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一网打尽,这才是综武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李布衣说话算话,吃完饭之后,已经到了酉时,太阳也落山了。

当众人再次来到药庐的时候,这里的百姓已经走的差不多,原本热闹嘈杂的院子安静了下来。

几人刚刚跨进院门,就看到赖药儿提着灯笼正蹲在地上,似乎在观察一块药圃的情况。

身为宗师强者,他的感知很敏锐,头也不抬的说道:“我已经说了,不救练武之人,请回吧。”

“赖药儿,是我。”李布衣说道。

听到熟悉的声音,赖药儿这才站起身来,回头一看,立刻皱起了眉头。

“李布衣,你若是来看我,我会很高兴。”

“但你若是来劝我,我会很失望。”

李布衣不由苦笑:“那么看来我只能让你失望了,我技不如人,打赌输给了谢兄弟,只能来求你帮忙了。”

说着将与谢小楼打赌的事情合盘托出,随后与赖药儿相视而立,两人默默无语。

“所以,你想动用那个承诺?”赖药儿问道。

“目前看来,也只能如此,不知是否奏效?”

“当然,你曾经帮我太多,只要你开口,我自然不会拒绝。”

李布衣点点头:“那就拜托你了。”

赖药儿扭头看向了鸠摩智:“和尚,跟我进来吧。”

众人不由一惊,他们只说了纪惜惜和上官飞需要医治,从始至终都没有提到过鸠摩智,没想到赖药儿一眼就看出了他的问题,果然不愧医神医之名。

几人跟随赖药儿进屋,他搭脉检查,片刻之后收回手道:“和尚,你的经脉非常混乱,内力左右相冲,活到现在还神采奕奕,倒也厉害,你是否练功不得其法?”

鸠摩智忙道:“正如神医所言,之所以如此,皆因小僧强练少林七十二绝技而起。”

赖药儿点点头:“那便是了,少林七十二绝技,每一门都有对应的内功,若是胡乱修炼,必然导致经脉错乱。”

“我看你的脉象混乱程度,只怕你练了不下二十门,嘿嘿......如此贪婪,当有此报!”

鸠摩智老脸一红,说不出话。

谢小楼赶忙问道:“赖神医,现在不是数落人的时候,敢问可有解救之法?”

赖药儿瞟了他一眼:“我既然让他进屋,必然就有救治之法,他的情况虽然严重,却还难不倒我,不过有一事尚要提前说清,省的你们怪我。”

“什么事?”

“大和尚的情况很严重,所以采用慢法子徐徐图之已不可为,要治你病需采用泄气之法。”

“何为泄气之法?”

“就是泄掉你的功力,相当于废了你练的那些少林绝技,以后你就算还能使用,也不过是摆摆花架子,没有半点威力,你可愿意?”

鸠摩智一听脸色大变:“这......这岂不是要废了小僧的武功,那小僧今后不就成为一个废人了吗?”

对于鸠摩智这种武痴来说,废了他的武功好比要了他的命,甚至他宁肯不要命,也绝不能不要武功。

谢小楼的脸色也十分难看,老子保你出来做打手,没了武功还有个屁用,听你讲经不成?

谁知赖药儿却道:“并非如此,我只是泄去你练得少林绝技功力,其他武功不受影响。”

“废一半留一半,还有这种操作吗?”谢小楼惊道。

李布衣微微一笑:“要不然,世人为何称他为医神医呢?”

只是废掉一部分武功,这就好接受了,鸠摩智应道:“那就有劳神医了。”

赖药儿大手一挥:“你们先出去,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要进来。”

谢小楼几人走出门外等候,这一等便是两个多时辰,直到夜深人静,只能听到周围的虫鸣,方才得到赖药儿的允许。

推开房门进去,顿时闻道一股药香味,只见鸠摩智双眼紧闭僧袍半褪,正赤裸着上半身,身上还插满了银针。

赖药儿则额顶白雾袅袅,衣衫都被汗水湿透,正在一根根收针。

直到将银针尽数收纳,又在鸠摩智的穴位上点了几下,后者这才缓缓睁开眼睛,赖药儿也累的瘫在座椅上。

李布衣和谢小楼赶忙上前:“赖神医,你没事吧?”

赖药儿摆摆手:“没什么,虚耗过大而已,休息一晚就没事了。”

说完手上一招,药柜中一个小瓷瓶被他摄来,打开瓷瓶倒出一粒药丸服下,随后又将瓷瓶整个抛给了鸠摩智。

“和尚,你的功力刚刚被泄去,此刻正是内息不稳的时候,这瓶药丸每日服用一粒,七天后境界便可稳固,”

鸠摩智刚刚稍稍运功,确实已经感觉不到混乱的真气,当即双掌合十作揖:“多谢神医,以后但又差遣,小僧义不容辞。”

赖药儿却闭上眼睛:“无需如此,我救你只因为回报李布衣,你不欠我的。”

“还有你,谢少侠,你手上的伤倒是简单,将桌上这瓶药膏取走,每日早晚擦拭一次,七天当可痊愈。”

“好了,你们走吧,我要休息了,其他事情明日再说。”

众人见他已经疲累不堪,当然不能再要求人家连夜赶去怒蛟岛,故而除了李布衣之外,其他人都离开了药庐。

“明王,你感觉如何?”谢小楼问道。

鸠摩智面带笑容:“阿弥陀佛,身盈体健,行功之间毫无闭塞,小僧已经很久没有如此轻松的感觉了,赖神医果然厉害。”

关七道:“你以前是走错了路子,这次废去那些乱七八糟的功夫,只要专精几门,练的好了,实力当可再上一层楼。”

“这样吧,等回了迷天盟之后,我让他们找找,以前灭了很多门派,仓库里堆着不少秘籍,给你挑几门不错的学习,总比你去练那错误的少林绝技要强。”

鸠摩智顿时大喜:“那小僧就先谢过圣主了。”

“客气了,你是我二弟的人,我当然得帮帮你。”

谢小楼则拍了拍浪翻云的肩膀:“浪兄,看到了吗?赖药儿连如此棘手的问题都能治,治好嫂子当不在话下。”

“嗯,希望如此。”

一夜无话,第二天吃过早饭,众人再次前往药庐,却见门前已经挂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闭门二字。

随后就见李布衣和赖药儿结伴而出,赖药儿的手中还提着一个药箱,鸠摩智看到赶忙接过。

谢小楼问道:“赖神医,你的身体?”

“无妨,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咱们走吧,早去早回,这边还有很多病人等着我呢。”

“呵呵……以赖神医的本事,什么病症不是手到擒来,最多一两天的功夫。”

赖药儿点点头,众人迈开脚步,却唯独李布衣停在原地。

“臭道士,你愣着作甚?”

李布衣却转身向着相反的方向而去,边走边说道:“关七,莫要忘了那个字,切记切记,咱们后会有期!”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