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001开局像个人头猪脑

听书 - 我家鱼塘养了一条龙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1章001开局像个人头猪脑

蓝星某一个大城市中,工业区旁边马路上车水马龙,人山人海,大城市上班高峰期就是这样,每天都可以看见朝五晚九的打工人群。

在这成千上万匆匆行走的人群中,我王小凡也是其中一员。

不过不理多么辛苦,我还是得感谢可以有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

因为这一份八千多块钱的稳定工作,使我找到心爱的女朋友,使我能结婚生儿子,还能养活自己跟老婆孩子,哪怕在苦在累,看着妻子跟儿子的笑容,也会被慢慢冶愈好。

但因为一次外地出差,意外得罪了老板的亲戚,结果做了几年的工作也没了。

老婆本来就是感觉我没什么本事,只会老实做着一份低工资的辛苦工作,根本没有时间去陪伴她跟儿子,现在工作也丢了,人也没太大上进心。

吵吵闹闹,三个月之后,抛下了我跟儿子,去找她所为的有上进心又有钱的男人。

就这样三岁多的儿子王小龙没了母亲,我也没了妻子跟工作,还得一个人带着孩子。

最后我只能选择带孩子回家乡,起码几年没回去的地方还有一个家。

家乡还是老样子,环境优雅,风景迷人,唯一改变的应该是一条条美丽的道路。

我家有一个大庭院,那里依山傍水,鸟语花香,空气清新。

以前父母还在时,做过种植跟养鱼,房子前面有一个上百亩鱼塘,周围还有几座大山,上面种满了果树,一到收获季节,果实磊磊。

可以说我家以前还是有点矿的,在附近村里面也是出名的有钱人家。

因为父母一次出去外国旅游,飞机出事,全飞机一百多人死亡,其中还几位,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我父母就是失踪的其中二位。

一个多星期,飞机航空公司说人还是没找到,已经生还希望已经相当渺茫。

一个月后,飞机航空保险公司给每一个遇难家属,一份赔偿。

但人都没有了,这钱还有什么意义。

因为那时候的我,太过伤心难过,所有事情都交给姑姑,姑父处理。

事情处理完之后,我也走出农村,向大城市出发,希望换一个环境,换一份心情,这样能使自己忘记难过的事情,不在想着失去双亲的痛苦。

但想不到几年之后,当年伤心难过的我,还需要回到这使人伤心难过的地方,消除现在的伤心难过,真是感觉好无奈。

姑姑嫁的比较近,所以有空会经常回来帮忙我照看一下鱼塘跟果园,成熟收获了,换成钱也会给我寄过去。

老家房子卫生也有姑姑提早帮忙打扫过,所以回来简单再清理一下就可以居住。

因为姑姑家离得还是比较近,所以我骑着家里几年前凤凰牌的自行车,带着娃儿王小龙,骑半小时车程,就到了住在镇旁边的姑姑家。

姑姑王诗语,姑父秦明还有表弟秦小千,因为知道我今天回来,早就在家里给我准备好了一顿丰富晚饭。

姑姑一边吃饭,还一边劝解我,叫我以后别想太多,现在也是做父亲的人,要考虑一下孩子的事情。

吃过饭后,姑姑还问我以后有打算,还给了我不少建议。

我听完姑姑的建议,感觉还是可以的。

在家里做以前跟父母一起做的事情,种种果子,种种菜,养养鱼,还真是不错,

反正鱼塘跟果园中的果树都在,做起来也不需要准备太多东西,叫人帮忙一下,也就可以等着收获。

姑姑感觉我在家做老板带孩子上学,比出去打工强,不过带孩子还需要处理家里面的事还是比较辛苦,叫我要不要考虑先送孩子上幼儿园。。

天快黑了,我也准备带孩子回家,姑姑直接递给我两张银行卡,说一张二百多万是以前我父母留的钱,一张保险赔偿的一百多万,都是存了定期,需要钱就自己去拿出来用,别要太倔强,辛苦了自己跟孩子。

姑姑还担心晚上骑车不安全,叫表弟开小车送我跟小龙回去,也样才能放心。

路上表弟跟我说,明天早上他过来带小龙去他家附近幼儿园看看,希望我能先帮孩子准备好需要的东西,方便明天早上过来就能直接出发去幼儿园。

姑姑家离镇上不远,周围还是有几家比较好的幼儿园的,以后上幼儿园又老师照顾,放学又有姑姑帮忙照看,我只要星期六,接孩子回家两天就可以。

不过为了出行方便,以后我还是得买一台电动车。

回到家里,把孩子哄睡着之后,我现在怎么也睡不着,老感觉内心深处有一股情绪没办法控制。

人睡不着,是一件特别痛苦的事情,越睡不着,心里面就会越胡思乱想,经历过情伤的人都知道,这是一种相当难受的煎熬。

最后我只能出去溜达溜达,散散心,希望这样拿平复心情。

本来打算看看星星,结果天气不太好,星星是看不到了。只能随便走走,看看村里面有没什么新变化。

顺着路不停溜达的我,不知不觉已经走到村口那老道士观。

以前是一座道观,后来道士都走了,现在变成我们村里三姑六婆跳舞吹牛的地方。

记得老道观旁边还一口老井,听说几百年历史,小时候,我还老调皮,向井里面丢了不少沙土石子。

老道观周围已经安装有几个路灯,所以老远都可以看见,

现在因为还不是太晚,还有几个跳广场舞的大妈,大叔在音乐加持下疯狂舞力输出中。

我过去旁边看了两眼,也就不在想看了,反正感觉不太合适我跳。

走到古井旁边,想看看里面怎么样,刚好这时月亮出来了。

我双眼看向井下发现好黑,根本看不清楚下面有什么东西。

奇怪月亮光照射下有水应该会反光,难道水已经没了吗?

