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4章 惩戒魔尊【四合一,四月月票加更三、四!】

听书 - 我的魅力只对坏女人有效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直到狂猎伟岸的背影,彻底消失在深渊,连小木船荡起的空间涟漪也归于平寂,萧白才长松了口气。

事情比萧白想象中的更险峻,却比他想象中更轻松的解决了。

事实证明,狂猎只是看起来莽的一逼,或者说只在物理上莽。

在遇到真正的危险时,老头子还是知道认怂的。

比如,遇到被夺舍的危险时。

显然,大块头最怕魂术……

萧白不断暗示,自己夺舍过天命之子,还主动邀请狂猎试探他,这就隐含了某种风险。

连天命之力都能夺舍,再夺舍你一个合体修士有何难?

这种暗示,在被镇魂的一瞬间,让狂猎谨慎的移开了视线。

尽管那种力度的镇魂,不可能夺舍的了一位合体大佬!

但是狂猎不敢冒这个险。

何况,他也没有必须对萧白动手的理由,意思一下可以了。

在外人看来,并没有看到二人一瞬间的对峙,仿佛他们是好友一般。

这件事,让萧白重新审视起黑戒群里曾经发生的一幕。

黑戒群里,狂猎就曾经威胁过道可道,然后很诡异的……马上就认怂了。

敢威胁道可道,说明狂猎并没有见过道可道,也不知晓对方的实力。

在这种信息未知的情况下,狂猎又怎么会突然认怂呢?

难道,道可道是管理员?

萧白就那么随便一琢磨,就越想越不对劲了。

待狂猎的身影完全消失,笼罩天魔宗的绝望气氛,也随之消散。

萧白身后,一些年轻弟子又山呼海啸的喊了起来。

“萧师叔!”

“萧师叔!”

“萧师叔!”

萧白来魔宗之前,以为魔宗弟子都是高冷邪魅的。

来了才发现,魔宗弟子竟有些无脑追星和傻白甜。

不过,这萧师叔喊的挺舒服!

这时,两位分神老妪在废墟里挖出了清虚子,忙施药给他救回来了。

清虚子看到萧白,吓了一跳。

睽羽声音不变,对清虚子道:

“马上重建山门,我们又要开始远游了。”

清虚子没有多问。

“是,宗主。”

萧白明白,魔尊本来就很虚弱,连续驱动共鸣之力压制圣印,同时又要以圣印战斗,消耗极大。

这时,连站着都已经是极限,却能保持如此强大的气场。

精神属性很强大!

随即,睽羽淡淡的看向萧白。

“你随我来。”

萧白与暮昀相视一眼,跟着睽羽去了莲心宫的地宫。

一路上,萧白还脱去了护甲,将其置入修改器物品栏中,防止被道盟精确定位,反手灭宗。

这一脱,吓得暮昀以为他要……

万幸,萧白还没疯。

这一战,萧白的表现完全超出了暮昀的预料,让她的心绪大起大落。

“没想到,你还会特地潜伏在天骄大会,帮我们魔族战斗。”

暮昀本昀穿着要比田园暮昀开放一点,个子只比萧白矮一点点,一双纤细的嘿丝大长腿,啧啧……

小脸冷冰冰的苍白,表情冷漠,自带黑色的眼影。

但眸子里还是飘着熟悉的骄矜,以及偶尔泛起唯有萧白才能看到的甜美。

可爱哦。

“傻哦,我做事情哪有计划,只是看你在,临时起意,保护你罢了。”

萧白撇了撇嘴,笑嘻嘻的楼着魔女黑纱紧果的小腰,故意恐吓她说:

“要是你不在,我指不定就灭了你们天魔宗了。”

暮昀白了他一眼,心里却是暖的不行,腰身也跟着一热,下意识的掐了下萧白的大臂。

“这里是魔宗,你别肉麻。”

二人跟在红衣魔尊的身后,一路清理废墟,走上了一块圆石法阵。

这是一块临时短距传送阵!

