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性烈张元燚 盛世扬威名(求订阅!求月票!)

听书 - 修仙:从就职德鲁伊开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灵机和文君转头看去,不远处正有一群人向这边走来,只见说话的正是其中一个年岁不大,看上去有些高傲的女孩。

而先前被炸得焦黑的张元青已经恢复了过来,为首的是一个身穿火红长裙的女子,看起来与他和张元白两人模样相差不大。

显然三人关系不浅。

果不其然,随后两人就见张元白冲着那女子道:“三姐,你们怎么过来了?”

女子名叫张元燚,是张弘道长子张丹龙的三女。

“四哥,就是这个小子,用雷珠偷袭把二哥都给炸伤了。

我们是来教训教训他的。”那女孩挺着修长而又洁白的脖子,像只高傲的天鹅,伸手指着灵机说道。

女孩名叫张云瑶,是张弘道二子张丹凤的幼女,平日里被宠惯了,性子有些高傲。

“啪~”

张元燚一掌拍在她头上,将她拍的一个趔趄,“没事不要和张元青学,人都变傻了。那样没脑子的话都能说的出来?”

张元瑶顿时缩了缩脑袋,像个鹌鹑似的,没了先前的高傲。

“元燚,我好歹是你哥,有这么说自己哥哥的吗?

还有,我让你来是帮我找回场子的,不是让你在外人面前数落我的。

我不要面子吗?”张元青面色通红,看着女孩怒声问道。

“你有个屁的面子?得亏你是我哥,要不然就凭你先前没脑子的丢了天师府的面子,我早就揍你一顿了。”张元燚瞥了张元青一眼道。

然后又一把掐着那个女孩的脖子,将她推到灵机两人面前,道:“这倒霉孩子说话不过脑子,希望两位不要介意,有得罪两位的地方就当她是个屁放了吧。”

‘什么情况?这是演的哪一出啊?’本来听到张元瑶的话心生恼怒的灵机一时有些懵了,疑惑的看向张元白。

通过这一会的相处,他觉得这人还不错,有本事,又谦虚有礼。

最主要的是看着像个女的,但为人处世却十分阳刚大气。

“呵呵,我三姐,修行火系的功法,所以性子有些烈,不过人不坏。”张元白有些尴尬的俯身向灵机小声解释道。

“啪~”

“我说话,别插嘴。”

张元燚一巴掌将张元白拍到一边,然后看着灵机说道:“先前张元青出言不逊,贸然出手是他的不对。

不过天师府的面子不能就这么丢在他手中。

我这次来就是想向两位请教一下,若是两位赢了,我无话可说。

若是我赢了,还请两位不要小瞧了我天师府。”

灵机闻言拱手一礼道:“这位师姐,我们并没有小瞧天师府的意思,先前也是迫……”

“不必多言。”然而他话没说完,就被张元燚一挥手打断了。

“先打过再说。”

说罢,抬手拍出一道火焰,向灵机打去。

“砰~”

没等灵机出手,一旁的张元白就闪身将其拦了下来,“三姐,且慢动手。”

然后看着张元燚道:“这两位师弟是崂山的高徒,爷爷的客人。

爷爷命我招待他们,如今你这般我不好向爷爷交代。

爷爷那边也不好和道清道长交代啊。”

“那好,那咱们就去跟爷爷和崂山的道长说清楚,再打过不迟。”张元燚一听,收敛了身上的火焰,转头向真武池走去。

“三妹,三妹,不用惊动爷爷了吧?”张元青一听连忙一把将其拉住,陪着笑脸道。

“这么近的距离,你以为爷爷不知道?”张元燚像是看傻子似的看了一眼他,然后一把将其推开。

灵机和张元白相视一眼,也不理会霜打茄子般的张元青,连忙向张元燚追了过去。

虽说这龙虎山福地的天师府,要比外界的大不少。

但真武池本就在灵芝园中,不过一会几人就来到了之中凉亭处。

张元燚看着张弘道和灵青,刚要过去就被一名坤道拦了下来,“元燚,你要做什么?”

“姑姑,我要向爷爷请示,与崂山来的两位师弟较量一番。”张元燚说罢就要过去。

“回来。”被她称作姑姑的坤道又一把将她拉了回来。

“崂山此次前来,除了送请帖就是要为了借天师府扬名,你现在不是上赶着去帮人家吗?

元青性子自大,不听话也就罢了,你怎么也跟着胡闹?”

“姑姑,张元青已经把天师府的面子丢了,现在不找回来,事后岂不是人家怎么说怎么是?”

“你……”

“元燚啊,过来吧!”

两人正争执间,就听张弘道的声音从凉亭中传来。

张元燚闻言,挣脱姑姑的阻拦来到凉亭之中,先是向众人行了一礼。

然后开口说道:“想来爷爷也听见了,孙女想和崂山的两位师弟比试一番,验证一番两家的法门。”

“元燚,休要胡闹。”张弘道还没说话,一旁的张丹龙便呵斥道。

说来灵关道人之所以让灵青等人前往各道脉,除了是送请帖外,还有着让大家借此扬名的意思。

既是为各自扬名,也是为崂山教扬名。

省的在崂山教立教大典之上,有人不识好歹的出言挑衅,扰了祖师和师父的性子。

哪怕是祖师和师父不介意,也不免让人看低了崂山教不是?

然而,谁也不想当别人的垫脚石。

灵关道人的想法,灵青的来意,天师府众人心知肚明。

本想客客气气的将他送走,彰显一番天师府的风度也就是了。

谁知道先是张元青不听话拦在门口找人麻烦,还被人三两下的就打败了。

这也就罢了,毕竟只是双方的小辈出手,崂山教还不至于拿这事说事。

现在张元燚竟然又心有不甘,主动挑衅。

这让张丹龙不由感觉有些生气,这不是上赶着替人家扬名吗?

正当他要训斥张元燚时,张弘道一摆手说道:“行了,丹龙,修道之人别为了名利计较那么多。”

“是,父亲。”张丹龙闻言,顿时恭敬的行了一礼,退到一边不再插言。

“说来也是我等师兄弟懒惰了,只顾自己求道,却忘了同师兄分担,扬我崂山之名。”灵青揖手向张弘道行了一礼道:“事到临头还需劳烦各家,贫道也是深感惭愧。”

张弘道摇摇头看着灵青笑道:“灵关道人是个有本事的人,道友也是个修道的种子。

本就该一心求道,视名利如浮云。

只是现在到底有些不同,立了教便要显名声。

然而当今之世国法森严,若如秘境中一般斩妖杀魔那不仅不是惩恶扬善,反而是妨碍司法。

灵关道人的意思倒也不失为最快、最好的法子。

道友也不必在意。”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