问个路,不好意思,有些太莽撞了。”

“没关系,您要去哪?”

“啊,我去这个地址。”

女人拿出手机,柔软的身子却朝着周拯凑了过来。

周拯虽然心底有些抗拒,朝着旁边让开了半个身位,仔细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图标,嘴上开始排列左拐和右拐的组合。

他没注意到,女人眼底划过浅红色的光芒,嘴角勾勒出几分冷笑。

‘呵,男人。’

女人嘴边出现了浅浅地波纹,嗓音也宛若是在周拯心底直接响起,在周拯耳旁道:

“带我去你住的地方。”

周拯怔了下。

女人眼底的鄙夷之色更甚。

‘区区凡人,若心有了缝隙,简单的音控术就能轻易解决。

‘这个倒是细皮嫩肉,长的也眉清目秀,最难得的是体内还有一股灵气,倒是不着急吞他血肉,先快活几天也不错。’

她动作熟练且自然地挽住了周拯的胳膊,宛若热恋情侣般,螓首靠在周拯的肩头。

突然……

“那个,大姐,你干什么?”

周拯喉结颤抖了几下,肩膀也朝着一旁沉了下去,用力挣开了对方的拉扯。

“为什么要去我家?”

女人手指一颤,眼底划过几分错愕。

术法没用?

“我觉得,”周拯猛地缩手,朝着旁边退了两步。

‘小周你要记得,现在社会上乱的很,主动对你投怀送抱的女孩子,说不定不是猎物,而是猎人。’——福伯说。

“我觉得大姐你可能……我观念其实比较保守,也不想违法乱纪扰乱社会风气,抱歉!”

说完,他也不知自己该做什么,满是歉意的笑了笑,扭头迈步,鞋底很快就窜出了一圈圈烟雾。

跑、跑了?

女人脸上带着错愕。

而自始至终,街上的路人或者商贩,完全没有将目光投到过她身上。

女人嘴角勾勒出几分迷人的微笑,摇曳着水蛇腰走回巷口,身上的旗袍仿佛随时会被脖颈下的部位所撑破。

……

“嗯哼哼~”

轻快的哼唱声;

青菜入热油后的滋滋声;

在这一室一厅却不显狭窄的公寓中回荡着。

有个穿着淡金色长裙的小巧身影站在炉灶旁,熟练地翻弄着铁锅中的饭菜。

锅里冒出来的油烟,被悬浮在铁锅上方的一团水球尽数吸纳。

女孩应是刚过豆蔻年华,乌黑长发盘成了如今并不多见的飞仙髻,身上的长裙样式十分繁复,里三层、外三层将她包裹的严严实实,却不曾遮掩住那份纤秀美感。

若是她回过头来,能见这张小圆脸还存着几分青嫩,杏眼灵秀、琼鼻可人,弯弯的眉毛似是‘轻描’,浅薄的嘴唇诠释着‘淡写’,肤色如朝露沁润过后的粉色花瓣。

她熟练地摆弄着灶台旁的调料罐,一道家常的青菜,便被赋予了层次丰富的口味。

女孩用菜铲沾了一点汤汁,送到嘴边轻轻嗅了嗅,舌尖一触即回,就如蜻蜓点水。

而后她砸砸小嘴,露出几分自得的笑容。

这一手厨艺,她可是练了很久!

“嗯?今天回来的这么早。”

她眨了下眼,隔着几层墙壁,瞧了眼公寓楼的楼梯间方向,小手一张,半米外的菜碟自行飞了过来,装起了炒熟的菜肴。

来不及多收拾,她两只小手上下翻飞,一团清水带走了铁锅中的油渣,自行钻入了下水道,锅碗瓢盆迅速归位,只剩还在工作的电饭煲。

脚步声越来越近。

她脚尖轻点,端着盘子在房间飘过,匆忙将这盘菜端到餐桌上,与其他两盘荤菜凑成了个‘品’字。

嚓嚓。

钥匙带着门锁的机扩在缓缓转动。

女孩眼底划过几分犹豫,但俏脸蓦地泛红,转身化作一道金光飞入了一旁那只篮球大小的鱼缸中。

鱼缸中多了一条小小的金鲤,水面荡着微微的波痕。

房门被周拯慢慢推开。

嗅、嗅嗅,周拯鼻尖耸动,被饭香刺激,口中多了一些津液。

随后,他木然地看着桌子上的三盘炒菜,表情说不出的凝重,又突然抬手拧了拧自己的小臂。

疼。

但人麻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