红芒徐徐旋绕,三人转眼被传进了莲心宫的地宫部分。

这里是整个天魔宗的基石。

由紫荆魔石打造,内部覆盖了一层又一层的稳固魔纹。

只要基石完好,天魔宗无论变成何等废墟,都可以很快恢复原貌。

基石中央,是一个球形内殿,中间悬着一块三丈宽的方形青石板。

意为天圆地方。

和雪炎宗三位老祖的养老洞府的格局一样,老派宗门的基本操作。

不过,天魔宗地宫内壁,刻画了血雾弥漫的深渊里,镶嵌了群星。

身陷深渊,仰望群星……萧白看了暗暗叫绝,世界名画了属于是。

中间悬空的青石板,也比雪炎宗老祖洞府的大理石板厚实很多,快成了一個立方体的悬空假山。

山崖怪石嶙峋,斜松奇崛。

山顶正是魔尊的秘密花园,雾气飘飘,圣音袅袅,奇花异草馨香满山,奇珍异兽飞绕不绝,好似仙家盛景,搞得跟迷你天庭一样。

与之相比,雪炎宗老祖洞府,家徒四壁,只有宫底堆满森森白骨……

到底谁是魔?

跟着巍峨的红衣身影,萧白步入石台中央,发现这里竟有一瑶池。

与道盟圣女瑶池颇为相像。

只一丈见方,中间还有一个出水的红玉石台,宛若一朵红色莲叶。

瑶池水雾氤氲,宛如神境,有凌驾凡尘之上的飘然。

应是个疗养之地。

萧白最爱这个了。

不过,那巍峨的红衣身影刚走到池边,便瘫软下去。

“师尊!”

还好萧白眼疾手快,拉着暮昀一起冲了过去,给睽羽扶稳,抱起,送到瑶池中央的红玉莲心处。

让她盘膝坐下,稳住身形。

暮昀脸色苍白,紧张的问:

“师尊怎么了?”

萧白掌心贴着红纱覆盖的钰背,感觉像贴在一块冰玉上。

妇科圣手可不是说着玩的!

同时,魔尊体内残存的圣印之力也在不断反噬他,又被她腰窝处的共鸣阵法挡住了大部分力量。

“别紧张,只是被圣印反噬了魔力而已,刚才在外面她就快昏迷了,所以我才出面吓退了狂猎。”

吓退了狂猎?

暮昀还以为他和狂猎是朋友呢,至少她不止一次的在绯月那里听过这个名字。

“你现在怎么这么厉害了?”

“我吓吓他而已。”

见这句话说服力不够,萧白又详细解释道:

“这位狂猎看起来暴躁,其实很谨慎的,刚刚又经历一场恶战,对天命之子有些忌惮,尤其我说能夺舍天命,还主动邀请他试探我,吓他不难。”

“何况,他真有可能只是顺便来看看的。”

暮昀听着听着,竟心生一股淡淡的醋意。

“你居然这么了解他……”

萧白没有提及绯月,只道:

“没办法,我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天命之子了,有些潜在的敌人还是要提前了解一下的。”

一边说着,萧白一边尝试治愈魔尊身子。

不过,睽羽毕竟是暮昀的师尊,更类似某种养育之恩,萧白自然不会像治愈一剑狐那样治愈睽羽。

给她吞服几颗晶矿,随即从后背运汲共鸣魔力,徐徐注入她的身体。

很快,一口鲜血喷在面纱上。

睽羽恢复些许气息。

新控制的圣印之力完全消散,魔气氤氲,将残存的旧圣印深深掩埋。

毕竟紫宫圣女已经远去,新的圣印之力不可能久留,不如早点清除。

暮昀忙揭开了她染血的面纱。

睽羽闭着双目,已经醒来了。

气息平稳,魔气氤氲,脸上气色也比之前好了许多。

暮昀松了口气。

萧白望着睽羽,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了魔尊的容颜。

……意料之中的美貌!

毕竟,道盟圣女就没有难看的。

眉心的红莲圣印,更让睽羽圣洁的不像是一位魔尊。

甚至比紫宫圣女更加飘渺圣洁。

仔细看,她的五官也比紫宫圣女要更漂亮,甚至有些惊艳了。

二人气场也天差地别,一个是与人类为敌的女魔头,一个是知书达礼的退休女老师,蕴含些许妖气。

睽羽并无紫宫圣女隐约的媚态,她的圣洁与巍峨、冰冷的气场,仿佛与生俱来,如今又多了一层深邃与黑暗。

她的美貌毋庸置疑,却被巍峨、圣洁的气场掩盖,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仔细看,那是一种很高级的大瓜子脸,黑发盘成莲云魔髻,鼻梁很高,加上个子很高,闭着眼睛,也散发着妥妥的女王气场。

少倾,她长睫微动,徐徐睁开了双眼。

眸光冰冷而深邃,不怒自威,不愠自寒的逼视着萧白。

“你施展的红莲是昀儿教的?”