我想在靠近一点点看清楚一点,突然感觉脚下一滑,我人直接向井里掉。

我只能发出“啊……”一声。

心里面想着,下面没水,掉下去必死无疑,本来还想在叫第一次也来不及,头一痛,直接晕死过去。

上面跳舞的几位大妈大叔,还在疯狂输出,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她们都不知道,要是明天我给别人捞出来应该她们什么都会知道。

头晕眼花,四肢无力,手机没电了,妈耶!这难道未开局领盒饭?

好在不是,休息一下慢慢发现自己可以行动了。

准备叫人,但发现自己想叫的时候喉咙有一点痛,已经没办法叫得太大声,应该刚刚撞击头部时候,把喉咙,脖子,颈椎位置都伤着了。

我只能慢慢双手摸索着井底下,看看有没石头什么的,好拿起来敲击一下四周井壁,发出声音吸引别人注意。

低着头,双手不停摸索井底地面,突然感觉摸到一块石头,双手慢慢把石头挖了出来。

这应该是我掉下来头撞到的地方,原来这有一块椭圆形石头,怪不得我直接撞晕过去,不死已经是行大运了。

这起码三四斤重,还发着轻微光,难道是夜光石?要不是我撞头后出现了幻觉。

用这块石头敲打四周井壁石砖几次,也没看见有人来。

看来我晕的时间应该比较长,现在别人老早就回家跟周公伴舞了,怎么可能还会听见一位傻逼在井底下发出的求助声音,怪不得外面现在那么安静了。

我靠着石头这微弱的光,发现绳索梯,就挂在井壁。

顺着绳索梯爬上到井口,这时月亮才出来,可能是想看看我现在狼狈的样子。

这时,我才发现周围摆放了几个比较低的护栏,还一个告示牌,写着需要清理古井,各位乡亲父老需要注意安全,别靠太近。

我现在有吐血的冲动,你们就不能把告示牌摆放到一个明显点的地方吗?还有那护栏你们是打算干嘛呢?防护小孩子用的吗?那么低?

要是给管理这老道观的大爷知道,一定会拿着他那4米长棍子,先给我一顿胖揍再说。

拦什么小孩,有点脑子的也知道不能靠近,我们拦的是猪跑进来,结果半夜还是进了你这一个人头猪脑的家伙,好在井口跟中间位置还是加了几张细网,要不你直接掉下撞上石头,早就一命呜呼。

现在半夜三更,也不好意思在叫人,再说就我现在这狼狈不堪的样子,给别人看见更丢脸。

反正自己家也不太远,慢慢走回去就是,有路灯也不会感觉太黑。

好不容易回到家,打开灯,发现我手上拿的石头,就是一块普通的椭圆形石头。

我真无语,辛辛苦苦带回来的石头,还以为是什么宝贝,结果怎么样看都是一块普通石头,看来那时候我出现幻觉了,光可能是月亮光的反射光线。

给了自己一个尴尬得要死的理由,石头我直接丢鱼塘里面去了,因为石头上还有我的血迹,看着有一点渗人,眼不见为净,当自己想听个声响。

洗洗睡觉,跟刚刚傻子的自己告别,反正那拿着几斤重石头一步一步行了一公里多的人不是我。

镜子里额头出现一个奇怪纹理,看来我破相了,这一大块伤,以后怎么见人,还是找找帽子带几天。

清晨,表弟早早过来,还为我跟小龙带了二份早餐,有白粥、油条、豆浆。

边吃早餐,表弟还一边不停打量着我,看得我心里发毛。

我直接发问:“表弟,你这样看着我干嘛?难道我脸上还有王者游戏吗?”

秦小千尴尬一笑,说道:“表哥,我是看你今天打扮奇怪,家里面吃早餐还带帽子,难道大城市那边流行这种带帽子吃饭的习惯?”

这么尴尬的问题,你就别要问我,问我都不知道应不应该回答你才好。

难道说昨晚我想去村头道士观那古井看一眼,结果自己像一头猪一样掉了下去,撞破了额头吗?

呵呵,表弟你真皮,问得我好尴尬,好想打人。

我只能露出一脸尴尬又不失礼貌的表情回答他:“是啊!大城市那边比较流行这种行为,你应该听说仪式感吧?”

秦小千一脸惊奇,“仪式感?”

我怕表弟在问下去,马上制止表弟的发问,说已经不早,推他快点带小龙去幼儿园报道。

结果表弟叫我一起上车过去,说报名有孩子父亲过去更好,有什么问题需要了解,也可以直接当面问园长。

我只能推脱,说身体有点不舒服,叫他帮忙带孩子过去先报名,有时间我再过去了解情况。

表弟发现我脸色是有点苍白,应该真是不舒服,也就不好意思在打搅我。

看见表弟总算走了,真怕他接着又问我尴尬的问题。

(本章完)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