暮昀吓得马上跪在师尊面前。

“昀儿知错!”

睽羽没有看她,冰冷的眸子依旧盯着萧白。

让萧白如坠深渊。

“红莲是本座的本命魔功,而伱施展的红莲只是威力稍弱,境界却不输本座,可见你不止是天命之子,更是个法术奇才。”

萧白不动声色,眼睛里仿佛在说:对对对,你说的都对!

睽羽这才对暮昀道:

“虽然这件事是错的,但若不是你特意做到如此,又怎么可能让道盟天骄反水魔宗呢?起来吧。”

暮昀起身,小脸红扑扑的,眸光含着敬畏。

“多谢师尊成全!”

萧白随即解释道:

“也谈不上反水吧,我习惯在人妖魔三族间左右横跳,希望世界最终能天下大同,没有割裂的种族,也没有森严的等级。”

与绯月合体后,萧白下意识打开了格局,境界也变高了。

这也是睽羽曾经的理想,可惜最终被现实击得粉碎。

她冷冷的问:

“你觉得可能实现吗?”

“不试一试谁知道呢?”

萧白耸耸肩,解释道:

“分散的人类不过是一群群蝼蚁,团结起来就会变成神,没必要拘泥于出生与种族,也不必拘泥于天元大陆,人类的目标是走向星辰大海。”

“太理想了。”

睽羽轻叹口气,眸光也变得混沌,如深渊里的血雾。

嘴上这样说,但根据萧白的神魂观察,魔尊内心深处的黑暗,已经被自己正道的光驱散了些许。

毕竟,她曾经也是一个相信圣光、向往光芒的圣女。

直至见到了黑暗,意识到光芒无法驱散黑暗后才化成魔。

如今,她见到了一个在任何黑暗中都能自发光芒的男人。

何况,萧白并不止是一个单纯的理想主义者,更是一个实力强横、演技爆棚,甚至有些不择手段的理想主义者。

甚至,做到以上种种的同时,萧白还在尽全力保护他的道侣,而不是为了理想牺牲自己亲人的下作男人……

什么样的男人能做到这一步?

一切尽早不言中,萧白没有过多的解释什么。

毕竟,他也没打算攻略魔尊,不是不想,而是为了照顾暮昀的感受。

“师尊是怎么夺舍圣印的?”

暮昀好奇的问。

睽羽又看了萧白一眼,眸光深邃而冰冷,以及一丝丝别的意味……

“你的男人在为师身上刻下了一道魔纹法阵。”

萧白刻印的那道共鸣法阵,确实是由魔气驱动的,力量一般,但阵法之力足以渗透到魔尊的丹田外壁,就差没在她气海内搅风搅雨了。

暮昀掩口惊呼:

“难道是那一掌……”

萧白点了点头,解释道:

“这是一种共鸣之力,我也没想到魔尊大人能这么快领悟阵法的精妙,并借此夺走了紫宫大人的圣印。”

“所以你的天命之力便是某种夺舍之法?”

睽羽反问他。

萧白摇摇头:

“那倒不是,夺舍是唬人的,不如说是某种强大的反夺舍之力,当然,这也只是本命之力的一部分而已,比如我还擅长治愈女人。”

暮昀蹙眉,又红着脸,这个治愈怎么听怎么不正经……

睽羽却毫无反应,始终保持着巍峨与冰冷的气场,尽管很漂亮,但并没有多少女人的气息。

“这一次你拯救了魔宗,想不想留在这里?除了本座的位置外,你想做什么做什么……何况有昀儿在这,你也不会寂寞的。”

毫不意外的,萧白收到了魔尊抛来的橄榄枝。

但是他不可能就此加入魔宗。

除了睽羽和暮昀,魔宗女长老也没见到几个好看的,女弟子倒是有些姿色不俗,可惜太弱……

“我还有其余任务,不能一直留在这里,不过天魔宗不算太坏,我会看着你们重建起来的。”

睽羽微微颔首,也并无愠色。

“那你还想要什么?你与昀儿的事我早已经同意了。”

这浓浓的女王的气息……

萧白点头道:

“我不会辜负昀儿的。”

随即话锋一转,切入了正题。

“如果说还想要一样东西……我想要睽羽大人你的魔气……”

霎时间,平静的眸子陡然凝结成巍峨的冰川,黑暗的气息笼罩地宫。

连暮昀都吓傻了。

要知道,萧白这句话的意思,几乎与魔尊双休、要为他补魔无异了。

翻译一下就是:魔尊,我要你助我修行!

萧白愣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其中可能存在的歧义,忙向魔尊解释:

“我听说,天命之子体内融合了人妖魔三种力量,如果天命之子受伤,就需要人妖魔三者之力融合才能治愈,人与妖的力量我都准备充分了,但还需要强大、精纯的魔力。”

“放肆!”

睽羽满额黑线,气息如深渊寒冰覆盖萧白周身。

她再也听不下去了。

“你既是昀儿的男人,又如何想到与本座、与本……胡闹!”

说到最后,语气终究没有太冰冷。

若非萧白是天魔宗无可置疑的大恩人,他已经死了八百遍。

萧白还真没想到,竟是这层歧义。

魔气,原来是这么私密的东西吗。

要知道,他的卍灵剑可是吸了不少兰道子的精纯魔气,难道说蔺西子……

咳咳。

“睽羽大人误会了。”

“我怎么可能受伤,受伤的是伶舟月,我想在您这里取一些魔气治愈她的伤患……我和昀儿的魔力还太弱了。”

萧白解释道。

寒冷的气息稍散,睽羽依旧是一脸巍峨与冷漠,眸光俾睨,似能杀人。

她隐约猜到了萧白此战的目的。

道盟之所以带走兰道子,是觊觎他精纯的天魔之力,试图合成天命之躯,以夺舍天命之力。

但萧白已经有天命之力了,此行很可能就是奔着自己来的……

“伶舟月是你什么人,宁愿攻入魔宗被当成俘虏也要救她?”

萧白微微一怔,看来,这件事暮昀还没告诉魔尊。

确实,自己还没与一剑狐双休,最多只能算一个坦诚相见的表面朋友,还没有深入交心。

“伶舟师姐是为我受的伤,我不能负她,就像不能负昀儿一样。”

萧白面不改色,认真道。

这句话,基本确定了他与伶舟月的关系了。

睽羽没想到萧白如此坦诚,只道:

“没想到你还是个情种,如此拘泥于儿女私情,又如何实现心中理想?”

萧白笑了笑。

“也许,我就是靠征服女人来征服世界的。”

睽羽叹息着摇头,巍峨、冰冷的眸光柔软下来。

“不管你的目的如何,这一战你不止屡次救下天魔宗,还以共鸣阵法助我压制体内残留的圣印,本座的修为与魔功必将更加精进。”

“如此来看,本座理应助你。”

萧白也不想在天魔宗绿暮昀,那样可太丧师了……

“就没有别的办法汲取魔气?”

睽羽摇首,声音愈发的低沉。

“魔气有两种。”

“随着魔焰或魔功释放出的是外放魔气,或称魔力。”

“魔力并不能治愈人身,你的卍灵剑吸收的便是这种魔力,想必也不能长时间保存。”

“能治愈人的只有内生魔气,乃是丹田内滋养而生的最深处的魔气。”

“想保留这种深渊魔气,只有双休一途,别无他法。”

萧白傻眼了。

不太合适吧……

虽说百草峰的辈分有点乱,可那也只是表面的乱,真希望睽羽不是暮昀的师尊,而是师姐什么的不挺好吗?

换个身份,格局不就打开了?

暮昀倒是并没有感到意外,只有些担心的问:

“不是只有魔族与魔族双休,才能较长时间保存对方的内生魔气吗?”

睽羽面色平静,飘着淡淡的冷气与淡漠,对萧白道:

“你既已习得本座的本命法术,红莲,倒也不是个问题,甚至比普通魔族更容易固化魔气。”

“问题在于,圣印对天命之躯伤害极大,你能不能承受,是个问题。”

“何况一旦这样做了,你的魔气就再也掩盖不住了,只要踏入人间,你就会视为魔族,这样也在所不惜吗?”

这……

萧白有些打退堂鼓了,体内一点魔气可以归结于卍灵剑,可若是有了合体境的内生魔气,任他神魂共鸣再强,恐怕也过不了道盟问心的关。

他忽然灵机一动,试探的问:

“那我让伶舟师姐与跟睽羽大人双休如何?”

冰冷的气息再次凝结,甚至比刚才更为冷冽、黑暗,杀气毫不掩饰。

“你想死吗!”

萧白:

“……”

旋即,睽羽红袖一挥,将萧白二人送出了传送阵。

“出去,你们自己好好想想。”

萧白一听,不禁皱起了眉头。

好好想想是几个意思?想通了还可以再进来的意思吗?

魔尊居然这么直球?

就算要双休,难道不先培养一点感情基础吗?

萧白不禁意乱神迷。

旋即,便与暮昀走出了地宫。

外面正在大兴土木,这对魔修来说稍稍有些困难。

他们更擅长破坏,而非建设。

好在有地基魔纹阵法在,不出三天,天魔宗就能恢复原样。

萧白寻一僻静之地,拉起暮昀苍白、微凉的小手。

“你师尊怎么这么直接?”

“直接的难道不是你吗?”

暮昀白了他一眼,又道:

“你救了天魔宗,也救了师尊,师尊为你补魔也是理所应当事,不止你会变强,师尊体质也会变好。”

难道是送命题?类似话,萧白在玉壶口中听过太多了。

便下意识确认:

“你看着我的眼睛说话。”

暮昀莞尔一笑,心中并无芥蒂,毕竟玉壶这个假师尊她都能忍……

“师尊曾经是道盟圣女,如今又入了魔,身为一宗之主,早已把男女之别儿女私情抛诸脑后,只要她觉得付出是值得的,就不会犹豫。”

萧白不太敢信,还是问:

“你也不介意吗?”

暮昀道:

“师尊救我性命,养育我成人,我不想她永远受圣印煎熬。”

“天魔宗是我的家,我也不想它就此破灭。”

“如果你能承担责任,我不会介意的,反正……反正你也不止一次是我师公了。”

萧白乍听无语,仔细想来,也确实是这么个道理。

看在天魔宗弟子喊萧师叔喊的那般响亮、整齐划一的份上,他决定守护天魔宗!

这样想着,他摸了摸暮昀的发梢,忽然觉得:

“你长高了啊。”

冷俏的小脸泛起不易察觉的晕虹。

“笨,我本来就这么高,只是为了药童和公主的可爱形象,刻意拉低了自己……你还当真了。”

萧白长叹口气。

“行吧,我答应你守护天魔宗,但你也要与我们一起。”

与我们一起……

暮昀睁大了眼睛,完全不知道那是怎样的一幅画面。

“我……我在外面守着就行了。”

“嗯。”

萧白也没强求。

二人随即返身回到了莲心地宫。

暮昀留在石台边止步,盘膝坐在假山上,为二人护法。

地宫石台上已经升起淡淡的雾。

瑶池中央的红玉石台沉入水中。

而魔尊睽羽,已经褪祛衣物,沐浴静修,早已睡着了……

直到萧白来到瑶池对面,一水相隔盘膝坐下,雾中飘逸身形浑然天成。

睽羽闭目问道:

“你真想好了?”

萧白点了点头。

“嗯,我会对天魔宗负责的。”

睽羽嘴角弯起一抹极浅的弧。

“那是昀儿的想法,你只要对得起自己的理想便可。”

看来,相比天魔宗,她更珍惜萧白描绘的那个世界……

此刻,萧白隔雾看到的仿佛不是魔尊,而是一个圣女。

她的眉心闪烁着莲印的红芒。

肩似峭玉,身白如雪,宛若覆盖了一层圣洁的光。

虽说是魔,但黑暗感不强,被圣印压制在丹田内。

五官散发的气质,依旧是居高临下的巍峨与冰冷。

她的个子竟比萧白还高半个头,身形典雅如莲,是完美的古典比例。

该丰韵处波澜起伏,该收缩处冰肌雪骨峭如玉脊。

一切都完美的恰到好处,添一分显胖减一分显瘦。

与之相比,玉壶匈太大了,难以压制体内的媚骨。

暮昀太过瘦小单薄,太少女。

绯月身子同样单薄,但是丰韵与消瘦的对比度又显夸张了,似是有意在控制饮食,人气太重,非仙子所为。

至于一剑狐,仗着丰神之躯与一身剑气提升气质,丰匈大屁谷还毫不自知的胡吃海喝,基本没救了。

唯有睽羽,乃前代圣女之身,融合黑暗与光明,浑然一体的完美,却又高高在上不容侵犯,叫人流连忘返。

萧白看呆了。

以至于人还没脱衣服呢,便被升起的红莲卷入莲心。

莲心处的红玉徐徐升起,像是覆盖漆黑冰霜的红床。

萧白抬头,看见了一片深渊。

深渊中繁星与椿水茭融一体。

霎时,高山流水,莲香四溢。

待红莲绽放之时……

【叮——修改器检测到符合条件的女主人选,是否立即绑定第五女主:睽羽?】

萧白心中一惊。

他刚开始还以为,魔尊的双休太过直球,只是基于利益交换,而非出于动心,所以修改器很难弹出绑定提示。

然而事实,似乎不止于此!

这让他想起张爱玲说过的一句话,通向女人内心深处的道路必经……

【绑定!】

萧白心中振声!

【叮——恭喜宿主成功绑定第五女主睽羽,还望宿主勿忘初心,除魔卫道,须以天下苍生为己任——】

【行,该干嘛干嘛去吧。】

毕竟,补魔还没结束。

莲花绽放,水波涟涟……

【叮——恭喜宿主获得来自女主睽羽的双修魔力,已完全转化为升阶灵力,宿主修为提升至金丹中期!】

【叮——恭喜宿主获得来自女主睽羽的双修魔力,已完全转化为升阶灵力,宿主修为提升至金丹后期!】

【叮——恭喜宿主获得来自女主睽羽的双修魔力,已完全转化为升阶灵力,宿主修爲提升至金丹巅峰!】

蕭白被叮傻眼了。

他还是第一次,通過一发入魂升了这么多阶。

想来也对,睽羽可是合体境大佬!

要多在天魔宗留几天,也许能结婴也说不定……

机械共鸣,灵力共鸣,神魂共鸣,萧白融合了三阶共鸣之力的剑术,完全征服了魔尊睽羽。

帮助她彻底控制了残存的圣印,将其融于丹田内部的魔气中,完全融于一体,可随意控制。

睽羽靠在池边,巍峨、高冷的脸上多了一丝润虹的女人味。

但魔尊的霸气仍在。

“昀儿,你过来吧。”

她朝崖边的暮昀幽幽喊了声。

暮昀盘膝静修好一会了,感觉一切良好,直到被师尊唤醒。

“我?”

魔尊明明气若游咝,说话的语气却是居高临下,不容置疑。

“我叫你过来。”

暮昀只得小心的走到池边,看到完全摊软无力的萧白。

能抗住圣印之力没受伤,已经很难得了。

直面师尊时,她才意识到,师尊的气色完全不一样了。

那是一种完全融合圣印与魔气,亦圣亦魔的至尊境界。

起码,以后再也不用戴面纱了。

面纱遮蔽的是残留的圣痕,防止误伤门内弟子和长老。

“恭喜师尊。”

暮昀由衷的欣喜。

睽羽面色平靜,自然散发着神圣的气息。

“褪祛衣物,下水。”

暮昀睁大眼睛,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下水。”

“可是……”

“怎么,你想违逆我?”

“不敢……”

“你们夫妻很久没在一起了,为师又怎会夺你所爱?”

“可师尊你……”

“地宫瑶池只有一个,我就在这里休息一会,不打扰你们吧?”

暮昀只得红着脸照做,徐徐褪祛依物,趟入水了中。

莲心中央,碧绿的花藤蔓延,与红莲茭织在了一起……

睽羽抬起手,运汲圣魔共鸣,一掌拍在暮昀的后背。

轰!

气海升腾,暮昀随即升至金丹中期!

虽不如萧白连升三阶,但也是相当了不起的天赋了。

“多谢师尊!”

“不必谢本座,这是你男人的力量。”

睽羽平静道。

一旁,萧白感觉有点饿,便从保鲜纳戒里,取出一碗盖浇饭。

那是暮昀以前为师公做的爱心莲香盖浇饭,他一直没舍得吃。

如今品来,别有一番滋味。

—————

求双倍月票!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